Author page: admin

嚴格來說這份體檢報告是陳晨的身體的,還別說,體檢出來不少毛病,輕微的脊柱側彎,腳氣,牙周病,良性脂肪瘤……
程成神色複雜的看了陳晨一眼,那意思就是在感慨陳晨:「你看你把自己虐待成了什麼樣子。」 好在沒什麼大毛病,驗血肝功能什麼的都正常,心臟也沒事。 最後是全身的CT掃描。 即使是程成這種醫學的外行人,一看照片也感覺不對勁了。 「我腦子裏有個瘤子?」這是他看到CT片子的時候第一直覺。 然後他趕緊去看陳晨手上那份,屬於自己身體的體檢報告,除了有一顆蛀牙,其他一切正常,但,腦子還是…… 也有一顆瘤。 看形狀和大小,似乎跟陳晨腦子裏這一顆,幾乎差不多,一模一樣。 程成嘴巴都忍不住哆嗦了:「這是什麼?」 「我說過了,我們不負責解釋,所以不知道。但現在所有接受過體檢的,凡是確定了意識置換的人,腦子裏都有這玩意。也有死人解剖的記錄……總之我們還不知道它是什麼,但肯定跟意識置換有關。」 陳晨還有些不敢相信:「就長在裏面?這麼大個瘤子,不影響身體?」 …

Read more

看了看服裝店附近的環境,徑直往一個小巷子里走去。
剛走了幾步,前面不知道從哪裡竄出來幾個人,每個人都是身材剽悍,還紋著一些不知道是什麼的圖案,各個的手上都拿著一些武器,有鐵棍啊什麼的。 葉臨天見狀,正準備後退。 猛地一回頭才發現,後面也已經被人圍滿了。 看著這些人其實囂張的樣子,葉臨天隱隱想笑。 傷疤男看見葉臨天就站在原地,沒有向跑的樣子,也沒有大聲呼救,還以為葉臨天被他們的陣仗嚇蒙了,不禁驕傲起來:「嘿,小子,知道我們是誰嗎?」 沒等葉臨天回答,他又自問自答地說道:「我是他們的老大,野狗。」 「野狗聽說過嗎?趕緊乖乖打錢吧。」 葉臨天皺眉:「打錢?打什麼錢?」 「看見我身上的疤了嗎?知道怎麼來的嗎?就是打架打出來的,老子殺過人知不知道?」 葉臨天仔細看了看他的傷疤,傷痕並不深。 只是在一些無關緊要的部位,不禁笑了起來:「哈哈哈哈,我看你是要笑死我,你這傷疤不會是自己玩刀子不小心劃到的吧,還是說,故意搞個傷疤出來嚇唬人的?」 …

Read more

好歹毒的心思。
郭景源目光兇狠的看向抱劍青年。圍觀人一聽董雲月這話,立刻議論起來。 董雲月旁邊的人問道:「老董,你咋知道的?」 「他們去醫院看傷了,小蓮後背經常疼,醫生說要注意保暖,不能著涼不能做重活,你們看看小蓮的手,別說保暖了,風濕估計該找上門了。」 「唉~小蓮也真可憐,以前就覺得她媽罵她太過,不像親媽,誰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212章別欺負我家傻大個兒 雖然荀澤直接表示會對《地牢鬥士》進行大改,但荀澤又明確表態,不會把遊戲給改成3D版,而是保留原有的2D風格,讓崔允諾的情懷能夠呈現在玩家們面前。 這跟其他的遊戲公司比起來,荀澤的條件已經是相當寬厚,並且是最符合崔允諾心理預期的。 而且荀澤願意對《地牢鬥士》進行修改,對於崔允諾來說可是一件好事啊!荀澤是誰啊?他可是拿到神鼎國年度最佳遊戲的,並且還打破了遊戲圈內的多項紀錄。 《古墓麗影·崛起》甚至還拿到水藍星年度最佳遊戲提名,目前最火爆的《守望先鋒》更是把凍雪的《泰坦》給斬落馬下。 有荀澤出手對《地牢鬥士》進行修改,並且還是大修改,肯定能夠讓《地牢鬥士》的質量更上一層樓。 在短暫的思考過後,崔允諾鄭重地點點頭說:「荀總,我願意簽合同,感謝您的看重!」 …

Read more

李子雯也是滿臉怒意。
剛剛他們都因為這兩個人的性命而擔憂和愧疚,畢竟是兩條活生生的人命啊。 若是因為他們的原因,導致這兩個人死亡,他們的良心會一輩子都不安的。 但現在他們從葉天傾這裡得知。 他們是一個騙子團伙。 而那兩個說是因為河豚中毒的人,只是因為服用了迷藥,製造了中毒的假象。 在得知這些后,無論是李健嶺還是李子雯都非常的憤怒。 雖然現在還沒有證據證明,葉天傾說的這些就是事實。 但就憑著! 這老婦人在聽到葉天傾說,要讓她們母子做親子鑒定,這老婦人卻說兒子是領養的。 葉天傾說要去調查他們夫妻關係是否屬實,老婦人神情慌張不敢答應這些方面來看, 都已經可以證明,他們的確不算是什麼好人了。 …

Read more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吞天一蛤蟆最新章節、吞天一蛤蟆大虛神、吞天一蛤蟆全文閱讀、吞天一蛤蟆txt下載、吞天一蛤蟆免費閱讀、吞天一蛤蟆大虛神 大虛神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稱宗道祖、吞天一蛤蟆、 。 她一邊敷熱毛巾,一邊打量他完美的上半身。 完美的男模特啊。 「怎麼?垂涎我的身體。」 「咳咳……」 她被自己的口水嗆到,懊惱的瞪了眼:「才不是。」 …

Read more

「你有沒有想過,今晚約你的東方先生可能是假的?」葉臨天認真的說道。
聞言,凌雪薇先是一愣,隨即有些生氣地看著葉臨天,「葉臨天,你怎麼能這麼說,待會兒東方先生來了,你可千萬不能說這種話,在這東州,誰敢冒充東方先生。」 「難道你忘記白謹文大師的事了嗎?」 葉臨天提醒道。 凌雪薇一愣,但眼裡仍舊閃過堅定之色:「不會的,東方先生一定是真的。」 話音剛落,包廂的門也被人推開了。 帥照走進來的,是幾個黑衣保鏢,帶著墨鏡,看上去氣勢十足! 隨後,一位穿著藍色西裝的年輕男子,信步走了進來,臉上還帶著白色的面具! 這就是,冒充自己的東方先生? 葉臨天眉眼一寒,恨不得立刻衝上去揭穿那人的真面目,看看到底是誰在冒充自己! 這時,凌雪薇已經起身迎了上去,「東方先生,您來啦,快請坐。」 隨後,她見葉臨天還坐在位置上,連忙拉了拉他,後者才不情不願地站起身,強擠出一個笑容。 …

Read more

將思緒從南京方向收回來之後,子楚對着一旁隨行的下屬問道。
「已經描繪得差不多了。」 下屬回應道: 「我們已經將從寧地出發,到目前為止全部大江兩岸的地形地貌都描繪下來了。不過由於資料太多,時間較短,因此我們無法在回國之前將這些資料整合起來,只能等回國之後再請人將這些資料彙集在一起,編纂一部大江兩岸地形圖了。」 沒錯,描繪長江兩岸的地形地貌,這就是商離出發之前交付子楚他們的另外一個任務。畢竟使楚不是一鎚子買賣,將來宜國的船隊肯定是要頻繁往返於荊楚和南京之間的。為了讓後續的船隊不至於因為不熟悉長江地形地貌而發生船禍,商離特意交付了子楚他們這個任務,讓他們順帶完成。 而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他們完成的程度似乎還不錯。 紫筆文學 起初還擔心會不會有詐。 等看見關瑤,曹雷才知道她真的來了。 關瑤這位九大堡壘公認的女武神,此刻正站在她的九階魅獸面前,跟這頭名叫「永不為奴」的巨大熊貓一比較,她整個人顯得格外不起眼。 九階的魅獸。 曹雷也是第一次親眼見到,即使它正懶散坐著,也有四五層樓那麼高,壓迫感十足。 …

Read more

「就讓我倚老賣老,叫你一聲小寒。」四爺鄭重的說道:「小寒啊,我知道你志向遠大,我想問你,如今這個社會想要有一番作為,除了自身能力之外,最重要的是什麼呢?」
葉寒沉吟片刻說道:「實力人脈命運以及運氣,缺一不可。但是后兩者都不是人力所能艹控,除了實力,看樣子就是人脈了。」 「沒錯。除了你說的那些,最重要的就是人脈。遇到一個貴人,甚至能改變一個人一生的命運。」四爺讚賞的點點頭,說道:「你稍等一下,我給你引薦一個人。也許能夠對你有所幫助。」 葉寒真誠的抱拳道:「多謝四爺。」 這個時候,門口響起了敲門聲,一個安保人員快步走進,湊在四爺耳朵邊上說了幾句什麼,四爺點點頭說:「快請!」 不一會兒,門口款款走進一個大美人。 她的臉龐很精緻,柔柔弱弱的眼神中似乎有種欲說還休的韻味,讓人覺得分外嫵媚。但是她的骨子裏不經意流露出的驕傲,卻有一種讓人望而祛步的冷漠氣息。 她的身材是近乎完美的S形,胸前風景令人驚嘆,渾圓的臀部挺翹無比,大腿筆直,小腿修長,一步一步走來,散發着誘人的風情。 葉寒看不出她的真實年齡,似乎有着30歲女人的成熟風情,也擁有着十幾歲花季少女的清純和青澀,這兩種矛盾的氣質,在她身上居然起到好處的調和在一起,平添一股讓人刻骨銘心的動人魅力。 這個大美人坐在了四爺對面的沙發上,也就是葉寒的身邊。 與四爺打完招呼招呼,她禮貌的伸出手來,對着葉寒說道:「你好,我是柳紅魚。」 她的聲音柔軟悅耳,有點甜膩,卻不至於過頭。葉寒心想,如果這世界上有種女人,光憑聲音就能讓男人獸血沸騰的話,那麼必定就是柳紅魚無疑。 …

Read more

蕭默不禁狂妄大笑:「還真是時候,來得早不如來得巧。正是天助我也!哈哈哈…..」
當即站起了身子,對着林天霄陰笑道:「林天霄,斬我一臂? 你他媽的現在倒是斬啊!」 說着提起手中方天畫戟穿過光罩直接刺向了林天霄的胸膛。 雖然經過層層阻攔,但是方天畫戟最終還是刺進了林天霄的胸膛。鮮血瞬間噴湧出來,濕透了衣衫。 南宮彩鱗沒有想到,原本佔據優勢的林天霄會突然失去反抗之力,本想抽身回來,但是此時到了煉化火珠的關鍵時刻,即便她想抽身也是做不到了。 這些珠子的煉化最難在開始,後面完全是珠子掌握了主動權。珠子的強大完全超乎他們想像。 秦世蠻自然也是發現了這邊的情況,可是他即便過來,已經來不及。而且他此時還在守着秦世荒。一旦他離開,秦世荒將陷入危機。 而屏障外面西門瀾月,慕容懿,李小曼,孫天猿,林天霸,林天宏,龔晨,曉偉,呂小妍他們也是發現了。 紛紛大吼道:「小林弟弟。」 「兄弟!」 「弟!」 …

Read more

而且也很排斥女人,畢竟四年前如果不是自己被下了葯,難以把持,怎麼會犯下那麼大的錯誤,和唐柒柒硬生生蹉跎了四五年之久?
所以這四年,對任何異性敬而遠之。 他甚至懷疑自己性冷淡,對這方面絲毫不熱衷,甚至覺得噁心。 可現在…… 他哪裏是性冷淡,只是遇到的人不對而已。 這個小丫頭毫無章法的吻,輕而易舉的喚醒沉睡中的猛獸。 「小傢伙,你這也叫吻嗎?」 他的聲音沙啞至極,呼吸的熱氣也是濕漉漉的。 整個人,像是陷入泥濘一般,無法自拔。 「啊?不算嗎?」 她歪著腦袋,一臉茫然。 封晏聽言無奈笑了笑。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