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page: admin

她畢業了也不需要去找工作,一個本科畢業證沒那麼重要。
吃完燭光晚餐,回到白金灣府邸,李哲先打開了電視,把台調到了蘇省衛視。 今晚是《繼承者們》首播的日子。 《繼承者們》拍完后,買家卻不好找。 趣酷娛樂,聯繫了不少電視台的採購部,卻只有一兩家地方電視台願意購買《繼承者們》,給出的價格,也是極低。 誰讓公司人脈太淺,跟各大衛視一點關係都沒有。 李哲心思著,實在不行就先網播,等《繼承者們》在網上火了,再聯繫電視台。 《愛情公寓1》也不是先在網上播出火了,再上星播出的。 其實,是李哲記錯了,《愛情公寓1》不是網劇,《愛情公寓1》是在贛省衛視上星播出的。 不過《愛情公寓》確實是通過網路火起來的,前兩部的點擊量就突破了十億,因此獲封「網路第一神劇」。 7017k 東陵市機場,陳玄有些目瞪口呆的看著陸初然離去的背影! …

Read more

「哈哈哈,別一副看叛徒樣的看着我,我跟你說這麼多,是要告訴你,這世上不論做什麼,都是要有實力支撐的。」
「我就是這樣子。」 「會長一樣待我不薄,把至尊會的左護法位置給我,我要神器,至尊會和奧林匹斯也得打開倉庫取給我。」 「為什麼?」 「因為我夠強。」 「而你……太弱,什麼實力說什麼話,做什麼事,除此之外,除非多智近妖,像那些智者一樣能將智慧轉化為力量。」 「否則。」 「你那點城府啊什麼的,只是笑話。」 霍連山「鼓勵」的拍了拍敖觀的肩膀,然後說道:「就這樣吧,我去遊覽這座城市了,你想尋死就趕快去。」 看着霍連山離開的背影。 敖觀憤恨的對空地一錘,巨大的力量瞬間卷席數百平米的地面,然後要繼續摧毀,但,這一拳的餘威很快被鎮壓,治安警察很生氣的跑了過來。 出示證件后。 …

Read more

「這不是策劃了整個奧運會的張導嗎?好些時間沒見了吆!」
「哇噻,張導今天怎麼發言了,難道是要重出江湖嗎?希望張導能夠吊打古德萊塢!」 「我覺得張導師我們龍國的希望,吊打古德萊塢的重任就要交到張導的身上了!」 張維的微博評論區滿滿的都是嘲諷,張維一下子就懵了。 一段時間沒在微博發聲,這黑粉都這麼多了嗎? 微博提示聲不停的響起,看着那些粉絲的嘲諷,張維簡直要瘋了,很明顯他低估了網民們的記憶力。 看來海上堡壘那件事情之後網民們還是不能原諒他。 此時,張維已經被這些人惹怒了,直接就和這些網民們對罵起來。 也就在這個時候,何龍直接推開門走了進來。 「張維,你特碼的瘋了嗎? 那可是秦川,都要升副部了啊!你這是找死! 你還艾特龍國文旅部,你這是老壽星上吊啊! …

Read more

花了十萬貫之後,沒幾天盧家家主知道了,親自帶人去長安,把盧姥爺的腿打斷。
現在還在家裏躺着,一輩子都出不了盧家。 至於說那個花魁,估計被盧家殺了吧。 楊默皺了皺眉,世家未免太放肆,居然說殺人就殺人,而且看起來毫無任何代價。 「所以說,第十名一萬貫那還是往少了要,主要是給熟人的。」 王營又把如何將這件事隱秘處理,不能宣揚的擔心說了一遍。 縝密的心思,讓楊默聽了連連點頭。 世家豪族的公子果然有一套,壞的流水。 王營發表完自己對這件事的想法,看向蓋聶。 拿意思很明顯:蓋聶先生,你說的二桃殺三士,是什麼意思,我沒有聽懂。 蓋聶猶豫了一下,沒有像王營那麼激動,緩緩的把二桃殺三士的典故說了一遍。 當然沒有說前世具體的國家和人。 …

Read more

「臣女與王爺是合作關係,有共同的仇人,自是希望王爺越來越好,臣女沒什麼能拿得出手,也就一身醫術,所以……」
「不必。」 卻沒想,蕭鳳棲直接斬釘截鐵的拒絕。 「本王瘸習慣了。」 只聽蕭鳳棲道。 秦臻輕抿了下唇瓣,這話她接不下去了。 君雷霆送完六皇子回來,就聽聞玄王去葯屋找他的寶貝女兒了,當即便匆匆趕來,便見後院涼亭下,兩個人正在說話,男的坐在輪椅上卻氣質矜貴出塵,而他的女兒,自是怎麼看怎麼好,但君雷霆卻從兩人身上看出一種般配感。 君雷霆趕緊甩了甩頭,他又胡思亂想什麼呢? 玄王爺跟他的女兒可不是一路人。 「王爺,老臣回來了......」 「岑兄擔心府試終場酒喝醉的問題,就說明對府試胸有成竹。 就是不知,岑兄這酒量練得如何了?」 …

Read more

「根據大數據演算法,爸爸得罪了賀斟呈,大凶。」系統機械的回了一句。
「那賀斟呈又不是我得罪的,是原主。」薛染香糾正。 系統卻不再回應。 薛染香起身,想去茅廁。 外頭卻傳來了爭執聲。 是二嬸朱氏,來搶賀家給的米面了:「江秀秀我告訴你,北屋沒米下鍋了,是娘讓我來的,你敢不給?」 「不是不給,留些給香兒吧,她還傷著呢,你哄著她去賀家門口上吊,這是她拿命換回來的……」江氏聲音裡帶著哭腔,她一向軟弱,要不然也不會淪落到帶著兩個女兒住在牛棚里的地步。 「娘親……嗚嗚嗚……」這是妹妹薛染甜被嚇哭了。 「我說江秀秀,你可別血口噴人,什麼叫我哄她去上吊?那我讓她去喝糞她喝嗎?她十四了,遇事自己能做主,你可別賴在我頭上。」朱氏絲毫不示弱,接著拔高了聲音:「給我鬆手!」 隨後一聲悶響,江氏痛呼了一聲。 「嘖!」 薛染香不耐,但也躺不住了,下了床,跳著躲過地上的雞shi,蹦出了房間。 …

Read more

「根據大數據演算法,爸爸得罪了賀斟呈,大凶。」系統機械的回了一句。
「那賀斟呈又不是我得罪的,是原主。」薛染香糾正。 系統卻不再回應。 薛染香起身,想去茅廁。 外頭卻傳來了爭執聲。 是二嬸朱氏,來搶賀家給的米面了:「江秀秀我告訴你,北屋沒米下鍋了,是娘讓我來的,你敢不給?」 「不是不給,留些給香兒吧,她還傷著呢,你哄著她去賀家門口上吊,這是她拿命換回來的……」江氏聲音裡帶著哭腔,她一向軟弱,要不然也不會淪落到帶著兩個女兒住在牛棚里的地步。 「娘親……嗚嗚嗚……」這是妹妹薛染甜被嚇哭了。 「我說江秀秀,你可別血口噴人,什麼叫我哄她去上吊?那我讓她去喝糞她喝嗎?她十四了,遇事自己能做主,你可別賴在我頭上。」朱氏絲毫不示弱,接著拔高了聲音:「給我鬆手!」 隨後一聲悶響,江氏痛呼了一聲。 「嘖!」 薛染香不耐,但也躺不住了,下了床,跳著躲過地上的雞shi,蹦出了房間。 …

Read more

「你知道內情?」洪德海馬上警覺了起來,關上房門,從一旁的抽屜里拿出了一疊記錄紙,「說說看。」
「就隔壁那個唐惠民。」祁鏡的答案非常簡單,幾個字就概括了,「他恐怕買過野鳥。」 「你說他?」洪德海皺起了眉頭,丟掉了剛拿起來的筆,靠在椅背上看着祁鏡,「話可不能亂說,更不能這麼報私仇,說話得有證據。」 祁鏡指著自己的眼睛:「他眼睛結膜泛紅充血,眼屎很稀,應該是病毒性結膜炎。不過普通結膜炎的癥狀可沒那麼輕微,應該是從野鳥身上感染到了什麼奇怪的病毒才對。」 「他有結膜炎嗎?」洪德海想了想沒發現什麼問題,「我也沒見他眼睛有什麼問題啊。」 「醫學還是我比較在行。」祁鏡婉轉地表示了自己的意見。 「行,醫學你專業。」洪德海也跟着笑了起來,反問道,「那證據呢?檢查結果?診斷報告?我不能憑你一句話就去抓人吧。」 「證據的話,」祁鏡搖搖頭,「我就是看了一眼,一個月前的一次眼科門診的記錄算不算?」 「一個月前?是不是時間有點長了?」 「這說不準,有些慢性結膜炎可以持續很長時間。」 「這些都無所謂,我需要的是證明野鳥感染人眼的證據。」洪德海問道,「這點你應該很清楚,要的是病毒檢測報告之類的東西。」 祁鏡聳聳肩:「沒有。」 …

Read more

可是秦沖足足等待了三日之後,事情仍舊沒有轉機,這時候秦沖的耐性已經耗光了。
眼下也只能找機會先下手為強了,只要自己突襲成功,能一舉重創一到兩名元嬰初期的存在,定然能唬住其他人,再加上赤麟獸和雷火紫電蛟的配合,擊退這些人還是有些機會的。 酥餅上的芝麻被鐵鍋烙得焦脆,當一口下去咬破芝麻的外殼時,香氣在齒尖迸發瀰漫至口中。酥餅的外皮是酥脆的,脆得掉渣,但內里卻很柔軟,一層疊著一層,內裡層疊之間還塗抹了薄薄的麻醬,口感醇厚香濃。再就著一口熬煮得軟爛的白粥,二者搭配在一起濃淡相宜,簡單卻不失美味。 陸詷吃得卻不是很香,實在是任何一個人在四隻炯炯有神的眼睛注視下都會吃不下飯的。 「怎麼?」陸詷放下了酥餅,挑起眉梢,略有些無奈道,「我是能當早飯吃嗎?」 寧伯「嘿嘿」一笑,由正大光明地盯著改為了用餘光偷偷地瞟。 陸詷:「……」這是當他瞎嗎? 但顯然有一個人確實徹頭徹尾將陸詷當作是瞎子了,寧伯好歹是收斂了一點,可另一位還在繼續直勾勾地盯著了陸詷看,一點都沒有不好意思。 「你不是餓了嗎?」陸詷無奈至極,「盯著我看能看飽?」 吳珣笑眯眯道:「你還沒說酥餅好不好吃呢。」 「好吃,我這輩子吃過最好吃的酥餅。」陸詷說的倒也是大實話,並非御膳房師傅廚藝不行,而是他在宮中要想吃口酥餅得等酥餅經過層層檢查后才能吃上,等到他嘴裡都已經涼了大半,可酥餅就是剛出鍋的時候最好吃。陸詷也只有在安平來找自己的時候,偶爾能吃到一些剛出爐的點心,那是安平來東宮時拐到御膳房順的。 吳珣滿足了,也拿了一塊酥餅,咬下一口,眼睛也睜大了一點點。 …

Read more

……
戰爭堡壘之上,蘇寒看著後方不斷崩塌的空間,臉上露出了一個心有餘悸的神色。 真是沒有想到,加碼帝國竟然掌握了如此恐怖的超級技術。 要知道,剛才那一下直接把整個古文明遺迹給弄塌。 如果不是蘇寒反應快,及時讓戰爭堡壘飛出那個奇異的空間。 恐怕現在戰爭堡壘已經永遠的留在那個奇異的空間了。 冷靜下來之後,蘇寒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晶體。 此時的八級宇宙文明碎片已經恢復了原樣。 這塊八級宇宙文明碎片跟巴掌一樣大小,全身上下瀰漫著一種奇異的光芒。 讓蘇寒感到奇怪的是,自從這塊八級宇宙文明碎片進入戰爭堡壘之後,一切都已經恢復了正常。 彷彿剛才的一切都是幻覺一般。 蘇寒仔細觀察了一下手中的八級宇宙文明碎片,並沒有察覺到有什麼奇異之處。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