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半炷香過去,會場內的競價聲終於是逐漸平息,僅剩下零星幾個出聲的武者,似乎眾人財力也已經捉襟見肘。

而這枚玄元破境丹的價格也達到了臨界點,差不多八百萬枚上品元石。

「八百萬枚上品元石,還有更高價格嗎?」

看到眾人沒有動靜,龍蛇龍人也是默默點頭,隨後一錘定音,「很好,成交!」

畢竟,一枚天品下等丹藥,能夠賣出八百萬枚上品元石的價格,已是十分不錯,甚至可以說賺了不少,遠遠超出了他本人的預期。

最後,這枚玄元破境丹也是落入了一名修為已至玄尊境二重的灰袍老者手中。

灰袍老者其貌不揚瘦骨嶙峋,一雙眼瞳渾濁泛黃,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衰敗的氣息,看上去有些行將就木的感覺。

如果不是其身上若隱若現的強大元力,大部分人根本想不到這名灰袍老者竟是一尊玄尊境二重高手。

「玄尊境二重,帝坑的地界上果然是強者輩出….」

暗中瞥了一眼奪下那枚天品丹藥的灰袍老者,費仁心中暗慨。

在這拍賣會場內,隨隨便便都有一個玄尊境高手現身,先前的龍蛇老人,再到現在的灰袍老者,彷彿在這裡,玄尊境高手就是一株不值錢的大白菜。

對於初至帝坑的費仁來說,眼前這幅景象還是十分震撼的。

「下一件拍賣品,嗜血刀!」

說話間,龍蛇老人也是袖袍輕甩,下一刻便見旁邊的年輕侍女又是端出一件拍賣品。

「此寶刀名為嗜血刀,品階不低,已至地品下階,超出了九品靈寶的層次,不僅如此,其還可以通過擊殺敵人,吸收對方的血液增幅自己的殺傷力!」

龍蛇老人輕撫長須,又是不緊不慢道「這把嗜血刀的起拍價,三百萬枚上品元石!」

地品下階靈寶?

還可以通過殺人吸血,增幅殺傷力?

龍蛇老人話音剛落,眾人也是紛紛望去

只見年輕侍女的手裡端著一把鋒利無比的暗紅色蛇形大刀,刀口如血,身泛寒芒,連接著刀柄處的下側還鑲嵌著一枚淡褐色魔核,整把大刀通體散發著肅殺之氣,更顯非凡。

「好刀!」

望著年輕侍女手裡的嗜血刀,費仁雙眼一亮,隨後又歸平靜,「可惜,小爺我如今手裡已有碎星刀。」

「此刀雖好,但是對於我而言,如同雞肋,食之無用,棄之可惜。」

費仁無奈地笑了笑。

這件地品下階靈寶嗜血刀雖然不錯,但是還不值得他出手競拍。

「三百萬!」

「我出四百萬!」

「五百萬枚上品元石!都別和老子搶!想死么!」

很快兒,競價聲便是此起彼伏,最後在眾人注視之下,這把嗜血刀也是落入了一名半步玄尊境的散修手裡。

「這次拍賣會看來能撈不少油水…」

看著眼前拍賣會現場的熱鬧景象,龍蛇老人暗暗點頭,露出一抹老奸巨猾的笑容。

畢竟,被帝坑眾多勢力專門請過來主持拍賣會鎮場,他本人也是能撈不少好處,至於丹藥,寶物,魔核和修鍊資源什麼的,更不用多說了。

….

嗜血刀拍賣出去之後,接下來的幾件拍賣倒是顯得有些普通,一本鍛體功法,品階只有地品上階,幾株少見的稀有藥材,年份都不超過三百年。

其中最值錢的,還是一件輔助型靈寶「翡翠靈墜」,此物可以幫助武者調整心境,略微提升對於武學的領悟力。

然而,這些玩意,費仁通通都看不上眼!

又是一炷香過去,拍賣會也是過去了接近大半時間

「讓諸位久等了。」

「接下來這件拍賣品有些特殊,諸位若是有感興趣的倒可以考慮入手….」

稍微賣了一下關子,龍蛇老人又是淡淡一笑,隨後從袖袍中拿出一小截黝黑的斷骨,彷彿人的手臂般,只不過卻這截斷骨僅有小拇指大小,看上去稀鬆平凡。

「此物名為蘊靈骨,具體有什麼效果,老夫尚未看出什麼玄虛….」

話鋒一轉,龍蛇老人又是開口道,「只不過,老夫可以保證的是,此物並非凡品!而且年份久遠,價值絕對不低!」

「因此,此物的起拍價老夫給出的是五百萬枚上品元石,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一百萬!」

龍蛇老人的語氣十分自信。

「一小截來歷不明的斷骨,價值堪比五百萬枚上品元石?!」

「開玩笑的吧!」

「這老傢伙怕不是想錢想瘋了?這不是明搶呢?」

此言一出,眾人也是議論紛紛,神情不一。

「這是…」

「蘊靈骨!」

然而,和眾人的質疑不同,角落邊緣的費仁卻是猛地一下子站了起來,目光視線看向龍蛇老人手裡那一小截蘊靈骨,眼神中充滿著火熱。

。 大地扭曲得像是大麻花,所以也就無所謂山峰,深谷,以及平原了,一切都在扭曲,幾乎無法發現相同的地形地貌。

這給李肆的感覺只有一種,摧殘!

無法描述的摧殘。

好在他可以自給自足。

所以這個地方對他來說,真的是再完美不過了。

找了一個位置,放下五行鍾,李肆就在其中閉關修行,也不用擔心被打擾,如果不出意外,他會在這裏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修行,大約只需要十年,他就可以渡劫大乘,再有十年,就能進階真仙,然後……

「鐺鐺鐺!」

有人在敲門,不,是有人在敲鐘,聲音不大,但很有節奏,李肆才剛剛入定,就因為五行鍾自發激活而被打斷。

「艹!」

李肆很憤怒,於是他把如意寶珠扔出去了。

可如意寶珠反饋回來的信息是一切安全,四周靜悄悄的,連個鬼影子都沒有。

「你出來,你給我解釋一下!這就是你說的安靜?」

李肆很想把慫逼熔爐揪出來暴打一頓,但氣運熔爐根本不答話,只有一行信息。

「未知……」

隔了一會兒又有一條信息浮現。

「我上次來的時候還是八千萬年前,抱歉,我也不知道這裏又發生了什麼,要不你換個位置?」

艹!

李肆收了五行鍾,忍住開啟靈修天眼的衝動,就讓如意寶珠在天上小心翼翼的飛,他在後面走,先換個地方吧。

這地方怎麼越看越邪門?

尤其是看得久了,甚至會混淆了天空與大地,似乎連這裏的重力都一直在變幻,也許在上一個扭曲的麻花山坳里,還是腳朝下走着很穩當,翻過一座麻花山脊,就已經是腳朝上了。

所以慫逼熔爐就是在放屁,什麼法則荒漠,這裏不是沒有法則,而是所有法則都在紊亂,混亂得一塌糊塗,就好像一碗加了鹽,加了糖,加了香菜,蔥碎,蒜末,辣椒油,醬油,麻油,郫縣豆瓣,料酒,老抽,陳醋的豆腐腦。

李肆給自己補了一道清心法咒,又摸了摸十萬塊的護身玉,心下稍安。

「叮叮!」

「鐺鐺!」

前面傳來開鑿的聲音,很多,就好像有人在開鑿山體,李肆聽到聲音的第一時間就想跑,然後一抬頭,如意寶珠竟是化為了一輪明亮的月亮,照射著巍峨群山,等等,不扭曲了?

「糟糕!」

李肆暗叫不好,第一時間給自己嘴裏塞了三顆逝夢靈丹,這是用來對付白日夢的。

如果他遭遇了白日夢,也能迅速逃出來。

但下一秒他就確定了,這不是白日夢。

而是曾經發生的事情重現了。

前方的山峰下,五個人正在忙碌,他們手中操控著仙器,將山石切開,投入在山谷中布下特殊的陣法,這陣法之中,有七色光芒不斷升騰,在陣法的作用下,凝結成光芒奪目的晶體。

只看那五人興奮激動的表情,就知道這種晶體的珍貴性,沒準就是所謂的法則靈晶。

在他們的努力下,幾座山峰在很短的時間內就被挖空,而事實上,在四周更遠處,千瘡百孔的山峰比比皆是。

顯然,這是十大宗門已經撤離后的時代,只有小宗門才會來這裏撿漏挖礦。

李肆靜靜看着,這五個人的收穫很豐厚,最終所得二十塊法則靈晶,代價是四周千里之內的山峰都被挖塌了。

他們的開掘行為相當粗暴,也相當細緻,非得把每一塊可疑的礦石投入陣法中碾碎才算放心。

從始至終,他們都很開心,然後,他們滿載而歸,只留下遍地瘡痍。

此時,如意寶珠重新黯淡下來,恢復原樣,月光不見了,四周還是扭曲的大麻花。

什麼也沒發生。

「這應該算是負負得正?」

李肆若有所思,如意寶珠本身就自帶紊亂效果,然後遇到紊亂的法則亂流,雙方交互,便得以讓空間暫時穩定,於是便有了那種場景重現。

不過這種幾率太小了。

「啊啊啊!」

一個男子凄厲的慘叫聲忽然從遠處傳來,但因為奇特的地形,還有法則亂流的影響,所以根本不知道在哪個方向,而且慘叫聲也迅速重疊,折返,來回碰撞,就像是一場大合唱+交響樂。

然後李肆就嗅到了濃郁的血腥氣。

他沒敢妄動,倒是如意寶珠上面有光芒一閃一閃,像是在呼吸。

咔嚓咔嚓,一縷無形的力量就從正前方流淌過去,瞬間就將一座大麻花山崗給擰成了十幾個小麻花。

法則亂流!

李肆的心頭驚悸無比,渾身的冷汗都冒出來了,這種法則亂流給他的感覺就像是面對氣息全開的灰影,也就是說,至少相當於大羅五階天仙。

他只要敢上前一步,他這身體就別想要了,去飛升無窮小之地吧。

不過如意寶珠在這一刻卻是立了大功,它竟然能夠讓法則亂流稍稍更改方向。

遠處男人的慘叫聲還在繼續,引動了一條又一條的法則亂流蜂擁過去,不知這是什麼原理?

直到許久后,再也沒有慘叫聲響起,一切重新恢復了安靜。

但李肆卻是一步都不想走了。

因為這區域內的法則亂流太多了,尤其這玩意還看不見,一頭撞上去,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那慫逼熔爐太坑人了。

「你特么的,你確定不是想搞死我,然後你好繼承我的遺產?」

「冤枉!我哪裏知道這裏忽然多了這麼多法則亂流?剛剛至少過去幾十道吧,聽我一句勸,千萬別開天眼,法則亂流里全都是紊亂了的仙靈之氣,對任何靈氣變化都極為靈敏,抱歉了,我也是受害者。」

「艹!不能離開嗎?」

「不能,進來可以,出去也可以,但要靜悄悄的走出去,這裏的法則亂流太多,誰敢妄動仙靈之氣,誰就死的更快,剛才那個叫聲是活人,一個逃進來的神魔。相比之下,我們還算幸運,一來你實力太低,二來,你有如意寶珠遮掩,只要附近沒有法則亂流,你就算釋放幾道神通也沒什麼事兒。」

「不過現在有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你想聽哪個?」

李肆無語了,他覺得自己的好運氣到此為止了。

「好消息是,你即將遇上兩個熟人,壞消息是,我的情報庫在剛剛完成更新,最新消息,這處法則荒漠是十大宗門用來處決犯人,以及用來給真傳弟子試煉的地方,所以才會有這麼多法則亂流。」

「甚至,十大宗門故意放出消息,說此地可以偷渡,所以之前那十萬恢復自由的神魔至少有一多半都逃進了法則荒漠,假如不出所料的話,十大宗門會很快舉行一次真傳試煉。」

「你是故意的吧?」

李肆真的後悔了,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他看到了一顆顆蠕動的腦袋,然後是身體,哦,是十幾個貼着地皮爬行的人,準確的說,是十四個如喪家之犬,大氣都不敢出,連站起來都不敢,只能在地上爬的神魔!

其中一個是九玄子,還有一個是穆岸,真·熟人!

他們顯然是吃過了很多次法則亂流的苦頭,所以現在才會這般小心翼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