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梟雄:「……」

吳鏡月也忍不住抬手,撫額,道:「阿灸,你以後觀察事物,一定不要只看錶象,而應該透過現象看本質。」

黎灸被自己的同學兼隊友這麼說,心裏十分不高興,他心知吳鏡月這話說的委婉,實際上不就是暗指自己愚蠢嗎?指自己看不清狀況腦子不清楚?

精神世界模擬成像的屏幕里,季柚的精神力正一點點,一點點地朝着上空衝擊,她的速度很慢,宛若龜速,很長時間才前進了一點點。

1米。

2米。

3米。

……

甚至,還有半米,0.3米、0.2米之類的速度……

圍觀者全都耐心的等待着結果,魏梟雄的眼睛也一直放在屏幕上沒有挪動,但他敏銳的察覺到旁邊黎灸的情緒變化,出聲道:「她能檢測4次,不出奇。」

黎灸怪叫一聲:「不出奇?」

魏梟雄眯了眯眼,說:「如果是我,拼一把,也可以檢測4次。」

黎灸聞言,嘴唇蠕動了下,道:「我仔細想了想,其實我也可以檢測2次左右。」

魏梟雄抬手,打斷他,接着道:「不只是我,阿月,還有你,包括申升那個牲口,都可以多次檢測,但,我們所有人都沒有辦法做到每一次檢測的結果都比上一次高。」

黎灸:「!!!」

吳鏡月道:「你明白了吧?這才是我們說她強的地方。」

黎灸張張嘴:「可……她每次增加的數值,都不高呀。」

吳鏡月道:「第一次1099,最後一次8099,你管這叫不高?」

黎灸:「……」

黎灸無言以對,只好閉上嘴。

魏梟雄道:「聯盟研究院這台機器,既檢測現有的能力,也檢測未來的潛力,據說檢測未來潛力的準確度達到了99%,也就是說儀器不可能出錯,她的數值前後差距這麼大,只有一個原因——」

黎灸豎起耳朵,認真傾聽。

魏梟雄道:「她目前真正的實力是8099!」

黎灸:「……」

黎灸無語道:「就這?」

魏梟雄笑道:「之前的1099、5099、7099,全都是因為她使出的力量不問題造成的數值差距,她實際的力量數據是8099.」

黎灸張張嘴:「8099不高呀。」

魏梟雄摩挲著拳頭,笑道:「跟我們比起來,確實不高。」

吳鏡月補充道:「8099在我們眼裏不高,但放在其他地方,也是一個天才的人物了。」聯盟第一軍校人才濟濟,8099隻能是一般優秀,但放在攬月星軍事學院,那就不一樣了。

這話,吳鏡月沒有明說,但黎灸、魏梟雄都聽出了他的意思。黎灸道:「可你們不是說她很強嗎?」

魏梟雄道:「你想想,你的力量數值比她高這麼多,但也只能咬着牙堅持檢測2次,她這樣一般的條件,卻可以檢測4次,說明什麼?」

黎灸一聽,起初有點不解,但很快,他秒懂:「潛能!」

魏梟雄道:「沒錯,是潛能。」

吳鏡月道:「她目前的最大力量值是8099,但未來的潛能還很大。不信你等她的精神力測試結果出來,再看綜合實力評定就知道了。」

力量、精神力全部檢查完畢后,系統會給出一個綜合排名,有些學生只檢測現在力量,未來潛能如果非常巨大的,會給一個未來潛能的預判。

黎灸聽了,微微皺眉,道:「那我們再等等,等她的潛能數據出來。」

只是,他有點憂心忡忡起來,攬月星的盛清顏、楚嬌嬌、沒有檢測的沈長青,都是一個大的威脅,現在,還多出了一個季柚這樣的異數來,那自己學校想要大比分拿到第一名,獲取更多的空間裂縫名額……的挑戰無疑更多了幾分不確定性。

黎灸這麼想着,他轉過頭,發現身旁的魏梟雄、吳鏡月臉上竟然不見半分凝重,反而十分輕鬆,他一愣,問:「梟雄,阿月,難道你們都不擔心嗎?」

吳鏡月問:「擔心什麼?」

魏梟雄笑道:「不必擔心。她哪怕未來潛能巨大,但現在的能力只有8099罷了。8099,在我們眼裏,不足為懼。」

吳鏡月也跟着笑了笑,說:「她剛才差點翹辮子,這肯定做不得假,也就是說她的力量撐死了只有8099,我們第一軍校參賽的10個人,隨便拎一個出來都能吊打她。」

聽兩人這麼一解釋,黎灸稍稍放了放心,但他還是有點疑惑,道:「為什麼導師說我們這一屆最強的競爭對手是攬月星軍事學院?」

不是第二、第三……是排名最末尾的攬月星軍事學院。

「還用問?」魏梟雄略不屑道:「因為這一屆主星這邊有太多的天才,都去了那裏。」楚嬌嬌、盛清顏、沈長青、岳棲光、岳棲元……

哪一個不是從主星這邊流失過去的?

主星上的天才,歷來都會就讀第一軍校,也不知道攬月星那邊背地裏搞了什麼手段,才把楚嬌嬌、沈長青……這些人給誆騙到那裏去。

不過,末流學校,就是末流學校,給它幾個天才又如何?

還不是變成了庸才。

魏梟雄道:「我們不必跟他們比爛,我們只需要做好自己,挑戰自己,就是最大的勝利。」

黎灸頓時信心大增,笑道:「的確如此,我們根本不必把眼光放在比我們差的人身上,我們要挑戰的永遠是強者,要超越的永遠是自己。」

說到這裏,黎灸還笑了笑,語氣裏帶着一絲幸災樂禍,說:「除了主星這邊流過去的幾個人,攬月星根本找不到能拿得出手的其他學生了,否則也不會把季柚這個發揮如此不穩定的學生給拎過來撐場面。」

一個經常考0分,偶爾爆發考100分的學生。

一個經常考90分,成績一直穩定在90分左右的學生。

選擇哪個?

當然是選擇90分的。

而,第一軍校人才濟濟,有無數的90分學生可供挑選,根本不需要一個發揮不穩定的學生來打比賽。 自那天之後,易有希就跟她所說的那樣,開始忙碌起來,畢竟是大公司的藝人,背後的資源也是不容小覷的。

雖然,與吳流國際不同,吳流娛樂是吳流國際旗下首次邁向媒體銀幕的第一步,旗下藝人也都是新人,每個行業規矩不一樣,但是利益相關,之間的種種也就聯繫在了一起。

相對於易有希這種,外貌條件很好,但業務能力正在提升當中,也非科班出身的小姑娘,要想在那樣水深火熱的地方打拚,沒有像吳流國際這樣的大公司在背後加持,怕是很難。

本來,易有希的經紀人想的是,直接安排一部大製作,先製造話題度來着,吳志偉雖然沒說什麼,但是卻被易有希拒絕了。

她的目的並不是做個火熱的大明星,她要的就只是自己遇到事情的時候,能有解決辦法的資格罷了。

所以要想這樣,就得腳踏實地不是?

如果一開始她就以高姿態降臨的話,那麼群眾對她的印象就不會好起來。

一個靠公交車上吵架的視頻火起來然後又以一出道就接收大製作的女生會怎麼想?

不過這樣的想法,作為她的經紀人,倒是不怎麼太懂。

吳志偉給易有希安排的經濟人,可算得上是圈裏數一數二的金牌經紀人,以前在她手下的藝人,也算是一個比一個火。

本來她都打算不幹了,開始搞自己的副業,當老闆的,但是吳志偉找了她,她想都沒想就答應了。

原因無他,吳志偉這樣優秀又有雅識的男人,說起來如果能跟他說上話其實也會一定的收穫。

也不是說,她在圈裏那麼久,沒有見過這樣的男人,只能說,優秀的人只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優秀,然而不同在於,他們的優秀。

吳志偉雖說才四十齣頭,一副帥氣端正的模樣,身材板正的樣子,都很難直接跟在商場打拚十幾年,自身與利益掛鈎的油頭滑面形象相融合。

他早前的事情,在上流層階,算是無人不知的。

她雖然是娛樂圈裏的金牌經紀人,但是在商界人士眼裏,娛樂圈的人怕是不怎麼能入了他們的眼。

雖說現在商界的一些大佬也都開始準備往娛樂方向發展路線,但各種理由,說起來都得各自掂量了。

利益的世界白即是黑,黑即是白。

既然,吳志偉點名易有希,那麼這個小姑娘也一定有她自己的過人之處吧。

腳踏實地,她理解,她所不能理解的是,這世界上居然還有人會不屑於找捷徑?

她看着那個毅然離去的小姑娘,個子小小的,瘦瘦的,白白的,突然覺得有一絲晃神。

「姜姐,明天見!」

易有希快走到樓道拐角處的時候,突然轉過身來,對着還站在會議室門口的姜美琳說道。

她愣了一下,隨後彎了彎嘴角,一張紅唇輕啟:「明天見。」

這一天易有希回家回的比較早,本來公司給安排了宿舍,但是她更喜歡回長安街的那個家。

她現在幾乎都是半個月才回得來一次,每次回來的時候,胖哥都已經做好了一桌子飯菜等著了。

今天也不例外。

她戴着口罩走進屋子裏,才放心的放下了口罩。

從學校離開之後,她就已經全面出道了,公司也大肆的給她安排了許多的新聞版面,現在估計一些小年輕都知道自己了吧。

雖然什麼都還沒做,但是她以前也上過一次新聞,群眾的記憶點還在,這樣反而讓她少挨了點罵。

「回來啦?」胖哥正坐在門口的位置,一直坐在那兒盯着道路口的位置,明明都好幾次了,他看着易有希戴着口罩從外面進來,可每次,他都沒認出來,易有希什麼時候那麼拘束的戴過口罩。

「回來啦,今天又做什麼好吃的呢?」

她笑着坐了下來,然而屁股還沒落下來呢,胖哥就小跑着走過去,從一旁拿了一把舒服的椅子過來。

他伸手抓住易有希的胳膊,準備將她拉到新椅子上坐着。

「嘶……」

易有希冷嘶一聲,隨後沒了聲音。

胖哥直起腰身,一臉嚴肅轉過頭看着她。

「受傷了?」說着,就要拉起她的袖子看看。

易有希快速的將自己的胳膊抽了回來。

「這算什麼,就是平時跳舞的時候磕了磕,很正常啦。快點坐下來,餓了都。」

說着,易有希將他拉了下來,讓他坐在椅子上。

今天的飯菜依然都是易有希愛吃的。

胖哥半天沒動筷子,就算碗裏有吃的,放在嘴裏也是無味的。

一直以來都高高壯壯的胖哥,此時正垂著頭,一臉擔憂的樣子一覽無餘。

她知道胖哥在擔心自己,也知道胖哥在擔心什麼,但是她知道自己不可能一直都在胖哥的庇護之下,她總要離開,自己一個人生活,一個人做事的。

而且,現在花蛤……

「對啦,最近生意怎麼樣?花蛤那小子有來找麻煩嗎?」

易有希低着頭,吃着碗裏的肉,說話的時候,抬起頭看着旁邊的胖哥,更是用一種輕鬆的語氣跟胖哥說着話。

「你就別關心這裏了,你把你自己照顧好就行了。」

易有希抬起頭,對他笑了笑。

看他這樣說,大概率是花蛤沒有來找過麻煩了。

「哥,過幾天我就得去其他地方拍戲了,可能得有兩三個月不能回來了,到時候電話聯繫啊。」

胖哥停下了手裏的筷子:「去哪兒拍戲?」

「還沒定下來,說是在一個小鎮上,拍古裝戲。」

「我跟你一起去。」

「噗,你去了,店怎麼辦?」

「……」

易有希看了看他高大的身影,隨即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哥,我都那麼大了,我會照顧好自己的,我都得學會獨立不是?」

就算聽她這麼說,他還是有些擔心,眼裏的擔憂都快要溢出來了。

後來,易有希又跟他說了好多,才算是打破了他的顧慮。

吃完飯,她就準備在這裏睡一覺,明天一早收拾好東西就得離開了。

晚上,易有希上樓,看着這一處小窩,她的眼神都變得緩和了一些,心裏也有些濕潤了。

好像還是第一次離開這裏,而且還是離開這麼久。

她坐在窗邊,看着外面,看着下面還彌留着的小街氣息。

幾個月之前,她還在這兒稱山大王來着,現在她就突然變了個身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