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神秘包間的的女子剛想再次加價,她身邊的人可坐不住了:

「小姐,可不要意氣用事啊…」

「哼!」那女子冷哼一聲,環抱雙臂,便不再出價。

——

五百中品源晶,對於絕大部分的修行者來說都是一筆巨大的財富。

之前天雷宗弟子之所以出得起中品源晶,是因為天雷宗出的錢。

這一點莫情很清楚。

剛才那個娘們之所以加價,也是因為之前拍走了她喜歡的東西而惡意加價。

在這家拍賣行拍下商品,如果支付不起報酬的話,她的下場一定很慘!

經過一番分析之後,莫情和魔仇對視了一眼,皆是理解了對方的意思…

這次拍賣會極可能會有重量級拍賣品出現!

……

隨著主持人的小木錘落下,莫情的包間再次出現了一座傳送陣。

莫情的交了錢之後,那個大黑匣子立馬就被傳送了過來。

莫情屁顛屁顛的的打開長匣,將那把名為海之嘯的太刀拎了出來。

沉重,這是這把刀帶給莫情的第一感覺。

海之嘯的沉重程度頗為誇張,哪怕是肉身超階的莫情想要流暢的揮舞這把刀都是一件極其困難的事。

「好刀!」莫情不禁讚歎道。

他就需要這種沉重的兵器用於日常修鍊,品質不錯的四階刀他可是有一沓,雖說不是高檔貨,但是也足以應對絕大部分的戰鬥需求。

別的不說,單憑重量就讓莫情感到愛不釋手。

錚!

莫情猛然將海之嘯拔出刀鞘。

水藍色刀刃,看起來十分的優雅,刀脊呈黑色,一黑一藍勾勒出修長的刀刃。

「帥!」莫情又是一聲讚歎。

接著莫情併攏雙指在刀刃上一抹而過…

一陣刺痛感自指稍襲來,能輕易劃破自己的手指!好刀!

這是莫情判斷刀刃鋒利度的新方法,雖然有些疼,但是跟修鍊強體功相比,這點疼痛,完全不值一提!

莫情心滿意足的將海之嘯和黑匣子一起收到玉扳指中。

「八百中品源晶!」

莫情剛入座就開始叫價,他還沒來得及看拍賣品?

此時的主持人已經快落鎚子了,再不喊可就錯過了。

莫情今天來就是為了包圓的,若不是狐葉發神經,別人根本別想買什麼寶貝。

有錢任性!反正包間有傳送陣,拍賣會一結束直接傳送就好了~

「神秘包間的貴賓出價八百枚中品源晶,可見其對這個可愛的美人魚是何等的喜愛!」

「八百枚中品源晶一次!這可是海族中的珍稀物種,美人魚!機會難得~」

……

啥玩意?美人魚?

莫情聽到主持人的話才開始仔細觀察台上的大魚缸…

浴缸裡面裝著一個身高不足一米的幼年美人魚,金髮碧眼,七彩尾巴,可愛的面容卻是寫滿了恐懼和委屈…

小美人魚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甚是惹人憐愛…

自己這是怎麼了?怎麼每一次盲拍都都是美女…美妖怪…兩人的速度看似慢實則快,沒一會兒就上到了山頂,寒卿的系統還在叨叨個不停。

「卿卿,這位到底是大佬。都可以把你這個悶葫蘆改造成話嘮,原來這之間的距離就差了個大佬嗎?

不過卿卿,你為什麼不告訴大佬我們隨時可以帶上她,一同回主神空間啊?」

「一起回去,你是讓她馬上變成靈魂狀態嗎?還是你有本事帶上她的肉身一起走?

再者,如果大佬在主神空間大殺四方,是你負責還是我負責?負得了責嗎?」

《快穿之瑜兒游世界》149.將錯就錯的少男少女15 羅空看著這兩隊人馬,嘆了一口氣,說道:

「既然你們當代的參賽者不能在賽前消耗了,那就只有請你們的上一屆代替你們比一下了。」。

李珏看了看李洪,又看了看冬雪融,不禁眉頭一皺,他說道:

「羅空學長,這是否有些不公平?上一屆的實力強弱並不能成為衡量這一屆實力強弱的標準吧?」。

羅空苦笑著點了點頭,說道:

「我也知道是這麼一回事,但我主要有這麼幾點考慮,一來就是你們不能夠在消耗自身狀態了,二來就是將決定權交回你們自己手裡,三來就是你們兩隊實力相差不大,你們自己都說了,即使真要硬比,那也是某一方的慘勝。既然你們對上安道爾的勝率相差無幾,何不讓上一屆的替你們來做這個決定呢?」。

羅空在心裡吶喊著「千萬不要在整什麼幺蛾子了」,表情卻是十分平靜。他其實偷換了一個概念,但是本著兩邊隊伍相差無幾的原則,他本人也就無視了這一點。他現在只想著兩邊千萬不要發現他搞出來的那點點貓膩,要不然的話,今天的這件事還不知道要爭吵到什麼時候。

在他看來,這些事情和他關係不大,既然這些帝國已經拋卻所謂的榮譽感,集結在一起對付一支隊伍,那羅空也就順水推舟了。

冬雪融淡淡地說道:

「此事重大,我們必須要徵求一下隊員的意見。」。

羅空笑了笑,扭頭看向李洪,李洪也鬱悶地點了點頭。

羅空坐回椅子上,說道:

「既然這樣,那剩下的便是你們的事情了,羅某便不多摻和了,告辭。」。

冬雪融思索片刻,對羅空拱了拱手,說道:

「再見。」。

森之國和美納里帝國的隊長也都起身告辭,一時間場上便只剩下青龍帝國和北之國人了。

冬雪融看著李洪,說道:

「既然如此,那麼我們便開始吧。」。

羅空走出北之國住處,看著逐漸沉下來的天色,心中不禁有了些許感慨。

一個蛛網組織,竟然能在四大帝國之中潛伏地那麼深,讓四大帝國變得那麼被動。

羅空抬頭仰望著天空,他自認為不是一隻井底之蛙,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但是隨著他對蛛網組織的了解不斷加深,他才明白,自己對於這個世界的了解還是太淺薄了。

羅空開啟重瞳,努力地睜大著眼睛,他極力仰望著天空中的一顆顆星辰,想要看看天外的世界到底是怎麼樣的。

羅空緩緩收回目光,邁步走回了住處。

三天後

決賽的對陣表出爐,北之國隊伍對戰安道爾隊。

羅空嘴角揚起一抹淡然的笑意,這個結果是在他的意料之中的,他能透過重瞳感受到李洪和冬雪融的實力差距,這是完完全全的硬實力差距,不是靠打嘴仗就能彌補過去的。

當然了,也不一定是冬雪融直接對上李洪,按照李洪的性子,他大概率會搞個三局兩勝制什麼的掙扎一下。

羅空輕輕地笑了笑,便把海報放到一邊,坐在司空玉的床邊,耐心地為她護法。

司空玉臉上溢出一層細密的汗珠,汗水順著她的發梢緩緩流下,她面露痛苦之色,但是氣息已經逐漸平穩,羅空能夠感受得到,這個小丫頭的實力已經更上一層,達到了黃金二星的實力。

司空玉緩緩睜開眼睛,看到守在床邊的羅空,臉頰唰地紅了下去,如同一個紅透的蘋果,甜蜜且誘人。

羅空強行讓自己鎮定下去,他看著司空玉,眼中多出了一抹異樣的情緒。

他將異樣的情緒驅逐出腦海,他看著司空玉,面色嚴肅地請司空玉去觀看安道爾和北之國的比賽。

兩人起身前往比賽場,坐到座位上時,戰鬥早已經開始了。

場上的局勢不容樂觀,黑霧大陣一出,北之國隊員的實力被層層削弱,安道爾隊長站立在黑霧之中,猶如鯊魚在海中一般,來去無阻。

夢千秋的身上多了幾道傷口,但是氣息卻沒有過多紊亂,他看著面前安道爾隊長,眼中多出了一抹狠厲。

「北之國全體,準備雪飲。」。

眾隊員都詫異地看著夢千秋,眼中滿是擔憂之色。

夢千秋卻不由分說地將手中長劍插入地下,霎時間,一股以他為中心的暴風雪飛速膨脹,瞬間席捲了比賽場,暴風雪所過之處,大地都變成了白色。

夢千秋面色蒼白地跪坐在地上,他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刻畫了一個法陣,天空瞬間變得更加寒冷,彷彿要將一切凍結。

北之國隊員們面露不忍,可是手中的動作卻沒有停下,他們召喚出自己所有的召喚獸,帶著視死如歸的氣勢,沖向了對面的安道爾戰隊。

就如同安道爾隊長在黑霧之中一樣,北之國的隊員們在夢千秋奮進全力製造出的雪國之中也是如魚得水。

安道爾隊長呼吸著愈發寒冷的空氣,眉頭猛地一皺,他能感受得到,自己體內的魔力流速,在這片詭異的風雪中變得奇慢無比。

大陣中原本翻騰著的黑霧突然一滯,將安道爾七人的位置暴露出來,北之國六人迅速抓住機會,繞過安道爾隊長,撲向支撐大陣的六人。

羅空看著這一幕,不由得感嘆道:

「安道爾是以六人支撐一人,而夢千秋是以一人支撐六人,單論這樣的氣魄與實力,他便能稱得上是本屆大賽第一人了。」。

冬川召喚出一隻犬類召喚獸,那隻召喚獸毛色黑白相間,形貌俊美異常,此刻在雪國的加持下,氣勢更是不斷暴漲。

冬川取出一個雪橇一樣的裝備,套在了犬類魔獸的身上,他大和一聲:

「哈,沖啊!」。

那狗子的眼神瞬間變得銳利起來,它拉著雪橇和冬川,繞過安道爾隊長,第一個來到了支撐大陣的六人身邊。

但是安道爾隊長也來到了冬川的身後,六人瞬間撤去魔力,場上局勢似乎在一瞬間變成了七打一。

但是冬川眼中沒有絲毫驚慌,他依舊是背對著安道爾隊長,手中出現了一柄戰刀,攜帶著風雷之勢,狠狠地斬下了其中一人的腦袋。

安道爾隊長的黑霧鐮刀也來到了冬川的腦後,停留在距他腦後一寸的地方,再也無法寸進。

夢千秋面色蒼白,但是手中長劍依舊穩穩地擋住了安道爾隊長的黑霧鐮刀,他看著安道爾隊長,俊美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笑意。

「你來遲了。」。

安道爾隊長的面色突然變得不正常起來,他看著夢千秋,身體突然變成了一陣詭異的黑霧,然後飛向餘下的五人身邊,帶著五人脫離了北之國隊伍的包圍圈,來到了比賽場的邊緣。

冬川來到夢千秋身邊,說道:

「當心,我感覺他們在整什麼幺蛾子。」。

夢千秋點了點頭,說道:

「我明白,所有人按照第二號預案,分散站位。」。

眾人齊聲應諾,立即分散站位,小心地提防著安道爾隊長的下一步行動。

接下來,幾乎令場中所有人都感到不適的一幕出現了,只見安道爾隊長竟然咬破了自家隊員的喉嚨,將一名隊員吸成了乾屍,餘下幾名隊員也這樣被處理了,現在,場中只剩下了八人和六具屍體。

北之國眾人只感覺遍體生寒,他們雖然也算是經過了一番歷練,但又哪裡見過這種陣仗,一時間只覺得自己胃部嚴重不適,有什麼東西即將被嘔吐出來。

羅空看著這一幕,沒有出現任何不適,畢竟這種事情他見的多了,只是眼睛里的譏諷之色更加濃郁。

安道爾隊長站起身來,他的氣勢不斷攀升,幾乎在一瞬間便超過了夢千秋,然後繼續呈火箭式增長,短短數秒之後,他的氣勢便來到了黃金八星,而且還有再次突破的徵兆。

夢千秋早在他站起身來時便做出了應對,所有人幾乎同時撲向安道爾隊長,他們拿出自己最強的攻擊力招式,轟擊安道爾隊長。

令所有人驚訝的是安道爾隊長就這樣站在那裡,所有人的攻擊都準確地落到了他的身上,但是他的身上卻沒有出現一道傷口。

氣氛在這一刻變得空前的凝重,所有北之國的隊員都看著夢千秋,等著他的下一步指令。

夢千秋深吸一口氣,喝道:

「區區歪門邪道,又何懼哉,全力攻擊他,我看他這種狀態能夠維持多長時間。」。

所有人彷彿在這一瞬間便找到了主心骨,他們開始有節奏地反擊了,安道爾隊長被攻擊的連連後退,卻始終抽不出手來反擊。

終於,一個隊員出現了食物,導致全隊失去了攻擊節奏,安道爾隊長得到了喘息的機會,黑霧鐮刀猛地斬向夢千秋,夢千秋避無可避,只能硬接下來。

夢千秋猛地吐出一大口血,他大喝道:

「攻擊不要停!」。

新一輪的攻擊淹沒了兩人,夢千秋在攻擊落到身上之前,成功地逃脫了。

安道爾隊長則被攻擊直接轟成了碎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