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知,脩邪惡的笑了一下然後說道:「放心,溜冰的事情就交給我來想辦法,只要你們能夠接受得住我的訓練方式,那麼對付黃巾高校的人就不成問題。」

妍和冥二人聽后不自覺的從五虎將的身邊後退了一步,並裝出一副「我沒聽見」的樣子。

脩的訓練方式是什麼樣子,這兩個人心知肚明,反正他們當年也是死裏逃生,就不知道五虎將能不能夠成受得了啊!

就在這時,一個曹家軍匆匆忙忙的跑了進來,道:「報告!有一位小姐說是要見您!她說她可以為你們跟黃巾高校次的對打出謀劃策。」

曹操頓時來了興趣,便下令道:「好,讓她進來吧!」

曹家軍領命,不一會兒就把那位小姐給領了進來。

甄姬,蔡文姬,董祀,脩,妍,冥六人看到來者的那一刻差點跌倒,並同時驚呼:「軍師姐姐/黃月英!」

黃月英依然扎著英氣的高馬尾,臉上流露出的笑意叫人覺得她是個鬼靈精怪的女生。

她快速的掃視了一眼曹家大院,心裏壞壞的笑了笑,對五虎將也有了評價。

為表誠意並接下蔡文姬他們的坑便回答道:「沒想到是我吧!」

曹操聽到這六人的驚呼聲后也是第一時間就抓住了他們的語病:「劉兄,小蔡,你們說什麼?什麼軍師?我怎麼不知道?」

站在門口的黃月英擺弄了一下自己的馬尾后笑道:「我就是他們所說的軍師,在下姓黃,名月英,目前就讀於江東高校的一年級生。

但我效忠於高陽司馬家,蔡文姬他們口中的軍師便是我在司馬家效力的稱呼。

我這次來的目的便是受了我的主人司馬懿的委託前來幫助東漢書院出謀劃策以便對付黃巾高校的人員,今天之後我將從江東高校轉入東漢書院,所以今後我們就是同學還請各位多多關照了。」說着,黃月英禮貌的抱拳。

曹操也抱拳回禮,並問道:「司馬家我有聽說,他們都是數一數二的政治家,軍事謀略家,且武力指數都破萬點。

司馬家現在的當家人司馬懿便是一個非常出色的政治家,軍事謀略家,在他的帶領下司馬家一起絕塵,聽說東漢書院裏也有不少司馬家的勢力。」說着下意識的看向了董祀,蔡文姬和甄姬三人。

黃月英聽后也是看出了曹操的懷疑,便淡淡一笑,自如的回應道:「是否有司馬家的勢力我是不知道啦!不過既然能夠就讀東漢書院,那便是具備了一定的實力才是。

不過我可以告訴曹會長的是,我,蔡文姬,董祀,甄姬,我們四個的確是為司馬家效力,但曹會長別忘了,甄姬他們也有幫你不少忙吧?那我們等於是半個合作關係,如果曹會長不想把事情鬧大,且先聽我說接下來的事情。」

曹操聽后瞬間發現面前的黃月英真的是個不簡單的人物,便把雙手放到身後道:「黃小姐請講。」

站在一旁看戲的妍等人也是聞到了這股硝煙的味道,也不自覺的把目光落在了黃月英的身上。

黃月英淡淡一笑,說道:「給你們下戰書的是黃巾高校的人,那你們知道要出來和你們東漢書院五虎上將對打的是誰嘛?」

眾人紛紛搖頭,唯獨妍冷清的說了一句:「聽說有五個學生被列入了十惡學生的名單且被永久的開除學籍。

但是好巧不巧,黃巾高校不受全校盟的管轄,為此他們就被黃巾高校招去了,而他們也被稱之為——五狼。」

黃月英滿意的點了點頭,道:「不愧是劉小姐,沒錯,黃巾高校應戰的就是五狼,這五個傢伙可謂是人渣中的戰鬥機,渣到極致的那種,也就黃巾高校的張角願意收留他們了。」

張飛倒是不屑的冷哼一聲:「我們不需要你出謀劃策啦!我們有大哥在,他會幫我們培訓的,你還是回你的江東高校吧!」

「三弟!/飛!」脩,關羽,冥和妍四人同時驚呼一聲,這讓張飛又無地自容了很多。

黃月英自然也是知道五虎將中張飛的脾氣性格,對此也是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看向了脩並說道:「劉備,訓練五虎將的事情就交給你和你身邊的冥負責一下了,至於詳細的計劃我會等你訓練好五虎將后親自跟你們說明,希望你們不要讓我失望哦!」說完就離開了。

甄姬等人見狀后找了個要送黃月英的理由一起跟了出去。

————曹家大院外的樹林里————

四下無人,黃月英轉身看向身後的六人問道:「東漢書院東西南北四隊的招收怎麼樣了?」

甄姬聽后拍了拍胸脯,道:「放心吧!武將已經全部招收滿了哦!而且我,小董和小琰還分別是西隊,北隊和東隊的隊長哦!」

「那南隊呢?」黃月英頭上冒出個問號。

妍弱弱的舉了個手,道:「因為南隊決不出隊長所以我是代理的隊長,不過我倒是有意把這個位置給朱靈啦!」

「你說曹家軍那個武力指數有11000點的朱靈?他沒問題嗎?」冥聽後頭上冒了個問號不解的問道。

黃月英扶額,道:「好了,誰當隊長都無所謂了,我想告訴你們黃巾高校對東漢書院下戰書其實是為了殺入東漢書院搶玉璽。

盟主讓你們成立東西南北四隊的目的不僅僅是為了方便為時空盟徵兆鐵克禁衛軍,更是為了能夠更好的保護東漢書院。」

妍聽後點頭附和道:「怕就怕黃巾高校和河東高校還在合作,如果河東高校的目的也是盟主玉璽,那麼王允校長就危險了。」

冥也點頭附和:「如果真的由河東高校接管東漢書院的話,我們幾個應該就不會有那麼好過的日子了。」

————一周后————

一周的時間裏,五虎將在脩的魔鬼訓練下溜冰溜得特別順,但是具體的計劃黃月英卻沒有告知五虎將,而是悄悄的更妍和冥二人說了些什麼。

比賽的當天,五虎對五狼。

本以為是5V5的公平競爭,結果沒想到五狼一直在用陰險的手段把五虎將打的毫無還手之力。

站在後排的妍往後退了幾步,異能指數逐漸飆升至50000點,手上縈繞着橙色的異能能量。

在五狼又要對五虎發動攻擊的時候,一陣獨特的敲打聲傳入五狼的耳內,不知道為什麼他們突然感覺頭痛欲裂,並下意識的捂住了頭。

五虎將露出了疑惑的神色,滿臉的不解,而一陣橙色的光閃過,覆蓋在五虎將身上,並快速的療愈著五虎將的傷勢。

【achord,烈,多謝了。】妍悄悄傳音,然後揮出一擊50000點滿點的神風斬。

一擊滿點的神風斬瞬間打中了五狼,讓五狼瞬間失去了戰鬥的能力,紛紛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著。

妍剛要收回異能,卻看到五狼身上的神風斬能量全部匯聚到五虎將頭上逐漸形成一隻橙色的鳳凰。

鳳凰朝着五狼大吼一聲后化作橙色的風系能量重新回到了妍的體內。

「這是……怎麼回事?」妍不解的看着自己的手,這個情況她從來都沒遇到過,看來到時候得找張仲景問問了。

這一戰,黃巾高校打敗,黃巾高校的學生扶著生死不明的五狼灰溜溜的逃走了,溜冰場的東漢書院的學生里,achord和烈二人給妍傳了個眼神后便瞬移離開了。

————與此同時·東漢書院————

黃巾高校的學生領着大批的黃巾賊殺入了東漢書院,結果大軍剛到書院門口,就被蔡文姬,董祀和甄姬三人攔住了去路。

甄姬手拿清雅湘素扇一臉戲謔的看着黃巾賊,笑道:「看來軍師姐姐說的沒錯,你們真的來攻打東漢書院了。」

蔡文姬也是下載了自己的七弦古琴道:「阿宓,別和他們廢話了!東漢書院北隊,西隊,東隊隊長奉王允校長的指令守護東漢書院!黃巾賊休得猖狂!」

說完,蔡文姬率先飈出了25000點的武力指數,隨着撥弦一擊銀白色的異能波動化作一股鋒刃打向黃巾賊。

甄姬也是飈出了25000點的武力指數並朝着黃巾賊扔出了自己的縈繞着異能波動的清雅湘素扇。

董祀快速下載了自己的鼓棒,起初因為以鼓棒為武器還被黃巾賊給笑話了一下,但他並未放在心上,並飈出高達30000點的武力指數並把異能能量全部灌在鼓棒上。

很快第一波黃巾賊就被打趴下了。

————與此同時·東漢書院的後門————

另外一批黃巾賊從後門處殺了進來,卻被一擊雷電擋在了大門之外。

「想攻入東漢書院?先過了我這關!」冥帥氣的轉了轉鼓棒,異能指數持續飆升在45000左右,同時鐵時空第二站都團的澤,殤也站在了冥的面前。

以及大批的曹家軍的成員也站在了黃巾賊的兩邊。

但無奈於鐵時空的三人的異能指數之高,再加上他們平時殺魔殺出了經驗來,知道怎麼出手只是打傷,所以澤和殤兩個人只是負責控制而已。

突然,號角聲響起,澤和殤聽后和冥匆匆的點了點頭后立即瞬移離開了。

聽到號角聲的典韋看向冥問道:「總教頭,這個是……」

「是河東高校的號角。」冥回答道,但很快又低下了頭思索了起來,並喃喃自語道:「真是奇怪,東漢書院和黃巾高校之間的紛爭為什麼河東高校會來插一腳?」

看來這件事情得跟脩和妍商量商量了。

為此,冥便用傳音入密迅速的告訴了妍和脩東漢書院的情況后又匆匆的趕到校長室。

但在脩等人回來后也是第一時間就趕到了校長室。

有殺氣!妍立即釋放出異能,但沒想到異能立即被反彈,後背毫無徵兆的被打傷,一口淤血也流了出來。

同一時間,王允也像是受到了攻擊一樣暈了過去。

「校長!」曹操一驚立即和文丑扶住了暈厥的王允。

「妍,你還好吧?」妍的身子也搖搖欲墜的倒下,站在妍身邊的冥一把扶住了她並關心的問道。

妍搖了搖頭,隨後看向了站在自己面前東漢書院校服裝扮的黃月英,傳音入密道【董卓來了。】

。。 這兩日我的渴望愈發明確。原本對他的絲絲情愫漸漸轉趨濃烈。

我與他盤腿對坐,他的雙掌在我之上,妖力藉著手掌傳遞了進來,幫助我融合體內的妖丹。他讓我專註,可我依然時不時會偷偷睜開眼看他。由於動用妖力的緣故,他也必須恢復大半原形。我趁他緊閉雙眼之時貪婪地盯着他瞧。

他的耳翼薄如蝶翅,細長又閃著藍色光芒。他深藍長髮如瀑披散在雙肩,他的頸項則有若隱若現的湛藍鱗片閃閃發亮。當他睜開雙眼,便能看到他如夜空一般深邃的眼瞳。

他似乎有些疑惑,微微側頭看着我說道:「很奇怪嗎?」

我甚至看見他有着缺角的右耳輕輕轉動,我回以一笑:「不,很好看。」

他顯然沒料到我會這麼說,有點尷尬的撓撓頭,露出十分孩子氣的一面。我看着他的耳翼好奇的問道:「這……是受過傷嗎?」

他說的輕巧,說他被蓮鏡壇抓去,間接折損了小半片耳翼。可我卻捕捉到他眼中轉瞬即逝的憤怒與不甘。我試探性的問道:「我知道也許我不該問,可這耳翼……對你們族人是否有特殊涵意?」這讓我很在意,畢竟我從未看過他有如此憤恨的眼神。我原以為他不會告訴我,卻意外地聽他細細說道,得知了其中涵義。

原來是如此重要的嗎?怪不得他會如此在意。可為何說是間接?我很想知道,但也明白這興許是他不願提及的過去,便沒有多問。

於是這兩天,除了能夠短時間與顯露大半原形的無殤獨處之外,就是與燕琴討教風靈力的操縱。看着我日漸趨緩的靈力,看着我努力學習提升修為的認真模樣,我總能換來無殤讚賞的神情。我很開心,真的很開心。彷彿找到今後目標一樣的開心。

在我有了記憶之時,我身在一個昏暗且無生機的森林之中。周遭除了草木再無其他,小至昆蟲大至野獸,無不與我保持着距離。小時候的我不懂那些低智商的生物看到我為何會有那種反應,長大后我才明白,那是一種看見獵物的貪婪,可又夾雜着對於天敵本能般的懼怕心態。

我無法理解,也無從得知原因。我衣衫襤褸突兀地存在於森林當中,似乎是出於本能,我明白該如何修練、如何讓自己一步步的強大起來。直到我看見了第一個人族,我才明白原來我不是本該存在於森林之中的猛獸。

那是一名身材粗曠高大的人族,於年僅15、16歲的我而言,是如同救世主一般的存在。他對我說:「小姑娘,你迷路了嗎?是要回村子嗎?」

我其實聽不懂他在說什麼,畢竟我打小生活於此,根本不會人族的語言,我用疑惑的表情看他,扯著呀呀呀的干嗓想讓他知道我住在這。

我看着他的眼神閃過一絲莫名的情緒。我看不明白,那情緒轉瞬消失,我什至來不及捕捉。隨後他的表情讓我覺得莫名的想信任他,是因為看起來很溫柔嗎?我不明白。溫柔是什麼?

於是我跟着他走,走到了一個村落之中,村落之中有很多很多的人族。這讓我感覺到很新奇,我發現了這人的同伴每一個都叫我小姑娘。小姑娘到底是什麼?是一種稱呼嗎?他們替我取名叫小姑娘?我娘,屠霍,泰山府君,蕭昱澤,御沉,五大上神,還有三界內,所有數得上名號來的大人物,全都出現在了我們面前。

我很清楚,他們不是沖著我來的。他們的目標,是景炎!

之前我娘他們說什麼是魔界有重要事情發生,搞了半天,是去搬救兵去了。

這樣偷偷摸……

《少年摸骨師》第554章這是在找死 哪怕是李茹菲這等人物,竟也嚇的俏臉煞白。

斗狗場內,除了林天成一人不動如松,其他人莫不是肝膽俱裂。

看見李茹菲這邊也有好幾個女性摔倒在地,林天成深怕傷及無辜,立即大聲道,「大家不要驚慌,沒事。」

徐建平身為暗勁大成高手,跑的又快又穩,因為跑在最前頭,又聽到林天成的話,就回頭觀望了下。

見世界末日並沒有到來,兩聲巨響后斗狗場內也沒有其他什麼變化,徐建平停下腳步,但依舊是滿臉警惕。

其他人也聽到林天成喊話,沒有感覺到地動山搖,幾個膽大的也停下腳步,開始安撫人群。

「不要驚慌,沒事了。」

「都別跑了,沒什麼事……」

在幾個人的大聲安撫之下,人群總算平靜下來,但每個人臉上依舊寫滿驚恐,心中也充滿警惕。

丁桂華爬起身,身上滿是腳印,他左顧右盼,「剛剛發生什麼事了?怎麼會那麼響?」

聞人平昌也在四處掃視,「嚴冬呢?」

「聞人總,嚴冬在這裏。」斗狗場角落有人大喊。

聞人平昌立即跑了過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嚴冬躺在地上,一邊臉頰已經稀爛,早已經不省人事。

當然了,嚴冬雖然遭遇重創,但並沒有生命危險,主要是因為他緊要關頭放棄抵禦隨風飄蕩,化解了鐵砂掌的不少力道。

李茹菲一隻手緊緊抓住李小藝的手,看見場面並未失控,一顆心也稍稍放下,美眸在林天成身上連連流轉。

慢慢地,全場所有人都安靜下來,目光齊刷刷落在林天成的身上。

雖然大家不知道之前發生了什麼,但林天成毫髮無損,嚴冬不省人事,這已經足夠了。

丁桂華和聞人平昌兩人臉色鐵青。

今日丁桂華的朋友裏面,來觀看斗狗的,並不只有聞人平昌一人,還有其他幾個大佬,他們的保鏢也戰戰兢兢擋在林天成面前,將林天成半包圍圍了起來,只是距離林天成起碼有五六米之遙。

林天成皺了下眉,前踏一步,『嘿』了一聲。

這一次,林天成並沒有啟用揚聲器,但幾個保鏢還是嚇的一下跳開幾步,面色說不出的難看。

至此,丁桂華哪裏還不清楚,他今日大勢已去。

丁桂華心中對林天成怨恨萬分,卻不敢直面林天成的鋒芒,他對李茹菲遙遙拱手,「李總,今日丁桂華心服口服。」

雖然林天成很厲害,但李茹菲也不敢叫林天成把丁桂華留下,她臉上露出幾分淺笑,「承讓。」

丁桂華和聞人平昌等人沒敢逗留,轉身離開。

有人拍李茹菲馬屁,「恭喜李總。身邊又添一員猛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