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主管淡定的說:「我想進來那還不是很簡單的事情,看見門口的記者了吧!時間差不多了的話,我們就回去吧!」

陸英沒拒絕,他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就和許主管一起出去了,助理老老實實的跟着。

當陸英出現的時候,圍堵在門口的記者已經瘋狂尖叫起來。一個個磨拳擦踵的,好像陸英是什麼獵物一樣。

他們等了這麼久,總算是等到陸英出現在這裏了,那可不是要逮着陸英問問題。

一大群記者蜂擁而上,話筒懟着他的臉問:「陸英,請問這兩天你一直遲遲不露面是什麼原因啊?」

「關於之前被爆料你猥褻未成年少女,隨後就被爆出陸昊的事情。陸昊的事情是不是和你有關係,對於這件事你怎麼解釋?」

「針對這件事,你好像一直都沒有做出任何回應。如果不是你的話,為什麼你一直都沒有做出任何回應呢?」

記者的問題一個接着一個,好像今天陸英不給她們一個解釋,他們就不會離開似的。而且一個個問的問題都是緊隨其後的,看樣子是早就準備好的,就在這裏等著自己呢。

陸英也不着急生氣,他眼神對着這麼多的鏡頭也不膽怯,自己是非常淡定地笑了笑說:「你們說的這些都不是問題,首先,事情我沒有做過,自覺問心無愧。」

「其次,陸昊的事情和我沒有關係,你們如果想要知道具體的回答,不如去想想該怎麼從警方那裏得到答案。」

陸英這回答也沒什麼問題,但是很容易被其他人給抓到把柄。

有記者窮追不捨地問:「陸英,在你出事之後陸昊就出事了,這算不算你的團隊在暗箱操作呢?只是一種洗白你的手段?」

這問題就連許主管聽到了都很不高興,這記者是哪家的,怎麼這麼不會說話?不是都已經說了嗎,這事情和陸英沒有關係,還要和陸昊扯上關係!

陸英不怒反笑,他看着那記者悠閑地說:「我不知道你這種人是怎麼當上記者的,記者不是追求的都是事實嗎?在你問我這種問題之前,你可想過你說的這些是不是事實?如果不是的話,這算污衊誹謗嗎?」

記者沒想到陸英會反問自己,臉上頓時白了下去,顯得很是尷尬。

他很快就穩定情緒,面上恢復常色,繼續說:「如果跟你沒關係的話,那你能不能解釋一下,為什麼陸昊出事會在你後面?而且被爆料的還是同一個受害人?」

許主管的臉色陰沉,她推了一下眼鏡,像強勢的擋在了陸英的前面,目光深沉地盯着那記者說。

「沒有證據的事情不要亂說,即便你是娛樂媒體也不行。至於陸昊的事情,相信警方這邊很快就有回答了。」

。 「我去你丫的!」

何瀟瀟把眼睛一瞪,差點把滑鼠都給摔了。

敢情對面的這個燼是故意讓她給鈎中的,為的就是讓她能夠踩到放在自己腳底下的陷阱。

這尼瑪四朵蓮花同一時間放在防禦塔的內側,這說明了什麼。

燼同一時間身上只能擁有兩朵蓮花陷阱。

兩朵佈置完之後則需要等待二十多秒的填充時間。

也就是說對面的這個燼在20多秒前,就已經開始在防禦塔內側佈置陷阱了。

這是早就料到了?

何瀟瀟有些不可置信。

不過,她還沒有驚詫完畢。

葉飄那邊就開始繼續操作起來。

錘石的第一時間暴斃,立馬就把後邊的金克絲暴露在防禦塔下了。

只聽到噔地一聲,防禦塔就開始攻擊起金克絲來。

「你們快上呀!」馬成急忙喊了一聲

這時候的小魚人和螳螂兩人才剛剛的走到藍色方石頭怪前面的那一撥草叢中。

兩人在馬成地喊叫聲下,立馬就越出草叢開始朝葉飄發動攻擊起來。

砰地一聲。

葉飄直接就先在金克絲的腦袋上打了一槍,金克絲原本就被葉飄消耗過一點血了,此刻又被防禦塔打了一下。

身上的血量直接就剩下了一半。

葉飄剛剛補兵的時候故意留下了兩發子彈,此刻這一發子彈打完,那麼下一發子彈就是百分百暴擊的第四發子彈。

這時候防禦塔又打了金克絲一下,金克絲只剩一半的血馬上就只剩下了五分之一左右。

被防禦塔打了之後,葉飄的第四下攻擊此刻也是後腳而至。

一道刺眼的暴擊傷害在金克絲的頭上升起,金克絲直接就變成了一具屍體躺在了地上。

「我艹!我就這麼沒了?」

馬成沒有想到對面這個燼的傷害這麼高。

他想着對面的燼至少要打三槍才能把他給打死,沒有想到,只要兩槍,兩槍就把他送回了水泉。

四人越塔,還沒有建功,就已經暴斃了兩人。

而剩下的小魚人和螳螂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

只得硬著頭皮上來和塔下的葉飄打。

葉飄在塔下一個打2個,優先攻擊被防禦塔攻擊的螳螂。

螳螂這個小脆皮在防禦塔和燼的雙重攻擊下,很快就變成了一具屍體躺在了地上。

「獲得白銀寶箱一隻,是否打開?」

「白銀寶箱開啟,獲得華夏幣10000。」

可憐的螳螂皮脆血少,此刻強行用頭來頂着葉飄和防禦塔的傷害。送上自己人頭的同時,也為葉飄送上了10000塊的大洋。

「正是苦了你了,小螳螂。」

葉飄同情地看着呈大字型死在自己腳下的螳螂。

「越塔有風險,強殺需謹慎。」

葉飄在直播間中送給了廣大觀眾朋友們一個真誠的忠告。

不過,螳螂的這次越塔也不是沒有效果的,至少他和小魚人兩人對葉飄造成了大量的傷害。

而小魚人作為對面最肥傷害最高的一個英雄,此刻直接打滿了QW所有的傷害,除了因為大招還在冷卻當中無法使用,他的手上還有一個E技能沒有使用。

小魚人看着場上橫七豎八地躺着的隊友屍體,一時間一股中二之火開始在心中熊熊地燃燒。

「我可是承載了三個隊友信念在身的小魚人,隊友們你們一路走好,此刻我必殺對面的燼!」

此刻的葉飄剩下了不到80點血,而小魚人還剩一半的血,而且他手上還有一個E技能沒有使用。

E技能古靈精怪,不禁能夠躲避傷害,還能造成傷害。

「終於能殺死他了。」

馬成和呂標兩人在一旁舒了口氣,說實話,對面這個燼這一手的蓮花四連炸直接帶走錘石的操作,差點就讓他們強殺的計劃泡湯。

看到此刻只剩80點血左右的燼,他們覺得結局已經定。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葉飄已經走到了防禦塔旁邊的牆壁旁邊。

「不好,他要閃現!」

呂標和馬成兩人驚呼了一聲,話音剛剛落下。

只見葉飄已經走到了前邊,直接按下了閃現,瞬間身上就閃起一道閃現的光芒。。

呂標和馬成的聲音還未落下。

「莫慌,我也留了一個閃現!」

只見汪群自信地笑了笑,在葉飄閃現的那一瞬間,他也閃現跟了上去。

汪群的反應非常地快,幾乎就是葉飄閃現,他也同時閃現。

「汪哥牛比!」

兩人看到汪群的小魚人閃現跟上去,不禁讚歎了一句。

不過,令幾人匪夷所思的事情發生了。

小魚人和燼幾乎是同時閃現的,但是小魚人閃現到牆壁那邊的時候,卻沒有看到葉飄的影子。

「人呢?」

「對面的燼去哪了?」

而這個時候,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

葉飄和暖暖直播間中的彈幕卻已經炸開了。

「666!」

「尼瑪,葉神簡直就是我見過的最秀的主播。」

「從此以後我就是葉神的鐵粉,誰要是敢說我葉神不行,我第一個就和他急。」

「葉神牛比,自從到了你的直播間中,我都不知道跪了多少次了,但是我決定這一波還是給你跪了。」

此刻的場上,小魚人在牆壁的那一邊。

而葉飄呢,竟然還在自己的塔下。

原來剛剛的他並沒有閃現過牆。

他是故意走到牆壁按下閃現的,而閃現的方向卻不是牆壁那邊。

而是自己的防禦塔之下。

也就是說葉飄從防禦塔下跑到牆邊,然後又閃現到了防禦塔之下。

等於跑半天還是在原來的位置沒有動,而對面的小魚人卻誤認為葉飄要隔牆閃現逃跑。

所以在葉飄按下閃現的那一剎那,他都沒有看葉飄閃現的方向是哪裏就直接隔牆閃現過去了。

他被葉飄玩了個心理戰術,因為一般人都會想當然的認為葉飄大老遠的跑到牆邊就是為了隔牆閃現逃跑的。

「我…」

此刻的汪群只能隔着牆看着那邊的葉飄清完了小兵之後,在塔下原地回城的畫面,一時間淚流滿面。

四人塔下強殺,結果死了三個人,對面的燼還是活的好好的。

看着對面的燼在塔下回城,而塔下有沒有兵線,E的距離又不夠,

這根本不可能殺掉燼了,一時間汪群只能灰溜溜地往草叢裏鑽,在草叢裏面回城了。

而這邊的葉飄卻在即將回城的最後一秒,突然取消了回城。

他看着遠處草叢中正在回城的小魚人,輕輕地一笑。

此刻他的大招好了。 對於死靈法師來說,成為被神座所束縛的神靈,是絕大多數死靈法師,乃至是法師們所不會選擇的道路。

作為宇宙真理的追尋者和探求者,在法師們的眼裏神靈也只不過是更強大的法師而已,他們並不認為自己需要去信仰、崇拜一位神靈,同樣也不願意去成為一位神靈。

在他們看來,信仰只會成為束縛,桎梏自己對宇宙真理的追尋和探求。

尤其是成為神靈之後,會受到信仰的影響,甚至失去自我,這尤其讓法師們不能接受。

這簡直就是成為信仰的奴隸!試問高傲的連神靈都不放在眼裏的法師們如何會讓自己連自我都失去?

但神靈的力量卻又讓這些法師們感到羨慕和嚮往,畢竟神和人之間的差距還是很明顯的。

於是乎法師們便開始研究如何成為神,卻又不會被神座、神職、信仰這些不必要的東西所束縛的方法。

其他法師是如何做的陳墨並不知曉,在法術書上也只記錄了死靈法師們在面對這個問題時所可以採納的幾種方法。

方法之一,是塑造一個傀儡,然後將神格裝在傀儡上,以此來駕馭神格。

這就好像有人自己搭了一個伺服器,然後從別人那裏拷來的遊戲裝進去運行,雖然你可能因為自己不是程序猿而沒法自己改數據什麼的,但是拿着管理員許可權,你能做到的事情並不會少,只是相對麻煩一點而已。

對於大部分死靈法師來說,要做到這一點並不太難,就好像陳墨手上的海神神格一樣,儘管每次使用的時候都要通過召喚海神化身的方式來發揮它的力量,但至少這份力量是為陳墨所用的。

而另一種方法則是將神格交給受自己的手下來使用,並且通過各種手段來約束這個手下,從而分享它的力量。

這就好像你有個好兄弟,他自己做了個伺服器玩私服,你作為好兄弟分享到了管理員許可權,雖然不是最高許可權,但也大小差不太多,實在不行還可以讓好兄弟自己開管理員賬號幫你弄,問題也不是很大。

這兩種方法在本質上都沒有什麼區別,都是通過另一個存在來使用神格成為神靈,而死靈法師通過各種方法從中分享神靈的權柄和力量。

只不過一者連自我意識都沒有,就只是個提線木偶,而一者是自己忠誠的屬下,儘管擁有自我意識,但對於死靈法師來說各種手段都足以保證手下對自己的忠誠。

只是這兩種方法說到底都是通過別人來使用神格,中間隔了一層,多少有些使用不暢不說,神格所帶來的好處也是享受不到的。

要知道神靈除了自身神職所帶來的各種權能和力量之外,還有一個最關鍵的好處那就是神靈是不朽的。

儘管對於死靈法師來說是不存在什麼東西是不死的,死靈法師自己也有很多種手段和方法能夠達成永生,但和神格所帶來的不朽相比,還是有着很大的差距。

因此對於有些死靈法師來說,他們會用其他方法來使用神格,讓自身沾染神性和神格所帶來的的不朽以及其他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