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關心他,強行要跟着過來,結果就換來這待遇,沈棠有種自己被渣男渣了的錯覺。

「誰——」

洞外望風的武膽武者倏地起身大喝。

洞內的郡守以及同僚也應聲警惕。

沈棠二話不說,提劍殺上去。

祈善面上似蒙了一層寒霜,冷冷看着警惕的郡守,冷笑:「不見籬間雀,見鷂自投羅!」

右手一揮,數道文氣張開成羅網狀。

目標直指郡守。

郡守與貼身護衛的客卿也意識到危險,後者上前以武氣將羅網震開,前者稍退一步,預備發動文心。誰知正是他後退的一小步,一腳踩中言靈陷阱,狼狽就地一滾才躲開。

「爾等是誰?」

郡守怒不可遏!

他習慣高高在上,從未想過自己會有今日。本來被人算計到這一步已經夠火大,沒想到狼狽逃竄途中還被陌生人截殺。

祈善在叢林間解除了表面偽裝。

恢復熟悉的外貌,一襲儒衫,頭戴玉冠,腰佩深青色文心花押,優雅從容地走了出來。

沈棠幾乎壓着那名武膽武者打,另一人見識不好上前助陣。於是形成了沈棠一拖二,祈善和郡守遙遙相望的局面。郡守見到祈善,微微詫異地睜圓了眼睛,他對此人有印象。

那個畫技不錯的年輕文士。

跟某個「故人」同名同姓同字。

看這個架勢,來者不善。

郡守神色凝重,一小部分注意力放在沈棠和兩名武膽武者身上,另外大半放在祈善身上。

「本府不記得得罪過先生……」他確信自己跟此人僅有一面之緣,即便當時招待不周,略有怠慢,但也給予重金作為報酬,自認為不算失禮得罪。此人為何要對自己落井下石?

祈善深深看着郡守,倏然對郡守冷嘲道:「不記得?你說這話虧不虧心?祈善,祈元良!這個名,這個字,敢說沒得罪?多年身居高位,養尊處優,將你腦子養廢了嗎?」

話語中的信息量讓郡守瞳孔細顫。

彷彿全身血液都被抽空,手腳冰涼,心肝亂顫,一股發自內心、抑制不住的恐懼將他籠罩。

「你、你是——祈元良?」

怎麼可能?

這人怎麼可能是那個祈元良?

「是啊。」祈善露出一縷極其不和諧的獰笑,「故友重逢,晏城是不是非常非常非常喜悅?」

郡守:「……」

見鬼的喜悅,他現在只想拔腿就跑。

儘管理智告訴他,眼前這人不可能是他認識的祈元良,但後者身上不加掩飾的殺意卻在明晃晃告訴他,這個自稱「祈善」的人即使不是祈元良,也是祈元良認識的故人。

他是真的想殺了自己!

郡守慌神,勉強道:「元良……」

他一喊,看到祈善面上濃郁的譏誚之色,郡守倏地福至心靈想到什麼,大喊道:「不,不對,你不是祈元良——少用他的身份裝神弄鬼,說,你究竟是誰!」

沈棠也在大喊。

「祈元良,你好歹當個人吧!」

這就是所謂的「文士歸他」,這倆不幹架,就杵在這裏打嘴炮?

7017k璇風瓑浼氬啀璇.. 那年忘帶饕:我也不確定,我就是個人感覺。他們入益州也不可能推的怎麼樣,我們雖然打不過他們,但是實力也不比他們差多少,所以他們遠征過來肯定也占不到什麼便宜。

而且他們的重心應該是把我們趕回益州,安荊州人的心,然後就可以快速進資源州發育,而不是與我們陷入戰爭泥潭中拖廢他們。

所以我個人覺得他們不會大舉進攻白帝,當然了,他們肯定會先搶奪白帝,然後憑藉著免戰時間去推我們南陽。

那年忘帶饕向著酒|呂小布解釋了一下自己的看法,也是向其餘人解釋了自己的看法。

酒|呂小布:就算是你說的這樣,那我們也沒辦法不守白帝,因為這是一個赤裸裸的陽謀。就算我們看出來了,總不能不守白帝讓他們直接長驅直入吧?

末路天堂:小布說的對,不管是不是這樣,我們都得守住白帝。

那年忘帶饕:所以說我準備讓二團跟二盟在白帝守住,其餘人全去南陽,你們看怎麼樣?

指揮官那年忘帶饕的戰略看起來沒什麼問題,而且真要快速實施的話,白帝城應該可以先一步搶到手,這樣的話白帝之圍暫時可解。

末路天堂:你的意思是讓二團幫助二盟打關口,然後二盟騷擾對方要塞群,二團協助二盟守住白帝,我們死守南陽?

那年忘帶饕:是的,不過我們打不過揚州,這點很麻煩,就算在白帝拖住了對面的一部分人。恐怕我們也反推不了他們,而且他們也不是傻子,南陽失利估計會放棄白帝快速調兵回援。

雲淡風輕:我個人建議我們來一次破釜沉舟,學習一下當年的霸王項羽,不破南陽就等死!直接放棄白帝,將白帝關口全交給二盟,只要讓二盟拖一會時間,我們全面猛攻南陽,趁他們調兵裝作攻取白帝的時候將其一掃而空,然後立即回援白帝!

具體施行的話,全盟在白帝關口建立要塞而且得靠前,放條路出來給二盟可以攻城。然後讓呂小布的二團幫忙攻城,城池一旦攻下不要急著調兵南陽,直接秒回,然後再調兵回南陽,別忘了前排要塞留下一些斯巴達給對面看。

最後就是南陽方面,我們剛開始先放緩抵抗,製造兵力不多我們全在白帝的假象,幾隊幾隊的駐守,也不要進攻。等對面白帝發力的時候再全面進攻南陽,此時他們想回援的話白帝必被推而且南陽還要損失一片區域,要麼就跟我們互換。

雲淡風輕是一團的團長,此時他也提出了自己的想法,這種想法與指揮官那年忘帶饕不謀而合,是在那年忘帶饕的基礎上更加細化而且更具有成功的可能性的方法。

那年忘帶饕:這個想法好!我贊成這個戰略!

酒|呂小布:俺也一樣!!

群里雖然有著七八個人,但實際上就他們四個人在談論,表決也是,剩下的四個人不知道是有事還是懶得摻和無所謂。。。

末路天堂:那好,既然你們都同意,那就按照這個來吧!那帶套的你去發郵件叫他們建立要塞吧,我去找二盟說一下!

等了一會,也沒見到還有人贊成或者反對,末路天堂就拍板決定了。

酒|呂小布:好的!我也去跟我們團的人說下!

酒|呂小布帶的二團是真的要去參戰的團隊,他們是真的要幫助二盟破關,其餘的只需要建個要塞就好了。而且什麼時候調離隊伍留下隊伍也有要求,必須得提前打聲招呼。

。。。

黃天十分清楚,很多玩久了的老玩家,對管理職位,特別是新區的管理職位,並不是十分熱衷,甚至是排斥。

因為新區代表著萌新多,萌新多雖然意味著好玩,但同時也代表著難管理屁事多等等。

不像是老區,團長需要做好督促團員執行好指揮官的命令就夠了,這裡面的團長不止要這樣還要做一堆的屁事,所以也就很多人不想當管理了。

而那些管理也並沒有表面上那麼風光,說什麼就是什麼。

下面管的可是人,不是普通的動物,人總會各種不服,更別說這還只是一個遊戲,沒人喜歡現實中被人管遊戲里還被人管著。

管理除了遭遇那些以外,還有出事的時候,是肯定還要充當背鍋俠的,不管你喜不喜歡背,也不管你決策到底多好,反正只要是失利了,你就得背鍋。

總會有團員抱怨,這時候你就要出來背鍋緩解他們情緒,不能讓他們一帶多傳染下去,而踢是更不可能,總不能因為人家說幾句抱怨的話就踢了吧!

當然了,大部分新區的管理都是一些所謂的老玩家其實是混子,整天混日子裝逼度日,實際上對於如何當個管理壓根不懂。

關鍵是他們在同盟打仗順風的時候,喜歡指點江山,揮斥方遒,而稍微一進入逆風直接就潛水裝死甚至直接躺屍一賽季。

最噁心的是,最後出來說一句要不是因為我有點事那段時間玩不了,怎麼可能會輸。

好像輸贏都和他有關一樣,實際上和他沒半毛錢關係。

但是有些管理是真的會玩,他們大多都是老區備戰來的,拉幾個老友下新區直接就可以拉起來一個大盟。

黃天見過最狠的一次就是有四個人吧,一個人去一州,結果益州、揚州、青州全是認識的,看起來打生打死實際上幾個人早就背地裡安排好了。

而另外一個去的是并州,他並沒有成功上位盟主,而是當了副盟主,不過哪怕是這樣也是真正的并州說話算數的人,一直管著外交。

這是黃天第一次去的區,最後得知真相的他怒而退游。。

所以這也是為什麼黃天在給全盟軍費獎勵的同時重賞管理的原因,就是想要某些人知道當管理的好處。

當管理不需要你隊伍有多好,而是需要你的腦子以及能力。

隊伍好的那是高戰,他們也不缺錢拿錢只能哄住部分高戰,大部分的高戰都看不上這點錢的。

對於那些高戰而言要談心,談情誼。而對於那些老油條來說,談的就是這些錢,你干不好你就下去讓別人來!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爸,你這到底是想讓我好好和言景祗在一起,還是希望我們倆散呢?」盛夏哭笑不得地問道。

父女倆人高高興興的說着話,誰也不再提剛才那些沉重的話題。

時間一分一秒在流逝,沒一會兒,就有人走了過來,沉聲道:「時間已經到了。」

盛夏猛地從椅子上站起來,她依依不捨的看着盛歷,不願意離開。

盛歷擺擺手道:「不用擔心我,夏夏,在外面照顧好自己。爸爸答應你,我在裏面也會好好的,不讓你擔心。」

一直以來,盛歷都是盛夏的天。如今這天都已經不在了,他唯一能給盛夏的也只有安慰了。不管怎麼樣,只要盛夏能過的高興,他就覺得滿足了。

盛夏依依不捨的看着盛歷,今天她走的早,來的時候也沒有帶什麼東西給他。看見有人要帶盛歷離開,盛夏忽然喊道:「爸,我會乖乖聽話,爸你也要好好的,我還在外面等着你呢。」

「好,快回去吧。」盛歷回頭沖着盛夏微微一笑,強忍住心底的不舍。

父女倆就那樣站着,其他的話都沒有說,但彼此都明白彼此的心意,有些默契就在無言之中。

工作人員帶着盛歷離開,另外一個工作人員帶着盛夏離開。父女倆背道而馳,朝着不同的方向走去。

盛夏心裏在滴血,下一次見面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盛歷還沒有判決下來,興許這一等又是好幾個月,盛夏覺得她無法忍受。

走着走着,她的眼淚忽然大滴大滴掉落了下來,不敢回頭去看盛歷。

就在盛夏快要走出去的時候,她頓住腳步回頭看了一眼,發現盛歷也正回頭盯着自己。

盛歷擺擺手用口型道:「回去吧。」

盛夏明白他的意思,點點頭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轉身就離開了。這一次盛夏走的很快,她擔心自己在那裏耽誤的時間太久,她越是捨不得。

有些事情不是自己想要就能做到的,她知道,從今往後,再也沒有人能一直守在她身後,在她不高興的時候摸着她的腦袋輕輕的說:「夏夏,爸爸在呢。」

一扇冰冷的鐵門阻擋了父女倆的視線,盛夏即便是回頭也看不見盛歷的背影。盛夏再也控制不住,快速的往外走去,她擔心自己繼續待下去的話她會控制不住,她擔心自己會衝上去要將盛歷帶走。

盛夏匆匆忙忙的沖了出去,言景祗正在外面等著。他靜靜的站在樹下靠着,一隻手插著口袋,一邊在抽煙。看見盛夏的身影,他停頓了半晌,然後將煙給掐滅了。

盛夏一聲不吭的走了過去,她低着頭咬着下唇不說話。她走到了言景祗面前站定,低着頭看着自己的腳尖。

言景祗微微抿唇,看了她一眼之後轉身離開了。

盛夏跟着他一起出去,在快走到車門那裏的時候,盛夏忽然揪住了言景祗的胳膊。

言景祗回頭,還沒等他說什麼,盛夏已經撲入了他的懷中,將自己擋的嚴嚴實實的。

。 部解禁后,《抉擇》才會加快進度,到時每天都會有更新。

——————————————————————————

很多年以後的國家主席曾經若有所思的說起自己少年時的一件事。

那時候,他才十六歲,很是調皮搗蛋,總是老師最操心的對象。某天,他和同學翹課去打電動,結果在遊戲廳里,他和同學都聽到幾個少年的談話。是關於一部電影的談話,根據那幾個少年的話,幾乎把那部電影形容得天下少有,絕對的經典。單隻是裏面的那些電腦特效就跟荷里活不相上下,在其他方面更是強過百倍,那戰爭場面做得簡直就是真實再現,血腥暴力之極。

他和同學聽到如此天花亂墜的吹噓,立刻動心了。當晚,他和同學相約一起去電影院看那部電影。顯然,他沒想過,這類暴力場面極多的電影很有可能是限制級的,不大可能允許十八歲以下的人觀看。後來主席提到這裏時,不禁露出了智慧的光芒。

當他們到了電影院后,沒有任何的阻攔,因為這部電影級別放得極寬。他們順理成章的走進了電影院,當他們走齣電影院后。每一個人都變了,後來主席拿出了全副精力讀書,終於成為了主席。而他的幾個同學在各個方面都有了成績,有的是著名商人,有的是著名科學家。

人們的好奇心在此刻尤其旺盛,他們紛紛追問主席究竟在電影院裏看到了什麼?為什麼會那麼忽然轉變?

主席淡淡的說道:那部電影的名字叫《漢威》。

但凡年紀上了四五十的人聽到天威二字,立刻就出了哦的一聲,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顯然,他們已經明白了。但是年輕的卻不明白,所以他們繼續追問。主席依然淡淡的說:你們,看了就知道了。

不明白的人都很焦急的找來了這部電影,當他們彙集一堂看完這部電影后。他們紅着眼睛嚎叫起來,渾身都是使不完的精力,恨不得找些什麼東西來砸,恨不得立刻走上戰場,恨不得立刻見到敵人的鮮血漸灑在面前。

天威,大漢天威!

聽說張東郎的《漢威》明天就要上映了!你去不去?

當然要去看,他可是我最喜歡的演員。

《漢威》要上映了。

什麼?你連這部電影都不知道?

別告訴我你不知道張東郎。

對了,就是他導演的。

好,我們明天一起去。

宣傳是有的,只不過,與十四億的投資卻顯得極其不配。這卻不是魅影的過錯,因為阿郎知道在歷史上隨時可以數得出太多的,宣傳強勁投資巨大的大卡士,結果卻遭到滅頂之災的例子了。與其不切實際的浮誇一通,不如以影片自身的實力來博取勝利。

從前期準備到後期製作,阿郎一手操辦了這部電影。至於宣傳這個不可缺少的環節,他則交給了魅影屬下辦理。畢竟,人家是專業的。當然,屬下拿出來的方案也讓阿郎很滿意。

沒有巨大得傾國傾城的宣傳攻勢,也沒有對媒體胡亂吹噓的記錄。甚至對待媒體的態度也顯得很無所謂,正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以免引起過度的吹捧。整個宣傳方案的立足點,就是在於阿郎自身在中國乃至全球的個人魅力,以此為憑藉展開其無以倫比的號召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