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也很排斥女人,畢竟四年前如果不是自己被下了葯,難以把持,怎麼會犯下那麼大的錯誤,和唐柒柒硬生生蹉跎了四五年之久?

所以這四年,對任何異性敬而遠之。

他甚至懷疑自己性冷淡,對這方面絲毫不熱衷,甚至覺得噁心。

可現在……

他哪裏是性冷淡,只是遇到的人不對而已。

這個小丫頭毫無章法的吻,輕而易舉的喚醒沉睡中的猛獸。

「小傢伙,你這也叫吻嗎?」

他的聲音沙啞至極,呼吸的熱氣也是濕漉漉的。

整個人,像是陷入泥濘一般,無法自拔。

「啊?不算嗎?」

她歪著腦袋,一臉茫然。

封晏聽言無奈笑了笑。

看來,陸昭沒教會她什麼,她如同一張白紙一般。

他不想深究她為何懷上陸昭的孩子,也許和自己一樣,是不得已的意外。

沒關係,只要他們的未來是屬於彼此就好了。

他大手穿過她蓬鬆柔軟的秀髮,扣住她的後腦勺,薄唇深深地吻了上去,唇齒交纏,動情而忘情。

「唔……」

她覺得很神奇,感覺他好厲害的樣子,自己很快沉淪。

她覺得身體彷彿不是自己的了,身體的溫度越來越高。

他也不再冰冰涼涼,也跟着熱了起來。

兩個人就像是火爐一般,貼著彼此,彷彿要把對方蒸發乾凈一般。

不行不行,太熱了……

她要遠離他。

。 江小小不知道這一出,當然更不知道王主任還真把江詠梅當成自己姐姐,甚至跟招工考試的人員提了一句。

底下的人自然都是看王主任的眼色,王主任既然這麼說,自然大筆一揮。

江詠梅就算考試考的不合格,也一樣會被提拔上來。

更何況人家江詠梅還真考上了,畢竟這麼多女知青裏面選拔出來的話,江詠梅本身確實是學歷拿的出手。

這邊兒江小小在食堂里忙活,王主任拎着煙和酒送了過來到把她給弄得一愣。

「主任,聽說過給領導送禮的,可沒聽說過領導給手底下的人送禮的,再說了,您送的這東西煙酒跟我都不相配,您這是啥意思啊?」

江小小最近一直擔心顧傑,可是本職的工作也不能落下。

「這東西啊,是昨天晚上你姐姐送過去的,說是代替你去感謝我的。我可真不用你感謝!你好好的做好你的本職工作,那你就是真心的謝了我了。

我可不希望你這小姑娘家家的,心裏老藏着這些事兒,主任今天把話跟你說明白。你只要好好乾乾的,干出成績來,那就是給我臉上爭光,就是給我送了多少的禮。」

王主任的話,讓江小小一愣,「我姐姐?」

「怎麼江詠梅不是你姐姐嗎?難道她冒名頂替?那這性質可就惡劣了。」

王主任的臉沉了下來,他都沒想到有人膽子會這麼大。

江小小笑道,「你說的是江詠梅啊,名義上她的確是我姐姐。」

心裏一下子明白,恐怕江詠梅是打上了雲山飯店招工的主意。

不過江小小不會故意壞人家的事。

江詠梅和自己的恩怨,還不至於自己專門去給別人使絆子。

但是江詠梅想要打着自己的名義,那也休想。

「聽你這話里的意思,你這個姐姐和你關係不好?」

王主任心裏倒是咯噔一下,不會自己好心辦壞事兒了吧。

「她叫江詠梅,不過不是我的親姐姐。是我后媽帶過來的,理論上來說是名義上的姐姐和我毫無血緣關係。」

江小小把關係說的明明白白,也就是告訴王主任,這可不是我親姐姐,您可別把人情使錯了地方。

王主任一下子就明白過來,看樣子對方還真的給自己來了一個狐假虎威。

「行,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放心。」

「不過這東西還得你送回去,你就告訴你姐,好好的去參加考試,甭在這裏動這些心眼子。」

王主任有點兒生氣了。

居然想瞞天過海,藉著自己的勢頭,順利考上雲山飯店。

這不就是心術不正嗎?

這樣的人自己怎麼可能弄到自己手底下來幹活兒。

本來江詠梅的成績是可以板上釘釘的,結果王主任一生氣,直接到招工辦,指明了誰都可以錄取,就這個江詠梅不行。

工作人員剛才剛剛把名字寫上去,嚇了一跳,急忙又把名字給劃了。

心道,看來這個江詠梅可是把人給得罪狠了。

三天之後,江詠梅和羅母十拿九穩的過來看張榜公佈的名單,結果從頭看到尾,愣是沒有看到自己的名字。

江詠梅不相信,看了兩遍,真沒有自己的名字。

「怎麼會呢?那天那個王主任不是答應的好好的,再怎麼樣,以你的成績也應該能上了榜!」

羅母不相信,本來想好了他們走這一步,就是打算好了,藉著江小小的名義,一定能上了名單的。

江詠梅這一下心情沮喪到了極點,丈夫已經到捲煙廠報名。

而自己本來以為也可以到城裏來,沒成想居然落空了。

「媽,要不然您去找找江小小,把這事兒就是她一句話的事情。」

江詠梅沒法子,這兩天一直請假沒去地里上工,這日子過得這麼舒服。

猛然一下讓她去地里幹活兒,想一想江詠梅就不樂意,自己男人現在都不在家,家裡冷冷清清。

這兩天婆婆跟她在家裏,好吃好喝的伺候上。

可是過一陣兒婆婆也走了,難不成留下自己一個人在這裏?

羅母笑眯眯的和顏悅色道。

「江小小到底是你妹妹,你去說最合適。你們姐妹倆有什麼話不能說啊?畢竟我是外人,隔着一層。有些話還不好說得這麼通透。」

她又不是不知道那個江小小厲害著,自己過去那不是誠心找懟。

就算她是長輩,可是羅家的人也管不著人家江家的閨女啊!

「媽,還是您去吧,哎呦,我肚子疼,媽您就心疼,心疼您的大孫子吧!」

江詠梅直接甩臉就走。

羅母呸一聲。

還是知識女青年呢,就看看這德性,要不是看在江詠梅肚子裏孩子的份上,自己還真不會忍她。

這幾天看看江詠梅那德行。

好吃懶做,成天吆五喝六的,拿自己當老媽子使喚。

羅母最終還是妥協了,沒辦法兒媳婦兒肚子裏有自己未來的孫子。

如果有一線機會能讓兒媳婦兒去當工人,誰樂意讓兒媳婦兒去種地。

羅母去了一趟合作社,買了一瓶雪花膏,買了兩桶水果罐頭外加一包桃酥。

拎着網兜,來到了一食堂。

走進一食堂,卻看到食堂里正在忙碌,這會兒還不是吃飯的時間。

趙茹卻一眼認出了羅母,這是江詠梅的婆婆,居然拎着東西來食堂?

稍微一想都能想明白,肯定是為了江詠梅來的,跟最近的招工有關。

她倒是笑着迎了上去,「你好,伯母,您怎麼來了?」

羅母看到眼前年輕漂亮的姑娘,她不認識,有點兒懵。

「你是……?」

「我和詠梅,羅士信以前都是知青點兒的知青,我到一食堂來工作了。您是不是來找江小小的呀?」

羅母急忙點點頭,「是啊,我是來找小小的。」

趙茹招呼羅母坐在桌子那裏,旁邊有人好奇的打聽。

「這是誰呀?趙茹,難道是你家親戚?」

「哪裏啊?這是江小小姐姐婆婆,人家是來找江小小的,哪能是來找我的呀!」

「江小小還有姐姐?」

「有!她姐姐和她一塊兒下鄉插隊了,和我們還是一個知青隊的。」

趙茹積極的宣傳這件事,她倒要看看,江小小要怎麼應付這件事。

當然,她沒認為這件事會讓江小小傷筋動骨,可是冰凍非議與一日之寒,總要讓大家有點兒談資吧。

這種八卦大家都非常喜歡。

。送走了那位磨人的興都電影節監製后,顧明和馬屯現在也得回去準備一下行頭了。

顧明查詢了一下銀行賬號,青桔影視把新電影保底的錢已經打過來了。

扣除之前欠系統的390多萬,足足還有600多萬!

沒錯這次保底的費用是1000萬!

因為之前《東京愛情故事》的票房達到了

《拍電影從諸天開始》第八十二章顧明的思維【三更求訂閱!求月票!】 喬思語從未想過她不是喬勝凱的親生女兒,也從未想過她竟然是顧清明的女兒。這絕對是她二十四年的人生里最震驚的一件事。

想到喬勝凱剛剛說的話,她的心就格外的疼,怪不得喬勝凱在她五歲那年就對自己的態度發生了三百六十度的大轉彎,原來那個時候喬勝凱就已經知道她並不是他親生女兒了。

以前她不明白她到底做錯了什麼讓原本很疼她的喬勝凱突然厭惡她,也不明白一向恩愛的父母怎麼會突然天天吵架,現在總算是明白了……

她的心很疼也很亂,大家都知道她是顧清明的女兒,包括厲默川,卻唯獨瞞了她一個人,那種感覺真的很不好受!

包里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喬思語拿出手機一看是顧清明打過來的,她盯著來電顯示上的「顧叔叔」三個字,突然模糊了視線……

滾燙的淚水一滴滴落在了手機屏幕上,厲默川見狀,眉頭一蹙,心疼的將她摟進了懷裡,「思思……」

「我想回家,默川,我們回家好不好?」現在她什麼人都不想見,什麼飯都不想吃,只想回家

「好!我們回家!」

於厲默川來說,喬思語是誰的女兒根本就不重要,如果早知道認親這件事讓她這麼痛苦難受,那他之前根本就不會答應吃什麼狗屁的年夜飯。

將喬思語帶回家的路上,喬思語兜里的手機一直在響,厲默川冷著臉直接將她手機關了機。

回到家,韓姨立刻就迎了上來,「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不是要在外面吃飯嗎?」說完,這才看到喬思語的臉色不太好,「小語這是怎麼了?」

「韓姨,你先弄點薑湯……今天晚上我們不出去吃了……」

韓姨也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看到兩人的臉色就知道事情還不小,沒有多問她立刻點了點頭,「好好好,在家吃好,我馬上就去準備!」

厲默川抱著喬思語上樓,將她放在床上后脫掉了她身上厚重的羽絨服,「要不要洗個澡?」

喬思語搖了搖頭,伸手就抱住厲默川,將腦袋埋在了他結實的胸口上,「我好冷,抱抱我……」

家裡的暖氣開的很大,可喬思語還是覺得很冷,身子都砸抑制不住的顫抖,厲默川脫了鞋脫了西裝後上|床將她緊緊的抱進了懷裡,想用自己身上的溫度溫暖她!

兩人靜靜的依偎著,誰都沒有說話,也沒有提關於喬思語是身份的事情。

不一會兒,喬思語冰冷的雙手雙腳才漸漸熱乎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房門被敲響,韓姨的薑湯也端了上來。

厲默川起身從韓姨手中將薑湯端過來之後送到了床邊,「思思,來喝點薑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