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吞天一蛤蟆最新章節、吞天一蛤蟆大虛神、吞天一蛤蟆全文閱讀、吞天一蛤蟆txt下載、吞天一蛤蟆免費閱讀、吞天一蛤蟆大虛神

大虛神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稱宗道祖、吞天一蛤蟆、

。 她一邊敷熱毛巾,一邊打量他完美的上半身。

完美的男模特啊。

「怎麼?垂涎我的身體。」

「咳咳……」

她被自己的口水嗆到,懊惱的瞪了眼:「才不是。」

「其實也能理解,你的陸老師花拳繡腿,看著結實,只怕我一拳頭下去就倒地不起了。跟這樣的男人,肯定很沒有安全感吧?」

「你別胡說,陸老師還是很厲害的,他……他只是右手受傷提不上力氣而已。」

她為陸昭爭辯,總不能任由封晏奚落自己的未婚夫,她不要面子的啊?

「哼。」封晏輕蔑的哼了一下,道:「花拳繡腿而已,如果真的遇到了危險,他都無法保護你。」

「封晏,你給我住嘴,不準說他。你要是再說,讓傭人給你敷。」

她有些生氣,就要甩手離開,卻不想封晏一把扣住她的手。

「別走。」

聲音,微微沙啞。

她心頭一顫,轉眸跌入那無盡的旋渦。

「我不說他了,你……別走,好嗎?」

他這話竟然帶著幾分央求的意味,像是她曾經救助的流浪狗。

她於心不忍,回到他身邊。

「你……你和陸老師完全是不一樣的人,不要隨便比較,陸老師人溫柔細心,對周圍人都很好,很有紳士風度。」

「你雖然有些冷冰冰,不好相處的樣子,但我知道你這個人超級有責任心,整個封家的重擔都壓在你身上,你負重前行很辛苦。其實……你也很優秀。」

「在你眼裡,我真的很優秀嗎?」他幽幽的問。

「當然啦,當然,你能把我放了,就更優秀了,你就沒有一丁點瑕疵,完美無瑕如同美玉。」

「那我寧願和和氏璧一樣,缺損一角,有點瑕疵,獨一無二。」

「切,還把自己比喻成了和氏璧,飄了吧你!好了,敷好了,我明天早上再過來給你弄。」

「好。」

他送她到門邊,眼眸跳動。

唐柒柒回屋后喝了一杯熱牛奶,沾枕就睡,雷達不醒。

房門打開,男人慢慢靠近。

哪怕抱著她會引起後背疼痛,他也捨不得鬆開她的身子。

薄唇貼著她的耳畔。

「柒柒,好想一直這樣,永遠抱著你,不再分開。」

夜,深沉如水,靜謐美好。

就這樣過了幾日,封晏回來的時間多了一些,會把工作帶回來。

可好景不長,沒過幾日路遙神色匆匆的趕來,道:「先生,費蘭城那邊已經差不多了,不出所料,陸昭已經對分公司展開了報復性的壓榨行為,壓縮了分公司的生存空間,這樣下去,估計撐不了多久了。」

「沒關係,讓他玩。給我死守住所有的海關、機場,一旦發現他的行蹤就通知我。加強別墅防備,如果他把人給我帶走了,路遙,你知道下場的。」

「是,先生。」

接下來幾天,唐柒柒覺得很不自由。

別墅里突然多了好幾雙盯著她的眼睛,讓她渾身不自在。

她想見譚晚晚,也被封晏阻止了。

她敏銳地捕捉到了異樣,封晏有些煩躁,難道……是陸老師來了?

。 雖然經常有小說里會描述一些主角一旦遇上這種奇奇怪怪帶着各種險惡異象之的地方,就能發現重寶或者武功秘籍,修仙秘法之類的橋段,用來助力主角一步登天,更換地圖。

但顯然這也得先有命出來才行。

畢竟,鬼知道自己到底是天命之子還是倒霉炮灰?

顧七持着長刀壓下視線,一邊僅用餘光環顧四周環境,一邊盡量的減少自己的動靜。

無奈腳下一層厚厚的碎葉,正縫秋末,落地的樹葉早就失了水分,只要一踩就會發出乾脆的聲響。

顧七脊背僵持,不敢再動,一時間進退兩難。

實在是太多了,幾乎每顆樹上都掛了不少。

這些山蛇顏色與樹枝樹葉很接近,環繞各處枝幹上,若不仔細分辨並不惹人注意。

「嘶~!」突然,顧七頭頂串下一條灰褐色摻雜着紅綠斑點的長蛇。

那蛇身細長,蛇頭朝下,窄小呈三角狀,掉落時張嘴吐出猩紅的長舌。

顧七頭皮發麻猛然後退,同時手中大刀揮去,瞬間將那蛇一分為二。

蛇身掉落時,顧七竟看到那蛇的頭頂居然還長著兩個指甲蓋大小的犄角!

卧槽!這是什麼品種的毒物!

不過此時卻不是能驚嘆的時候。

剛剛的動靜,已經引起來周圍其他蛇群的注意,只收刀的一瞬間,顧七就感覺到了無數陰森冰冷的視線朝着自己射來。

他娘了個腿咧!這是要了老子的命了!

再也顧不上其他,顧七拔腿轉身就跑。

嗖!嗖!嗖!

數條灰褐色的蛇從四面八方飛涌而來,顧七手中的長刀揮舞,將迎面而來的長蛇快速斬落與同時腳下發力朝着來路快速飛奔。

然而不斷動作的刀光攪動了原本寂靜的密林,愈來愈密集的長蛇朝着顧七的方向纏射而來。

不僅是樹上的,四周的,連地上也開始越來越多。

顧七腳下速度不減,清瘦的臉上面色平靜如常。手中長刀揮舞,動作乾淨利落。

只是心裏宛如嗶了狗!

NND熊!

這到底有多少呀!

此時距離這片密林的出口還有三分之二的距離,奈何腳下的蛇卻越來越越多,已經影響到了顧七行動的步伐。

顧七咬牙,不得不慢下速度來,同時快速變換刀勢,清理腳邊已經纏繞而來的長蛇。

顧七的臉色微微發青,短短半盞茶的功夫,身上裏衣已經被汗水濕透。

握著長刀的手只有不斷用力才能避免因手心汗水濕/滑,而使得刀柄而越來越難把控。

看來這樣下去不行!

顧七蹙眉一邊手中長刀揮舞,不斷斬殺着纏繞而上的長蛇,另一手往腰間摸索。

顧七腰間佩戴的草藥包用的是『望江南』、『天南星』、『鳳仙花』、『扛板歸』混制后研磨成粉又加入『雄黃粉』混合而成的簡易驅蛇粉,對於一些蛇蟲鼠蟻都有些效用。

特別是其中一味『扛板歸』俗稱(蛇倒退),一般蛇類碰到『扛板歸』都會本能的後退。

可惜之前幾次進南山都沒有遇到過這麼大量的蛇群,因此顧七身上也只帶了這麼一個小包,數量並不多。

去他niang的!

顧七啐了一口,伸手挑飛眼前的長蛇,同時打開草藥包,將裏頭的藥粉小心的灑在自己頭上臉上,和沒有衣物遮擋的手背手腕上。

另外還有些剩餘,不足以撒便全身,顧七便將剩餘的驅使粉全部撒在雙腿雙腳。

沒有粗布包裹的驅蛇粉逐漸散發出一陣陣淡淡的刺鼻味,很快率先靠近顧七腳邊的幾條長蛇同時感到不適,轉頭遊走。

看來還是有效果的!就是不知道能撐多久。

顧七不敢再耽擱,腳尖一蹬,調動全身力氣灌入雙腿,猛然爆發往出口衝去。

沒有腳下游蛇的纏繞,僅僅頭頂上掉落的長蛇相對好對付很多。

只是顧七這會兒也沒有太多心思清理這些長蛇,不到萬不得已,甚至不想再揮刀。只一門心思往前跑。

沒辦法,驅蛇粉只有這一些,動作太大了,驅蛇粉遲早都得掉光。

到時候就是刀法再好,都得被這些蛇埋了!

快了!

似乎越是靠近出口,霧氣就越稀薄,感受到光亮從頭頂斜射過來,連帶着空氣都比之前新鮮了幾分。

顧七心頭一松,直覺這裏距離逃出蛇窩已經近了。

蛇群不會無緣無故的聚集在一個地方,那麼只有這個地方的環境植被空氣或者有什麼特殊的東西吸引著那些頭頂犄角的長蛇。

這也就意味着,只要一旦脫離這個範圍,蛇群便不會再追上來。

畢竟顧七身上除了一身惹蛇厭煩的驅蛇粉的味道,並沒有什麼東西足夠吸引這群蛇。

想明白此處,眼看着出口越來越近,顧七深吸一口氣,長臂揮舞快速斬落已經掛在自己身上的長蛇。

同時腳下步伐速度加快,也不管滿身滿臉的腥臭蛇血,直直的衝出密林外。

……

媽的!

顧七伸手從後背抓出一條已經半身探入自己衣領的長蛇,濕/滑粘膩的觸感,讓顧七眉頭微蹙。

強忍住噁心,顧七隨手撿起一根樹枝卡主長蛇的牙齒,方才捏住蛇頭,打量起這蛇來。

密林里光線灰暗,顧七還看不仔細,這會兒再看,就發現這長蛇雖然通體灰褐色不太起眼,但周身上隨處可見的紅綠斑點卻在陽光的照射下,遙遙生輝。

再配上那頭頂奇異的雙犄角,愈發顯現出這蛇的不凡來。

「也不知道什麼品種,值不值錢!」

拿細麻繩草草將蛇頭綁住,顧七還不忘將這長蛇打了個結方才丟進背簍里。

那書生見多識廣,先留着回去問問他,是個什麼玩樣再說。

收拾了長蛇,顧七看了忍不住打量了一眼自己的身上,頭髮臉上衣服都沾滿了血污。

也不知道能不能洗掉,要是洗不掉這趟虧大了。

想起來時似乎在附近看到過一條山溪,顧七辨認了一下方向朝着山溪走去。

半柱香后,果然看到了一條只有丈許寬不過溪水十分清澈乾淨的山溪。

顧七低頭仔細觀察了下,確定山溪里只有一些普通小魚方才,碰水給自己洗了手臉。

想了想又乾脆散掉發束將頭髮也洗了。

深秋的山溪水已經冰涼刺骨,浸觸久了,能將人整個頭都凍麻。不過現在也只能忍着,誰讓剛剛那些噁心玩意實在是太惡臭了呢。

若不是沒帶換洗衣服,顧七這會兒都想先洗個澡。 「老爺,據說荒野中有着荒野巨怪,這種大塊頭力大無窮但十分愚笨,很多的礦山中都有這種奴隸,現在咱們要修復城堡,若是能抓上兩隻巨怪,可是能省去不少的人力啊。」

一旁的海爾弟眼睛閃亮的接過海爾哥的話說道,「就是,就是,我聽說這荒野巨怪有着巨人的血統,一身藍色皮膚,身高在三米以上,能搬動上萬斤的石頭,就算當做奴隸賣掉,也能賣好幾個金幣。」

「估計現在的荒野巨怪,只有在北面靠近長城的荒野深處才會出現,這附近的,估計早被捕奴隊給抓光了。」

聽着海爾兄弟倆的話,哈爾森悠悠的說道,雖說沒見過活物,但在書籍上,哈爾森可是見到過不少,甚至還有傳說中的兩個腦袋的傢伙。

「不過,藍皮膚的大個子是見不到了,但綠皮膚的小矮子哥布林,估計會碰上。」看着海爾兄弟略微失望的神情,哈爾森隨即又開口說道。

一行人就這樣一邊閑聊著,一邊朝着西面的大門移動着,當然,其中還充斥着一聲聲『咩~!咩~!』的叫聲,

原來哈爾森剛好趕上鎮子中的牧羊人外出放牧,一大群的綿羊佔據着道路,綿羊可不管後面跟着是領主老爺,優哉游哉的走在這條熟悉的道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