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看服裝店附近的環境,徑直往一個小巷子里走去。

剛走了幾步,前面不知道從哪裡竄出來幾個人,每個人都是身材剽悍,還紋著一些不知道是什麼的圖案,各個的手上都拿著一些武器,有鐵棍啊什麼的。

葉臨天見狀,正準備後退。

猛地一回頭才發現,後面也已經被人圍滿了。

看著這些人其實囂張的樣子,葉臨天隱隱想笑。

傷疤男看見葉臨天就站在原地,沒有向跑的樣子,也沒有大聲呼救,還以為葉臨天被他們的陣仗嚇蒙了,不禁驕傲起來:「嘿,小子,知道我們是誰嗎?」

沒等葉臨天回答,他又自問自答地說道:「我是他們的老大,野狗。」

「野狗聽說過嗎?趕緊乖乖打錢吧。」

葉臨天皺眉:「打錢?打什麼錢?」

「看見我身上的疤了嗎?知道怎麼來的嗎?就是打架打出來的,老子殺過人知不知道?」

葉臨天仔細看了看他的傷疤,傷痕並不深。

只是在一些無關緊要的部位,不禁笑了起來:「哈哈哈哈,我看你是要笑死我,你這傷疤不會是自己玩刀子不小心劃到的吧,還是說,故意搞個傷疤出來嚇唬人的?」

「你!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傷疤男被葉臨天惹怒了,那起把刀就想向葉臨天揮過去:「我奉勸你,最好趕緊把錢給我,要不然,老子現在居砍死你。」

「喲,還砍我?不是我說,都是些頂天立地的大男人,怎麼全都不去找工作呢?都阿里干這些偷雞摸狗的事情,也不怕找不到老婆?」

葉臨天並沒有懼怕傷疤男的刀,因為他斷定這些人也只是想嚇唬嚇唬別人,要是動真的,大多數恐怕都不敢。

「你,你,」傷疤男吞吞吐吐說不出話來,葉臨天根本不怕他,即便他已經拿出了刀,因此他拿葉臨天也無可奈何,再加上看出來葉臨天是個有錢的主了,他更不敢傷害葉臨天,否則肯定吃不了兜著走。

「好了,別墨跡了,我還忙著呢,既然沒有人叫你們怎麼做事,那我今天就告訴告訴你們做人的道理。」

說著,葉臨天把手裡的東西放在一旁,緊接著脫下了身上的衣服,一來是身上這套衣服不方便他動手,而來也擔心萬一打架的時候又血建在衣服上,凌雪薇會擔心。

「怎麼樣,是一個一個來還是一起來?」葉臨天揉了揉脖子,又把指關節搞得咯咯作響。

這些混混看見葉臨天脫了衣服之後的身體,全都被深深震撼到了。

這是衣服怎麼樣恐怖的身體,古銅色的皮膚,黝黑黝黑的,上面全是明顯的肌肉線條。

然而,在這副性感的身體上面,還密密麻麻雜亂地翻不折眾多哦刀疤,有深有淺,有點粗有的細,甚至隱約還可以看到一些貌似是炸彈遺留下的傷痕,還有子彈留下的彈孔。

這副身子,才真真正正算得上是打過架的人吧,不禁是打過架,還是打了無數次架。

野狗也看得失了神,嘴巴張的大大的,手上的刀就滑落到了地上。

葉臨天並沒有多耽擱,直接接一拳就給野狗呼了上去。

。 多麼想要笑話一下他人,

來慰撫一下自己的心靈,

多麼想要揭穿一下他人,

來掩飾一下自己的幽情。

錯過了,

在某個季節,

遇見了,

在同一個時節,

看錯了,

那是我眼花的歲月,

錯見了,

那是你明目的謝謝。

對不起,

我對不起你的期望,

我這輩子註定無法擺脫你,

對不起,

是我對不起我自己,

作賤時間是我用青春來換取的感情戲,

對不起,

我對不起天地,

對不起,

我對不起至親,

對不起,

我對不起自己,

但是,

謝謝你,

讓我對不起了你的期望,

卻唯獨沒有對不起你。

我對不起你的期望,

你讓我離去,

我卻一直在這裏,

我看不見生命的圓圈,

年輪總是躲着我和你眷念,

所以見着你卻又看你走了。

我對你報歉,

報答著自己的歉意,

我對你言謝,

言說着不平的語氣。

我給你的,

是華麗的青春,

是第一次靦腆的歲月,

而你,

卻不待着朝霞而來,

卻僅僅離去時帶上了那絲黃昏。

話說,

曾經如果沒有見過,

該有多好,

話說,

曾經如果見過,

擦肩而過該有多好。

可惜,

我只能如今說聲對不起,

我見到了他人連成線的同心圓,

卻沒再見你最後一面。

你有意地與他午餐,

只是一次華麗地飾演,

面對你的無情,

我只能說聲對不起,

因為你,

是我第一次將靦腆留下的氣息,

或許,

在不見的地方,

你還會再一次想起,

而我留下的禮,

除了那氣息,

便是這最後一聲,

對不起,

還有,

謝謝你,。。 「恩,看來借著朱紅雪的勢你沒少胡作非為啊。」陳宇咧嘴一笑,他突然又是一腳飛出,結結實實的踹在了王開的雙腿之間。

王開兩眼一瞪,他的呼吸瞬間有些急促了起來,陳宇這一記撩陰腿踹的可是結結實實的,他感覺兩腿間一陣撕裂一般的疼痛。

「啊…啊…」良久,王開才發出一聲撕心裂肺一般的吼聲,他趴在地上捂著雙腿不停的扭曲著,慘叫著。

「我也順便說說我的條件吧。」陳宇冷冷的說:「石門製藥,我以一千萬收購,收購以後你和石門製藥沒有任何關係,以後帶著全家滾出豐陵,否則我讓你死。」

「你等著,姓陳的你給我等著,你全家都要被抹脖子,紅雪會殺了你的。」王開尖叫著。

「那好啊,現在就讓她過來,我倒想看看她能把我怎麼了。」陳宇冷笑一聲,他抓著王開,走出了辦公室,到了石門製藥的廠門口把他往這裡一丟。

「讓她馬上過來,我倒想看看玄武茶社朱紅雪能把我怎麼了。」陳宇冷笑道。

「你等著…」王開艱難的坐起來,拿出手機撥號。

但是他疼的太厲害了,幾次號都撥錯,而且他光著上身,一身肥肉的樣子瞬間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製藥廠是在產業園裡面,這裡面可不止一家企業。

來來往往的員工,以及其他家製藥廠的負責人看到這一幕,紛紛駐足圍觀。

「這不是石門製藥的老闆王開嗎?」

「是他,老色鬼出事了?」

「這混蛋剋扣員工工資獎金,搶單,打壓其他同行,早弄怨聲了一片了。」

「是啊,仗著他外甥女背後有江湖勢力,沒把任何人放到眼裡,這是遇到狠人了。」

「咦這不是最近談收購的天雲製藥宋總和陳總嗎?」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這傢伙在附近的名聲本也就極其不好,現在看到他被人收拾,所有人都驚喜的停下了腳步圍觀。

而且工廠裡面的保安拿著手裡的警棍,卻不上前。

「你們都是死人?把這小子弄死。」打完電話,王開光著膀子被人像猴子一樣的圍觀,他的臉上掛不住了,他沖一群保安吼道。

但是幾名保安拿著手裡的警棍躍躍欲試,可就是不敢上前來。

「命是自己的,拿著這點工資把自己命搭上划不來吧?」陳宇瞥了一眼幾個年輕保安,然後一腳向一邊的牆上踹出。

蓬…一聲悶響,他身邊的一側牆被陳宇一腳踹的石屑紛飛。

幾個保安驚呆了,這可是混凝土結構的牆啊,陳宇一腳把牆踹出一個缺口來,這要是踹到他們身上會有什麼樣的後果?

當下幾個保安腦袋一縮,縮了回去,他們可不認為自己的身體有這混凝土結實。

「廢物,等過後我把你們全部解僱了,沒用的東西。」王開嘶聲怒罵道。

大中午的太陽毒辣辣的曬著,王開背被曬的通紅脫皮,他爬起來想到一邊的涼亭去,但是陳宇一腳把他踹飛了幾米遠。

「陳宇…你等著,我外甥女馬上就來了,她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的。」王開嘶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