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現在表現的那麼狂妄,他們就越害怕,但害怕的同時也越加的忌憚!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時間,我要為自己爭取到足夠的時間!」

沈明已經做好了十足的打算,以前的他可以隱忍,可以不在乎那些麻煩。因為那個時候的他根本不會讓剛才那幫大佬放在眼裏,但現在不行了。他的實力已經到了,所有人都無法忽視的地方,這個時候就必須轉換方式了!

變得強勢!

「明子說的沒錯,強者的席位就那麼多,誰都不想讓出位置。想要偷偷摸摸的爬上去真的有可能嗎?」

莫凡贊同的點了點頭。

「但願你倆是對的,老子永遠支持!」趙滿延笑着拍了拍兩人的肩膀。

……

第三輪的比賽很快就開始了,現在所有人都期待着中國隊會展現出怎樣壓倒性的戰鬥力之時。

沈明竟然找到了封離,說自己要回國。

這可把封離給氣壞了,臭罵了沈明一頓,但自己又拿這小子無可奈何。封離除了乾瞪眼,什麼也做不了。

沈明已經做好了打算,時間越來越緊迫了,葉心夏那邊也越來越不安全了。

實力!終究是實力惹的禍!雖然在短時間內很難有所提升,但是沈明還是想再拼一拼。

接下來的比賽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有莫凡在不會出太大的亂子。沈明只要在最後一場出馬,拿下冠軍,獲得神印禮讚的資格就夠了。

……

「你真要回國?能告訴我原因嗎?」阿莎蕊雅不可思議的看着沈明,如今沈明的人氣正旺。

只要中國隊拿下第一名,那麼神印禮讚的資格多半就是沈明,這個時候走可不是明智的選擇。少了一個沈明,中國隊未必就能順風順水。

莫凡的確是不弱,可是沒了時光之液的加持,結局真的很難說了。最起碼在阿莎蕊雅看來,莫凡一個人還不足以鎖定的勝局。

「我會在最後一場比賽之前回來,我也不得不回去的原因。」沈明無奈地搖了搖頭。

阿莎蕊雅頓了頓,說道:

「之前你讓我幫的那個忙……還不能說嗎?你不說的話,我怎麼能幫到你?」

「帕提農神廟最近不太平吧?」

沈明並沒有回答對方的問題,反而是反問了一句。

阿莎蕊雅神色微變,安德聖女的死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對方應該不會指的是這件事。

沈明當着阿莎蕊雅的面緩緩的伸出了三根手指!

「心夏,莫凡,圖圖。這世界上能讓我徹底瘋掉的三個人!」

沈明說完便頭也不回的就走了,誰都不能破壞沈明的完美世界,沈明將它看的比自己的生命還重要!

「瘋掉?」阿莎蕊雅看着沈明離去的背影,眼神漸漸的獃滯了起來。

「為什麼我竟然有一點希望,我也在這其中呢?被人在乎的感覺……已經好久沒有感受到了吧?」

……

魔都這幾天的天氣都很好,萬里晴空,有可能是入秋了,空氣並不潮濕,溫度也適宜,讓人感到十分的涼爽和舒適。

由於之前奪寶賽的視頻被官方發了出來,所以沈明和莫凡兩人成了絕大多數人茶餘飯後的談資。

「又回來了……」

沈明一下飛機就趕忙回了明珠學府,並沒有去找艾圖圖,他回來可不是為了和小老婆膩歪的。

……

「你小子要幹嘛?比賽都到關鍵時候了,你突然回來了?封離把你開除了?」

剃著寸頭一臉板正的蕭校長瞪着坐在自己眼前的沈明,腦海中頓時出現了十萬個為什麼?

「蕭校長!我這次回來是為了再次借用一下三步塔。我只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了,我必須在大賽結束之前盡量提升我的實力。」沈明也不多墨跡,直接說出了自己這次回來的目的。

蕭校長看着沈明如此堅定的眼神,也不由得愣了愣,略帶着疑惑說道:「你開玩笑的吧?你現在的實力還用得着提升嗎?這屆大賽的質量是高,不過其他那些隊伍就算是開掛也打不過你和莫凡吧?你在擔心着什麼?」

7017k周想跳下凳子,把紙張摺疊起來』收』好,拎著凳子和董雲蓉一回到凌家,董雲蓉就忍不住問周想,「想想,你對李薇那麼溫柔幹嘛?」

周想輕笑,「那是被她自己幻想的愛情迷住了心和眼的傻姑娘而已,等她結婚生子后,就能轉過彎來了。

而且,我能感覺到,她是真心的想把她第一次送給凌然的,帶著她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887章我可以一個月不用回來了。 深夜。

一架由江南洛城飛往京城國際機場的航班落地。

在許多推著行李箱走出的旅客中,混著兩名輕裝簡出神情肅穆的外鄉人,凡是他們周圍的旅客都下意識的饒開他們,不敢靠近在這二人十米之內。

「爺爺!」

「趙信!」

接機口丁寧揮舞着手臂。

不管怎麼說丁寧也屬於少有的佳人,不少人看到她之後都不禁為之側目。可是當看到她接機的是趙信和丁成禮都下意識的挪開目光,不敢再去多看半秒。

「丁寧,孩子們怎麼樣?」

「冷楓和邱元凱傷勢還好,白玉對他們進行了緊急治療,恢復的還好。」丁寧輕聲低語道,「他們現在都在醫院病房打營養針,周沐言和徐勝頁在照顧著,就是薛佳凝……」

「薛佳凝怎麼了?」趙信神情凜然,旋即催促道,「算了別說了,去醫院。」

京城第一人民醫院。

特殊病房。

薛佳凝面色蒼白,病床前白玉手掌覆蓋在她胸前的肋骨處,手掌縈繞着翠綠色的光。此時,白玉的額頭佈滿了細密的汗珠,臉色也有些蒼白。

「學姐,要不就算了吧。」

病床上的薛佳凝還是有意識的,看到白玉這麼辛苦很是心疼。

「要不我動個手術得了。」

「不行!」白玉語氣堅定甚至有些執拗,「這點傷我肯定治得好,你一個女孩子動手術留下疤痕不好看。」

「嘿呀,我不在意的。」

薛佳凝俏麗的眼眸中縈繞着陽光的笑容。

「征戰天下,行俠仗義,身上哪兒能不留下點疤的。我可不覺得傷疤會丑,那都是英雄的勳章呀。」

「那也不行。」

白玉抿著嘴唇手掌按著薛佳凝的胸下肋骨。

咚!

咚咚!

病房外傳來敲門聲,白玉聽后輕吐了口氣,將薛佳凝的衣服拽了下去。

「佳凝,你等我一下。」

「好。」薛佳凝笑着點頭,旋即白玉就走到門前,看到門口的人愣住,「校長,趙信,你們來了?」

「師尊?」

薛佳凝也發出高呼,趙信聽到薛佳凝那麼有活力的呼聲頓時鬆了口氣,朝着白玉輕聲低語。

「我們可以進去么?」

來的途中,他從丁寧那裏得知白玉一直在給薛佳凝治療。薛佳凝傷處是在胸下肋骨,如果現在還處在治療期間,趙信貿然闖入看到些不該看到的畫面就不好了。

「進來呀,進來呀!」

還沒等白玉開口,薛佳凝就已經興沖沖的喊了出來。趙信下意識的看了一眼白玉,待到她點頭后,他才從病房門口跨入看向病床,映入眼帘的就是薛佳凝蒼白如紙沒有半點血色的臉。

「師尊。」

薛佳凝興奮的好似想要起身。

那巨大的動作牽動傷口劇烈的痛楚讓她的臉變得更白,頭頂都冒出一排細汗,可是她一點聲音都沒有出,只是又默默的倒了下去苦笑。

「有點疼,我就不起來了。」

「你別亂動。」趙信走到她的病床前,抬手摸了摸她的小腦袋,「你好好在病床上休息才是最重要的。」

「師尊……」

「嗯!」

「徒弟給您丟人了。」薛佳凝的眼眸中突兀的冒出霧氣,「我還想着好好教訓一下百武高校的人,好好給咱們江南武校爭口氣。可是,我……我沒打過他。」

「分明是那個人耍陰招,他們百武暗箱操作。」白玉一臉憤慨。

「那也是我輸了。」

薛佳凝的鼻頭都紅了,一臉委屈。

「我如果真有本事,就算他們耍陰招我也不會輸。我輸給他們就說明我實力還是不夠強,我沒給江南武校和百武高校的比試開個好頭。」

「佳凝,你做的很好了。」

趙信抬手摸了摸薛佳凝的小腦袋。

「就憑你說的這些話,未來……你一定能夠成為當世強者的。」

「真的么?」薛佳凝咬着嘴唇,趙信笑吟吟的點頭,「當然了,你可是我趙信的入門弟子,難道你能拖師傅後腿?」

「不……我會比你更厲害!」薛佳凝皺了皺鼻子道。

「這不就對了。」

趙信微微一笑,又掐了下她的小臉。而後,趙信從懷中取出一瓶復體散還有數瓶淬體液。

「白玉學姐,這復體散有助於佳凝的傷勢恢復,配合百草液使用。」

「好。」

「嗯……這裏就麻煩你照顧一下佳凝了,我再去看看其他人。」

「師尊,你要走了?」薛佳凝眼中有些不舍,「我都已經好久沒有看到你了,上回你做城邦管理局局長我找你,你都沒理我。」

「你呀,好好休息,等你恢復好了師尊帶你出去玩。」

「真的?」

「當然。」

朝着薛佳凝笑了笑,趙信又低語道。

「隋心學長呢?」

「他一個小時之前就出去了,不知道去哪兒了。」白玉如實回答,之後又抿著嘴唇低語,「趙信,對不起啊,隋心他……」

白玉的歉意很簡單。

她清楚隋心的實力,可是在薛佳凝他們受傷的時候,他依舊沒有出手。他身為隊長,卻不去管隊員們的安危,雖然她知道隋心是喜歡求穩,不想將實力暴露給外人看,但白玉還是感覺很自責。

「無妨,這不怪學長。」

趙信笑着搖頭,「學姐,佳凝拜託你照顧了,我就不耽誤治療時間了。」

「嗯。」

從病房離開,趙信、丁成禮和丁寧站在走廊。

「邱元凱和冷楓的病房在前面。」丁寧輕聲開口,趙信輕吐了口氣搖頭,「他們等會再去探望吧,反正他們不是都恢復的差不多了。」

「那你要幹嘛?」丁成禮蹙眉。

「嗯……」趙信沉吟了半晌道,「老丁,剛才聽到白玉說的了吧,百武高校勝之不武,他們在跟咱們江南武校耍手段。」

「我看出來了。」丁成禮點頭,「我準備一會就去找他們。」

「沒必要。」

趙信嗤笑一聲,「你信么,就算你去,他們也不會承認的。對戰錄播我也看了,拍攝的人員要麼是他們學校的人,要麼就是被他們學校收買,當然……不排除他們運氣好,沒有將他們的陰招拍進去,但這種可能性極低。單純憑藉咱們的猜測,沒有石錘,你覺得他們可能會承認么?」

「不管承認與否,我都要說!」丁成禮神情堅定。

「好,我不攔你。」

在趙信看來,丁成禮就算是說也是在做無用功,但他並不反對這樣做。

說出來……

代表他們江南武校已經知道了這些,至少能夠對百武有一定威懾,讓他們之後的比賽不敢再那樣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