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凡想了想,回答道,「我的第一感覺也有這個懷疑,不過我想是不是他們感覺到從雲梨家下手有些困難,轉而使用這種辦法呢?」

「這在時間上就不符合邏輯了,燈光師是半個月之前進入攝製組的,可以說他們對這次行動應該是半個月以前就定下來的,那個時候他們關於運用雲梨家來對你進行報復的計劃,還剛剛進入起步階段,怎麼可能改變方案,另起爐灶呢?」

王局長的話令張凡一驚,確實,這點令人十分可疑。

「那麼,王局長,你認為他們綁架姬靜的目的到底是為什麼?難道是為了錢嗎?」

「礦業公司和由氏都不會為了錢而綁架別人,這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即使他們在行動的過程當中有些順手牽羊,肯定是他們個人的行動,不可能是他們組織的行動,所以說綁架姬靜是為了錢,根本不存在這個可能性。」

張凡深深的點了點頭,深深佩服王局長的判斷能力,畢竟他是經驗豐富,幹了半輩子的警察工作。

王局長接着說道,「所以,我有一個感覺,行動應該是一個煙霧彈,是為了掩蓋另外一個行動,目的是把我們的注意力分散。」

「那麼他們的主要行動方案還是在雲梨家的地道下面?」

「也是,也未必是,最起碼他們計劃當中的那幾噸炸藥,要想運到雲梨家,那是十分困難的。所以說他們的主要行動方案也未必就是在她家地下通道。這個問題的最複雜,最困難的地方就在這裏!」

王局長說完話,幾個警長也都陷入了沉思,大家臉色凝重。

其實大家心裏都明白,對方在名苑別墅準備的那個爆破絕對不要發生,否則的話,在社會上引起的影響簡直是太大了。

所以王局長這幾天已經加強了在名苑別墅的警戒力量,王局長的指示非常明確,就是一定要防止大量的炸藥進入雲梨家的地下通道。

「小凡,你有沒有想過,」王局長說道,「爆炸可能採取另外一種方式?」

「另外一種方式是什麼意思?」

王局長沒有回答張凡。

過了一會兒,他拍了拍張凡的肩膀,「最近幾天,我會抽出時間,你跟我去一下山裏的那個爆破現場,也許在那裏能夠發現什麼新的線索,即使發現不了線索,我們能受點啟發也好啊!」

張凡點了點頭,他一直想去看一看十幾噸炸藥是怎樣把一個小島從地圖上抹掉的。

這時,從局裏不斷傳來情報,表明目前還沒有找到那兩輛車的線索,因為那兩輛車顏色式樣都太普通了,而且他們肯定是已經把車牌子換了套牌,現在一下找到那兩輛車,簡直就是大海撈針。

張凡一聽,更加着急,臉上的汗都冒了出來,要是姬靜真的出了點什麼事,張凡可真是對不起她,因為她是受張凡連累的。

王局長也開始有些着急了。

現在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離事情發生已經過去了三個多小時,再這樣下去的話,人質極有可能發生危險。

就在這時,張凡忽然聽到一個悠悠的聲音從耳邊傳來,「張醫神,找到了,找到了!在郊區文具廠廢棄的廠房裏。」

張凡小聲的說道,「知道了,你滾吧。」

「是!」

老鬼答應一聲,便沒有了聲響。

這時,王局長正在對着手機發飆,指示手下各部門要加強工作,務必在今天午夜之前,把地點確定下來。

張凡微微一笑,輕輕走過去,小聲對王局長說,「局裏的警察都很辛苦,大家不是不努力工作,實在是案情有些複雜,來的太突然了,不過王局長你不要着急,事情已經解決了。」

王局長猛然問道,「什麼?你說什麼?解決了?」

「我是說,他們關押姬靜的地點找到了?」

「找到了?怎麼找到的?」

「我自有我的辦法,地點就在京郊廢棄的文具廠,不過我並不知道這個文具廠在哪裏。」

「文具廠?這個廢棄的文具廠我知道!」

周圍的幾個警長也紛紛說,那個地方並不偏僻,我們可以馬上過去。

。「我是木葉方代表,大蛇丸。」

「我是砂隱四代風影,羅砂。」

長桌之上,敵對雙方都落座了,但卻沒有人再開口說話,現場的氣氛一度十分尷尬,彷彿這不是和談,而是開戰會議。

榊原透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這種場面,誰能想到,轉眼間心心念念的停戰竟然就來了。

戰爭的局勢瞬

《沒錢沒勢的我只好去做忍者了》128和談事宜 「黑鷹幫?」白少塵喃喃道。

「哈哈!」那男子看著白少塵,冷笑道:「你對乾風宗一無所知,就敢參加考核,真是一個蠢貨!」

「白師兄!」此時梓辰開口對白少塵解釋道:「我聽我父親說過,這乾風宗內,弟子不下萬人,他們為了不被人欺負,爭奪資源,不得不結成同盟,共同抵禦外強或者執行任務。

而他口中的黑鷹幫,就是其中之一。」

「如此說來,這人早就是乾風宗的弟子了,之所以會選擇在此等咱們,目的就是為了報仇的了!」白少塵輕聲說道。

「應該是這樣!」梓辰輕輕點頭道。

試煉到這這個時候,那些濫竽充數,實力不濟的弟子都已經被淘汰了,能夠留下的都是有實力角逐前三十的。

而此時對方仍然能夠以自己一人之力重傷七八個人,這足以說明此人的修為不簡單了。

但是白少塵已經沒有了退路,要想穿過試煉峽谷,就只能選擇面對。

「既然如此,那就廢話少說,動手吧!」白少塵冷冷的說道。

「好小子,我趙力,就喜歡你這樣帶種的人!」那人看著白少塵冷笑道。

「只是可惜了,黑鷹幫你是你能得罪的起的,可是你偏偏這麼做了,所以現在不光是你,連你身邊所有的人,都會因為你的魯莽而付出代價!」

「如此看來,我得罪的是你們整個黑鷹幫了!」白少塵冷聲道。

「哈哈……」趙力看著白少塵突然大笑一聲,繼續道:「現在才知道,已經晚了!凡是我趙力想殺的人,就沒有一個能活著離開的!」

「受死吧,莽牛勁!」說著那趙力突然晃動身形,猛地揮出一拳,直奔白少塵的面門轟來。

拳法生猛、剛烈,還沒有到達白少塵面前,就能感覺到一股威猛的氣壓,迎面逼來。

看氣勢,此人的修為已然達到了初元五重,但是這在白少塵看來,還不足以構成任何威脅。

「不錯,好伸手!」白少塵心中讚歎道。

這乾風宗在整個正陽大陸,頂多也就算是三等宗門而已,趙力作為一個三等宗門的外門弟子,能夠將拳法修鍊到這種地步,也確實難得了。

但是即便如此,還入不了白少塵的眼睛。

「哈哈,現在跪地求饒還不晚!」趙力獰笑道。

「不,你想多了!」

「轟!」

白少塵的話音剛落,突然一陣悶聲響起,周圍的空氣瞬間化成一道道波紋,向四周擴散開去。

「啊……」

趙力慘叫一聲,瞬間整個身形後退了十幾丈遠,險些跌倒在地。

而此時反觀白少塵,則站在原地一動未動,穩如泰山。

「這,不可能!」

許久之後,趙力才漸漸的穩住身形,然後看著白少塵一臉驚愕的說道。

白少塵冷冷一笑:「一切的不可能,都只是因為你的無知而已!」

「我趙力可是一個初元五重修為的強者,而你只不過是一個連修為等級測試都沒有通過的廢物而已,怎麼可能是我的對手?」趙力看著白少塵,就先剛看一個怪物一樣,一臉不可置信的說道。

「哼!對於你這種自負的人說,不可能的事情還多著呢!」說著白少塵突然猛地一揮拳,瞬間一股靈力脫手而出,直接像面前的趙力轟去。

說著白少塵突然猛地一揮拳,瞬間一股靈力脫手而出,直接像面前的趙力轟去。

「砰……」瞬間碎石亂飛,就在趙力身邊的石壁上,竟然被轟出一個大坑。

這一拳,白少塵是故意給趙力看的,否則在這一拳之下,他早就變成肉泥了。

「那麼現在你覺得,我應該付出什麼樣的代價?」白少塵看著面前的趙力,戲謔道。

片刻之後,趙力看著白少塵跪了下來:「師弟!師弟!我錯了。

你放過我,我介紹你加入黑鷹幫,有你在,每月下發的資源,就全部都是咱們的,怎麼樣?

我的也給你,都都給你!」

白少塵看著趙力,搖了搖頭,笑道:「你想多了!」

白少塵很清楚,像他這種勢利小人,為了活命什麼事情都幹得出來,倘若一旦得了勢,肯定會加倍報復自己,白少塵是絕對不會給他這個機會的。

說完一彈指,一道白光瞬間從指尖射出,瞬間穿透趙力的頭顱,沒入背後的山體之中。

「咱們走!」

將趙力的屍體埋好之後,白少塵輕輕的提醒了一下梓辰,說到。

之所以選擇將趙力的屍體埋起來是因為他不想讓別人知道他是自己殺的,因為白少塵來乾風宗的目的不是為了殺人,只是為了獲得修鍊的資源而已。

如果讓黑鷹幫的人知道白少塵殺了趙力的話,那麼他們一定會前來報復。

接下來的路程就變得輕鬆了,按照兩個人的統計,他們已經進入到了前三十名。

剛才耽擱了這麼長時間,前面的弟子已經順利的到達終點了。

如今只他們需要在規定的時間內,通過這條峽谷就可以了,這對於他們二人來說,簡直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如此,兩個人又走了一個時辰,眼前就到了峽谷的盡頭。

此時在守在峽谷門口的只有泰歲一人,長老古雲和施雨已不知所蹤

兩個人計算的沒有錯,就在終點處,在泰歲的身後,有二十幾名弟子,正在安心的等待。

只是他們的身上或多或少都沾有鮮紅的血跡,更有甚者已經身負重傷,但是在他們的臉上無不洋溢著勝利的喜悅。

「白師兄,咱們到了!」

看在面前的眾人,梓辰一臉興奮的對白少塵說道。

「不錯!」

白少塵數了數,和自己的計劃一樣,兩個人正好是第二十六名和第二十七名。

說著,兩個人就像泰歲走了過去。

「你不能作為清風宗的弟子!」

突然一條手臂擋住了自己,白少塵抬頭看去,此人正是泰歲。

白少塵微微一愣:「為什麼?」

泰歲看著白少塵淡淡一笑,道:「不為什麼,我說你們被淘汰了,你們就是被淘汰了!」

「規矩是你們定的,我們已經按照要求,闖進前三十名了,為什麼還要被淘汰?」梓辰立刻替白少塵抱打不平道。

「哼,規矩既然是我訂的,那麼我想怎麼著,就怎麼樣!」泰歲冷笑道。

「為什麼是我?」白少塵不解道。

「因為我看你不順眼,就這麼簡單!」泰歲冷笑道。

「在我們面前,你們就是一群畜生,對畜生自然是不需要講道理的!」 凌雪薇假裝慌亂,可眼眸身處卻異常冷靜!

她一直在等待殺手放鬆的那一刻,在那一瞬間的到來直接按照龍闕所教!

手腳同時發動,控制麻穴,打掉匕首,猛攻男人的致命弱點,凌雪薇腳上穿的可是8厘米的細跟高跟鞋!

「啊!」

這一招殺手立馬失去行動力,眯着眼發出驚天巨吼,疼的滿臉漲紅!

他也不管什麼刺殺任務了,捂著自己的老二,在地下瘋狂打滾,劇烈的疼痛讓他直冒冷汗,心裏的痛苦無從發泄!

男人身體最柔軟的部分就是那裏,他沒想到一個看似柔弱可欺的小女人竟然下手如此狠毒!

而且情報上說,女的不是不會武嗎?那幾招又是什麼?

就算葉臨天好心饒他一名,估計以後也只能做太監了!

凌雪薇解決殺手之後立馬來到葉臨天身邊!

看着在地上不斷翻滾的殺手,凌雪薇很是后怕,可看着對方這麼凄慘的模樣,心中又有一絲不忍!

「老公,我是不是下腳太重了?」

葉臨天嘴角一抽,心裏暗罵,這龍闕教的都是什麼,可嘴上卻說!

「沒事,這都是他罪有應得!」

葉臨天忽然想到什麼,立馬變了臉色,充滿殺意的問:「只要你說出幕後之人,我可以擾你一命,否則!」

殺手強忍着劇烈疼痛,對於葉臨天的話他絲毫不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