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歹毒的心思。

郭景源目光兇狠的看向抱劍青年。圍觀人一聽董雲月這話,立刻議論起來。

董雲月旁邊的人問道:「老董,你咋知道的?」

「他們去醫院看傷了,小蓮後背經常疼,醫生說要注意保暖,不能著涼不能做重活,你們看看小蓮的手,別說保暖了,風濕估計該找上門了。」

「唉~小蓮也真可憐,以前就覺得她媽罵她太過,不像親媽,誰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212章別欺負我家傻大個兒 雖然荀澤直接表示會對《地牢鬥士》進行大改,但荀澤又明確表態,不會把遊戲給改成3D版,而是保留原有的2D風格,讓崔允諾的情懷能夠呈現在玩家們面前。

這跟其他的遊戲公司比起來,荀澤的條件已經是相當寬厚,並且是最符合崔允諾心理預期的。

而且荀澤願意對《地牢鬥士》進行修改,對於崔允諾來說可是一件好事啊!荀澤是誰啊?他可是拿到神鼎國年度最佳遊戲的,並且還打破了遊戲圈內的多項紀錄。

《古墓麗影·崛起》甚至還拿到水藍星年度最佳遊戲提名,目前最火爆的《守望先鋒》更是把凍雪的《泰坦》給斬落馬下。

有荀澤出手對《地牢鬥士》進行修改,並且還是大修改,肯定能夠讓《地牢鬥士》的質量更上一層樓。

在短暫的思考過後,崔允諾鄭重地點點頭說:「荀總,我願意簽合同,感謝您的看重!」

「你不會後悔今天做出的選擇的。」荀澤笑着說。

簽合同的事情有郁昭雅處理,加上煙裊只是一個小工作室,因此整個收購的過程十分的順利且迅速。

因為荀澤沒有刻意掩蓋這個消息,加上崔允諾當初接觸的遊戲公司不少,所以同行只是稍微一打聽,都能知道荀澤收購了煙裊工作室這件事情。

不過這並沒有引起同行們太多的重視,帝企鵝遊戲旗下有好幾個工作室呢!荀澤現在只是收購了一個工作室,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

而且這煙裊工作室又不是什麼老牌工作室,也沒有做出來什麼大受歡迎的遊戲,是一家瀕臨解散的小工作室。

整個工作室只有十個人,年紀還都挺大的,這樣一群人哪怕加入星原,又能整出什麼好遊戲?

後來同行們又打聽到,在加入星原后,煙裊工作室獲得了大量的資金支持,正在研發一款2D橫版網絡遊戲,這下子同行們感覺更加可笑了。

誰不知道現在2D網絡遊戲一點市場都沒有,玩家們現在更偏愛的是畫面更好,世界設定更加恢宏,角色更加美型的3D遊戲。

荀澤這是錢多到花不掉,所以整了一個劣質遊戲來幫忙花錢么?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荀澤可以把錢給他們啊!他們也有遊戲因為資金問題,只能放在「倉庫」吃灰,有了這錢的話,他們的遊戲就能啟動了。

並且跟2D網絡遊戲這種不靠譜的項目比起來,他們的遊戲多少還能幫荀澤賺錢呢!

面對外界的質疑還有嘲笑,甚至還真的有人厚顏無恥地跑來要錢,荀澤都是直接忽略,就當這些人是空氣一般。

這些陰陽怪氣的同行,其實大多數都是在酸《守望先鋒》大獲成功,但又沒有辦法跟風。

畢竟《守望先鋒》是一款免費遊戲,玩家就算白嫖也能玩得很開心,他們的跟風遊戲拿什麼跟《守望先鋒》競爭?

而且連《泰坦》都被干翻了,他們就算做出跟風的遊戲,也只能是血本無歸,他們可不覺得憑藉自家的實力,能夠做出質量比《泰坦》還好的同類型遊戲。

因此當他們看到荀澤整了這莫名其妙的一出后,都是紛紛趕來嘲笑,藉此發泄自己吃不到葡萄卻說葡萄酸的鬱悶心情。

跟同行們的不屑一顧還有嘲笑相比,玩家們的討論就各種觀點都有了。

「苟賊怎麼買了一個這樣的工作室啊?有什麼特別之處嗎?」

「可能是苟賊的親戚吧!」

「你是不知道苟賊的情況嗎?他哪裏來的親戚?」

「而且做的還是一款2D網絡遊戲,這能好玩嗎?」

「苟賊的2D遊戲你沒有玩過嗎?不好玩嗎?」

「單機遊戲跟網絡遊戲能比嗎?」

「我尋思著《三國殺online》跟《明日方舟》也不是3D遊戲啊!」

「但它們是手機遊戲啊!」

「我覺得2D網絡遊戲挺好的啊!像我這種暈3D卻又想玩網絡遊戲的人,簡直是福音好么?」

「但你終究只是少數派,一款遊戲能不能賺到錢,還得看絕大多數玩家願不願意玩。」

「反正苟賊的《守望先鋒》也賺的夠多了,就算這遊戲虧了也沒什麼損失。」

「說不定會因此少了一個CG呢!」

「淦!那老子第一個不答應!」

煙裊工作室。

荀澤主持了工作室的第一個會議。

在收購了煙裊工作室后,荀澤就給工作室換了一個數百平米的上班地點,之前那狹窄的地方他實在是看不上。

在荀澤看來,一個好的上班環境能夠提升員工的工作狀態,不需要跟宮殿一般寬敞且金碧輝煌,但乾淨整潔,並且不讓員工覺得是被關在倉鼠籠里是最基本的要求。

何況要是想做出《地下城與勇士》,僅僅是崔允諾這十個人是不夠的,所以他讓崔允諾擴充了一波煙裊工作室的人手。

之前工作室只有十個人,並不是崔允諾為了情懷,精益求精只招志同道合的人,而是為了節省成本,讓工作室能夠把更多的錢用在遊戲製作上。

但現在有星原的資金注入,崔允諾終於能向之前許多看對眼的人拋出橄欖枝,一口氣把工作室的人數擴張到三十多人。

人數增加了這麼多,原來的上班地點就更不合適了。

荀澤站在一塊白板旁邊,身後的投影布上顯示的則是《地牢鬥士》四個大字。

距離荀澤最近的郁昭雅雙手搭在筆記本電腦的鍵盤上,是一臉的認真。

看到荀澤的助理都這麼的認真,包括崔允諾在內的人都是正襟危坐,整個工作室中瀰漫着一股嚴肅的氣氛。

荀澤無奈地搖搖頭后說:「大家不要緊張,今天的會議主要是說一下《地牢鬥士》之後的製作方向,如果在會議的過程中,大家有什麼想法的話也可以提出來,爭取讓遊戲變得更好玩一些。」

「是。荀總。」工作室的人紛紛附和道。

「好。那會議開始吧!」

荀澤清了清嗓子后說:「正如你們之前的想法,《地牢鬥士》這款遊戲的背景設定還能再擴展一下,不只局限在一個奇幻大陸上,這樣對遊戲以後的更新也有利,因此《地牢鬥士》這個名字就顯得有些不合適了……」

說到這裏,荀澤按了一下遙控器,只見投影布上,《地牢鬥士》的名字也是隨之一變,變成了一個荀澤十分熟悉的名字——《地下城與勇士》。 第628章興師問罪

看著羅管事離開,花琉璃讓人將大堂打掃乾淨,朝著司徒錦的院落走去。吃過晚飯後,花琉璃在空間美美睡了一覺,睜開眼繼續煉製丹藥。

正邪之戰早晚會到來,但她可以通過這段時間可以讓殿眾的修為得到集體晉陞!

而晉陞的前提,是不斷的丹藥供給。

所以一有時間她就煉藥,不過空間靈藥已經跟不上她煉製的速度了,還需要去買弄一批回來,明天讓羅管事將靈藥帶來些……

將所有靈藥全都煉製完,看著依舊修鍊的司徒錦,閃身出了空間……

第二天的時候,不等花琉璃去找羅管事,就有一群管事過來,他們不解花琉璃為何要用這麼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來打響黑市的名聲!

這麼做有什麼好處?不光讓邪修繼續盯著黑市不放,甚至還會引起其他家族的覬覦之心!如果到時候所有家住聯合起來對付黑市,到時受重創的一定是神殿。

因為黑市是神殿來錢最快的產業。

大堂內,花琉璃坐在主位上,淡漠的看著坐在下首的人!

「夫人,我們不明白您對仃石城黑市的所作所為,這麼做的好處是什麼?」

昨天晚上他們就得到得消息,殿主不知從哪兒帶來的女人,不光奪了殿主的權,還將苗家驅逐出神殿!

這樣雷厲風行又不計後果的手段,讓他們不喜!這才天不亮就坐飛舟趕往神殿探查清楚。

「好處自然是能幫黑市賺不少錢。」

賺錢?消費一千塊靈石抽獎一次,其中八級破障丹兩枚,增壽丹五枚,聚魂丹十枚還有一千九百九十九瓶靈液,就這些東西,雖說動不了神殿的根基,但至少也要剝層皮。

「夫人,單一枚破障丹都能被炒出了天價,夫人竟然要拿來送人……這……」

「破障丹這麼值錢?」

你關注的不該是如何挽回損失嗎?

「看來我以破障丹作為噱頭,沒錯了!到時候黑市一定會人滿為患。」

眾人:「……」

好生氣,他們竟跟夫人說不到一塊兒!殿主在哪兒?這娘們兒要把神殿敗光了!

「夫人,這以破障丹作為噱頭確實很吸引人,但這破障丹這等丹藥,拿去讓人抽獎,太過浪費!」

見他們一個個這般吝嗇,花琉璃吹了吹指甲道:「哦,忘了告訴你們,破障丹,增壽丹,聚魂丹以及靈液都是我煉製的,現在你們可還有意見?」

「夫人,您開玩笑也要有個度!」

「不能因為您是殿主夫人,就胡來啊!要不是阿月將我們找來,我們還不知道夫人如此胡鬧。」

阿月?又是那賤人,看來她還人不清自己的身份!

這個阿月三番兩次的給自己穿小鞋,看來是留不得了。

「呵~阿月一個侍女的話你們都選擇相信,為何本夫人說的你們要如此懷疑呢?」

這時,羅管事匆匆自外走來,沖花琉璃抱拳行禮后,道:「夫人,剛剛屬下得到消息,南方曾經參與正邪之戰的小家族被滅族!」

有人震驚的從椅子上站起來,道:「什麼?邪修那些孫子已經開始行動了?」

花琉璃坐直了身子,皺眉道:「這麼快?不應該啊……」

曲老魔的其他魂魄碎片還沒有融合……

「夫人,屬下聽聞邪修已經選出新的統領!」

「新的統領?」

羅管事鄭重的點點頭道:「沒錯,聽說那統領修為很高,曾經是曲老魔的得意弟子,在正邪之戰時,因為閉關所以才躲過一劫!如今出關,咱們這些正派,怕是……」

花琉璃聽后,捏著下巴道:「既然如此,那就讓殿眾閉關修鍊,本夫人會為他們準備足夠的丹藥與靈液。」

說完,素手一揮,一壇壇的丹藥整整齊齊的出現在大堂里!

「浪費啊浪費,夫人,這些丹藥您怎能用如此粗鄙的東西裝呢?」

「我沒有裝丹藥的容器,只好用酒罈裝了,羅管事,回頭你把丹藥發下去,另外去準備一些靈藥來,抽時間我會多煉製些丹藥!」

說完,看了眼過來興師問罪的人,淡淡道:「本夫人每人送你們一枚破障丹,隨時帶在身上防止被邪氣侵蝕!回去之後好好想想清楚,別被人當槍使還不知道。都散了吧!」

「夫人,是我們耳根子軟,誤信他人,差點誤會夫人!」

「請夫人責罰。」

花琉璃聞言,笑了笑道:「你們以後凡是遇到事多想想前因後果,身為殿主夫人,我絕不會做對神殿以及黑市不利的事!以後長點兒心眼,可別再被人騙了。」

「多謝夫人寬宏大量!」

「多謝夫人……」

等其他人都走後,羅管事看著花琉璃道:「夫人在他們跟前將自己煉丹師的身份表現出來,相比到時候定有不少人來找夫人煉製破障丹。」

花琉璃聞言,笑道:「他們讓我煉我就煉?再說,破障丹是那麼容易煉的?功德是那麼容易獲得的?」

她想煉自然會煉,若不想煉,難不成還有人逼她不成?

「夫人話是這麼說,但能煉製出破障丹的人不多,若是被邪修知道夫人的存在……」

花琉璃聞言,從椅子上站起來,興奮道:「邪修真的會知道?他們會來抓我嗎?」

羅管事:「……」

夫人,您現在應該表現的驚慌失措,而不是興奮不已!

花琉璃能不興奮嗎?

殺一個邪修能獲得不少功德點,而且還能滋養消魂釘,一舉兩得的事兒,她當然願意幹了!再說自己真遇到危險,躲進空間不就行了?這段時間她是不會讓空間升級的!

「夫人,邪修很可怕!」

花琉璃伸手拍拍羅管事的肩膀道:「不用怕,本夫人能力超群,區區邪修,夫人我還是能對付的,到時候本夫人護著你們便是!」

「那屬下在此先謝過夫人。」

「謝謝的話就不用說了,盡量讓人將靈藥送來,我好抽空多煉製些丹藥,不過像丹藥靈液這些東西,不需要分給阿月,想來她也不屑用我的東西。」

羅管事聞言,皺著眉頭道:「夫人,阿月三番兩次對您不敬,不如趁殿主不在,將她驅逐出去?」

花琉璃聞言搖搖頭道:「因為一個阿月讓神殿蒙受非議,不划算!這個阿月心術不正,總有露出馬腳的時候。等你把丹藥發下去后,去寫一些請柬,讓依附神殿的家族與門派讓他們來神殿見我!」

聽她如此說,羅管事點點頭說了聲『是』就將丹藥全都收到儲物戒里,離開了!

看著瞬間變得空蕩蕩的大堂,花琉璃扯扯嘴角,阿月,你最好別被老娘抓到把柄,不然老娘一定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回到司徒錦住的院子,看著空蕩蕩的門頭,花琉璃直接從空間拿出一塊模板,用刀刻了『昌盛院』三個字,邊上還用顏料花了幾朵小花!

。 提前離開的姚仙兒根本沒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