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這個樣子,難道是書榮出了什麼事嗎?

「未前,跟上她。」想了想,夜無雪不放心,決定自己也跟著一起去。

可是他們兩人,怎麼能比得上靈汐的速度。

靈汐可是在上面飛的,自然要比他們快很多。

渝州城府衙,莫書榮今天也是安安靜靜的待著,可是突然來了一批人,他們跟這些府衙的人不一樣。

莫書榮能感覺到,他們很危險,但他還是假裝自己很鎮定。

齊伯恩看著莫書榮強裝鎮定,譏笑一聲,見莫書榮抬頭看他,眼中的嘲諷更多了。

齊伯恩跟夜無雪是很久的仇敵了,在夜無雪那,齊伯恩就沒有贏過,這回,知道要來對付夜無雪的弟弟,齊伯恩可是高興不已。

他很想看看,夜無雪要是知道,他把他唯一的弟弟弄殘了,會是什麼表情。

越想,齊伯恩就越興奮。

眼看著齊伯恩臉上的表情越來越變態,莫書榮終於有些撐不住了。

這人到底是哪來的變態,莫書榮已經看出來了,他被誣告的事情,這些人都知道,但就是把他抓進來了。

想來,是有什麼人不想他出去,莫書榮有些擔心靈汐,他不知道靈汐現在怎麼樣了。

他們抓他,是為了什麼呢?

莫書榮一下就想到了靈汐的臉,可是,又覺得不應該。

「小子,當著我的面都敢發獃,你膽子不小嘛!」齊伯恩發現莫書榮發獃后,一把抓住他的領子。

靈籮見到這那還了得,她剛剛就覺得這個人邪乎的很,看上去就不是個好人。

她好擔心莫書榮會被這人打,主人又還沒來的,靈籮覺得自己不能等了。

她得想點辦法才行。

「我膽子不大,但你的膽子一定比我小。」

這邊,莫書榮也回過神來,既然知道來者不善,而且是沖他來的。

莫書榮當然不能慫了,他伸手想把衣領從這人手裡弄出來。

別說,莫書榮力氣比齊伯恩大多了,齊伯恩就是個吃喝玩樂的紈絝,那裡能跟莫書榮比。

看見莫書榮掙脫,齊伯恩臉色更加不好了,「你們,給我按住他。」

指使兩個手下按住莫書榮,齊伯恩運了運氣,「你很牛啊,可惜,落在我手裡。」

齊伯恩勾起一抹冷笑,「給我把他的手廢了。」

莫書榮用力的掙扎著,他以為,最多就是打他一頓,但是他竟然想廢了他的手。

「你以為你逃的掉嗎?動手。」

莫書榮更加用力了,可惜,那兩人的力氣跟齊伯恩的完全不一樣,莫書榮這點力氣根本就不夠看。

靈籮見靈汐還沒有到,只能自己出面了。

她剛剛還有些糾結,到底是直接出手還是暗中出手。

但這會,她管不了那麼多了,一根狗尾巴草一下把按住莫書榮的那兩人扇飛了。

這一變化,讓在場的人都驚訝不已,莫書榮想著是不是靈汐來了,連忙四處張望。

然後他就看見一根狗尾巴草在半空中飛舞。

莫書榮:……

他覺得,這根草跟靈靈的氣質不符。

「是誰在裝神弄鬼,給本少爺出來。」齊伯恩心裡窩著火。

三翻四次的被莫書榮掙脫,他乾脆自己動手。

讓手下拿住莫書榮,自己上前來,「這次,我就看你還要怎麼逃,給我看著那個草。」

齊伯恩帶來了七個人,三個按住莫書榮,還有四個站在齊伯恩身後。

齊伯恩讓兩個人保護他,另外兩個盯著那根草。

靈籮鄙視了齊伯恩一下,很快就又出現了一根狗尾巴草。

啊?

那兩個盯著草的人彼此對視一眼,什麼情況這是?故意逗他們玩的?

齊伯恩看不見後面的情況,他盯著莫書榮,笑的有些得意,彷彿看見夜無雪被他打壓的場景一般。

靈籮丟了兩根草給那倆人就不管他們了,轉頭盯著齊伯恩,只要他一動,她就抽他。

「莫書榮,我知道,你一定很疑惑,為什麼會被針對吧,可惜,我不會告訴你的。」

靈籮覺得,這個齊伯恩屁話可真多呀,要打趕緊打,打完好收工,她的手一直撐著挺累的。

莫書榮聽了齊伯恩的話,才知道原來是他的原因,跟靈汐沒有關係,這下他放心了。

終於,齊伯恩說完了,他抬起手,拿過一旁的刑具,朝著莫書榮走來。

「把他的手按好。」

那是一個夾手指的刑具,十根手指頭放在裡面,用力拉兩邊的繩子,就會收緊手指跟棍子的距離。

那感覺,痛不欲生。

齊伯恩笑了笑,然後就要把刑具往莫書榮手上套。

靈籮趕緊打掉齊伯恩手裡的東西,「啪嗒」一聲,在這寂靜的牢房,是那樣詭異。

齊伯恩瞬間就回過頭看著剛剛那根草。

結果發現竟然有兩根了,那再加上現在這根…

齊伯恩咽了咽口水,小眼睛四處打量一番,什麼都沒看見。

他叫來手下,沿著牢房,每個角落都不要放過,給他仔細搜查。

。伊布的全新進化引起了許多人的注意,比如說研究院……額,他們的遺傳學研究已經到最後階段了準備出教材了,沒空管這個,不過一些伊布愛好者還有一些喜歡漂亮精靈的收集者都紛紛搞到蘇雲兮的聯繫方式,不過全部被多邊獸二型給攔下來了。

但是有一些人則是打算直接出發了,比如某不知名的妖精系天王,但他

《成為訓練家一點也不難》第一百二十章偷偷摸過來的澀圖畫師那絕美的樣子在姜晨看來是神龍即將消失的癥狀,而覺醒的神性與人性的神龍把他一生想明白之後,再看向姜晨的眼光就有了一絲不同。

「雖說吾這一身精血可以幫你換掉靈根,可你天生靈跟優秀不需要換,吾之將死能送於你的東西並不多,還請你不要拒絕。」

姜晨看着神龍……

《我的師尊超級無敵》第五百七十七章神龍的饋贈 我又是整整一夜未眠,早上只能在閣樓頂層打坐冥想,以恢復疲憊的神情。

不知道冥想了多久,等我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顧家老爺子竟然也在閣樓上面,此時正站在我不遠處,望着出生的驕陽沉思。

見我轉醒,顧家老爺子走過來頗有些感慨地說,「沒想到你年紀輕輕,就已經可以冥想入定了,將來在這一行的成就,絕對不可限量,我顧家怎麼就沒有你這樣的人才?」

「老爺子說笑了,顧家家大業大,人才輩出,尤其是年青一代,哪個不是青年俊傑?怎是我這山野小子能夠夠相提並論的。」

我說着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至於他稱讚我的話,我完全沒當回事,那都是枱面話,恭維而已。

顧家老爺子搖了搖頭說,「其實每個人都一樣,生來沒有高低貴賤之分,顧家那些小子,如果拋開了家族的光環,他們根本連你一半都不如,想想我顧家這諾大的基業,將來如果毀在他們手裏,那真是可惜了。」

他這話明顯是說給我聽的,但我對顧家的家業又沒什麼興趣,讓我沉思的,反而是顧家老爺子的用意。

我可不認為他真的會將顧家的家業傳給我這個外人,只是他那這個作為誘餌引誘我,究竟想從我這裏得到什麼呢?

「老爺子你就不用擔心了,兒孫自有兒孫福,以後的事,現在操勞也沒用,誰知道這個世界明天會是什麼樣子呢?」

我想不出來,只能客套的說了兩句。

顧家老爺子笑了笑說,「不跟你拐彎抹角了,你這年輕人太老練,跟你說話都費腦筋,這是我顧家的傳家之寶,半部催官篇,我聽說你已經學了另外半部,這半部也給你看看吧!催官篇只有合在一起,才是一本真正的風水奇術,只要能學會,到時尋龍點穴,佈局列陣,無所不能。」

說着他將一本陳舊的羊皮紙書遞給了我。

說實話,這時候我真的有點激動了,畢竟我們是玄學這一行的人,顧家光是靠着半部催官篇就有了今天的家業,而風水嶺也同樣是靠着半部催官篇,在這方圓百里揚名。

如今我竟然有機會學得整部催官篇,那將會是什麼概念?

我至今依然清楚地記得,黎三曾經跟說過,他說如果有人能學得整部催官篇,將會超越登仙,直達化境。

而我現在的道行,只不過區區登堂入室而已,離大師級別都還很遙遠,更別說登仙或者化境了。

如果學了整部催官篇的話,不知道我的道行能夠到哪一步?

我在心裏思量著,但是我又清楚地知道,顧家老爺子怎麼可能這麼輕易的,將作為傳家之寶的催官篇給我看?除非他想圖謀我身上,與這半部催官篇價值相等的東西。

我到這一刻才明白過來,原來顧家老爺子所圖謀的,是我學過的那半部催官篇。

看來他也想學得整部催官篇,跨越登仙之境吧!誰不想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算起來,這確實是一筆劃算的交易,不管於我而言,還是與顧家老爺子而言,其實都很划算。

雖然說賴祖師爺一開始將催官篇分為兩部傳承也是用心良苦,但事到如今,要是能學得整部催官篇,又何須在乎門派之別?

反正顧家老爺子都不怕顧家的法術外傳,我當然也不擔心這半部催官篇流傳出去。

畢竟到如今風水嶺就只剩我跟黎三兩個人了,雖然他是班主,但這些事情我還是可以做主的,到時候我學會了,再傳給黎三,也許風水嶺就可以再現當年的輝煌了,甚至可以超越。

想到這裏,我很乾脆的就將那半部催官篇接了過來。

「我知道你怎麼打算的,等我看完這半部催官篇之後,我所學的那半部,也會寫給你,就當是作為交換吧!」

我看了看顧家老爺子,隨意地說道。

老爺子一聽這話,也顯得很高興,眯着眼睛看了看我說,「你果然是個高瞻遠矚的人,跟那些食古不化的老頑固不能相提並論,那就這麼說定了,你慢慢學吧!有什麼不懂的可以來問我,只要到時候將另外半部催官篇寫給我就行。」

我點了點頭,然後顧家老爺子便離開了。

我倒是沒有急着馬上去鑽研那半部催官篇,而是再次冥想了一個小時,將內心的雜念全部拋空,這樣學東西,你會很容易記住。

計算不一定要馬上將這半部催官篇全部學會,但一定要將所有的內容記在我的腦子裏,這樣以後可以慢慢學,免得催官篇被人拿回去之後,讓我空留遺憾。

我花了一整天的時候,將這半部催官篇完完全全的記載了腦海中,然後跟我之前學過的那半部在腦海中相融合,終於形成了一部完整的催官篇,而這部催官篇,就存在於我的腦子裏。

合上牛皮紙書的后,我準備拿去還給顧家老爺子,但是一起身,忽然感覺腦袋有些暈眩,緊接着鼻子裏開始流血。

鮮紅的血滴在陳舊發黃的牛皮紙上面,竟然很快都滲了進去,擦也擦不掉。

我緩和了好半天,才終於緩過勁來,但腦子裏面依然感覺有些發脹,彷彿有什麼東西被硬生生的塞進了腦子裏面一般。

我知道是金蠶蠱,如今已然過去了好幾天,不知道我還有多少時間可以活?

我不知道,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如果金蠶蠱不弄出來,我一定會死,只不過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按照我現在的情況,其實應該馬上去找那個黑袍女人,不論用什麼方法,讓她將我腦子裏的金蠶蠱弄出來。

但是我現在還不能走,我必須要確定顧婉茹不會有事,才能離開。

但這個前提是,我需要將另外半部催官篇寫給顧家老爺子。

想到這裏,我也就沒有急着將顧家那半部催官篇還回去了,而是找來紙筆,直接趴在桌子上寫了起來。

等我全部寫出來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潦草的字跡佈滿了整個筆記本。

我起身舒展了一下,然後便拿着筆記本和另外半部催官篇出了門。 整個堡壘上空,紅光一片。

熱浪如海潮一般直撲過來。

張凡後退兩步,閃身躲到樹后。

小狐又是一個訣氣發出來!

五昧真火受訣氣調動,頓時放出五彩之色。

火焰中心,是紅色,再向外,則是黃色、粉色、藍色和綠色。

一道道光焰,撕開天空,在空中發出炸雷的聲音。

「咔咔!」

巨大的聲響,震耳欲聾,像是天崩地裂的世界末日來臨。

一股股熱浪迎面撲來不斷撲來。

張凡不得不倒退幾步!

灼熱的氣體,像滾燙的開水一樣衝進了鼻孔里,整個肺部好像開水燒着。

若是普通人在這樣高的溫度下,直接就會暈倒在地!

張凡從丹田當中提了一口真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