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畢業了也不需要去找工作,一個本科畢業證沒那麼重要。

吃完燭光晚餐,回到白金灣府邸,李哲先打開了電視,把台調到了蘇省衛視。

今晚是《繼承者們》首播的日子。

《繼承者們》拍完后,買家卻不好找。

趣酷娛樂,聯繫了不少電視台的採購部,卻只有一兩家地方電視台願意購買《繼承者們》,給出的價格,也是極低。

誰讓公司人脈太淺,跟各大衛視一點關係都沒有。

李哲心思著,實在不行就先網播,等《繼承者們》在網上火了,再聯繫電視台。

《愛情公寓1》也不是先在網上播出火了,再上星播出的。

其實,是李哲記錯了,《愛情公寓1》不是網劇,《愛情公寓1》是在贛省衛視上星播出的。

不過《愛情公寓》確實是通過網路火起來的,前兩部的點擊量就突破了十億,因此獲封「網路第一神劇」。

7017k 東陵市機場,陳玄有些目瞪口呆的看著陸初然離去的背影!

「我/靠,這娘們不會真當真了吧?」陳玄嘴角抽了抽,看那女人剛才認真的模樣兒,不像是說假話的樣子啊!

可是,在飛機上他不就是為了救她隨口那麼一說嗎?

陳玄不敢再想,急忙攔下一輛車朝別墅趕去,他覺得自己往後有必要離陸初然遠一點了,叫聲老婆都要自己給她天醫世家做女婿,萬一下次再叫個更曖/昧的,那豈不是要自己給她生孩子啊!

我呸,想得美!

半個小時后陳玄已經回到了別墅,現在已經是晚上七點了。

秦淑儀、李薇兒、蕭雨涵、皇甫洛璃四人正坐在客廳裡面看著電視,見到風塵僕僕回到家的陳玄,幾個女人的眼睛頓時一亮。

還是皇甫洛璃最貼心,急忙走過來給他換鞋;「大壞蛋,你回來了!」

「小犢子,你昨天晚上不是打電話說去了天原市嗎?怎麼這麼快就趕回來了?吃飯了嗎?」穿著一身睡衣的秦淑儀走過來,一臉關心的問道。

李薇兒插嘴說道;「淑儀姐,你擔心這小犢子做什麼?人家去天原市沒準是美人相伴,瀟洒快活了。」

陳玄白了李薇兒一眼,嘿嘿笑道;「九師娘,天原市那邊的事情都忙完了,我這不是想你嗎?所以就趕緊回來了。」

「喂,小犢子,你只管著想你師娘,難道就不想我們這三位大美女?」李薇兒一臉不滿意的問道。

聽見她這話,蕭雨涵、皇甫洛璃兩人都朝陳玄看了過來。

「行了,你這死丫頭亂吃什麼醋啊,我可是他師娘,他想我難道不應該嗎?」秦淑儀瞪了李薇兒一眼,又對陳玄問道;「餓了嗎?餓了師娘給你做去。」

陳玄老實的點了點頭,做了幾個小時的飛機他還真有些餓了。

「行,先等著,馬上就好了。」秦淑儀嫣然一笑,猶如一個賢妻良母般走進了廚房裡面。

陳玄走到客廳坐下,李薇兒屁/股一扭就來到他身邊,眯著美目說道;「小犢子,你不老實,整天都只知道想你師娘,都沒見你說想我們,你老實說,對你師娘是不是有什麼不軌想法?」

正在喝水的陳玄差點被嗆到;「娘們,你褲襠里放雷了吧,想崩死我啊!」

李薇兒白了他一眼,說道;「你他娘才褲襠里放雷了,雨涵姐,你評評理,我剛才說的對不對?這小子如果不是對自己的師娘有不軌想法,怎麼會整天想著她?」

蕭雨涵點點頭,眯著眼眸看了陳玄一眼,笑道;「我看不止是有不軌想法,某些人恐怕是連自己師娘的芳心都俘獲了。」

「兩位姐姐知道的這麼清楚?」皇甫洛璃看了眼在廚房裡面忙碌的秦淑儀。

「切,這麼明顯的事情誰不知道,洛璃妹妹,你可得小心點,某些色膽包天的傢伙連自己師娘的主意都敢打,保不準某天晚上就爬上你的床了,到時候把你吃的連渣都不剩。」李薇兒煞有其事的說道。

聞言,皇甫洛璃美目一亮,說道;「我不介意的!」

聽著這些話,陳玄再也聽不下去了,黑著臉說道;「娘們,我和師娘是清白的!」

李薇兒滿臉不屑,說道;「身體上可能是清白的,某些人心理上恐怕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見到陳玄的臉色越來越黑,蕭雨涵輕笑一聲,問道;「對了,你這傢伙好端端的跑到天原市去做什麼?」

見到蕭雨涵岔開話題,陳玄頓時一臉得意的說道;「娘們,咱這次去天原市那可是拿了這一屆醫道盛會的冠軍,目前已經是天/朝國華佗榜上最年輕的神醫了。」

「吹牛,還華佗榜神醫……」蕭雨涵和李薇兒兩人紛紛朝他投來一個白眼。

唯有皇甫洛璃美目一亮。

見到這兩個女人不相信,陳玄也懶得和她們解釋,站起來說道;「我去洗個澡,先說好,別偷看。」

「滾犢子,誰稀罕看你洗澡是不是?」蕭雨涵和李薇兒紛紛給了他一個白眼,不過話雖這麼說,這兩個女人還是忍不住朝衛生間那邊看了眼,臉色微微有些泛紅,也不知道腦海中在想些什麼畫面。

沒多久,陳玄剛剛洗完澡穿上衣服時,客廳裡面忽然傳來了李薇兒的尖叫聲。

陳玄立即從衛生間跑了出來。

「淑儀姐,你快看,小犢子那王八蛋上電視了,靠,這小子還真奪得了那什麼醫道盛會的冠軍啊,太牛逼了!」

幾個女人這會兒都坐在客廳裡面觀看著晚間新聞,上面講的正是有關醫道盛會的事情,而陳玄的身影也出現在了畫面上。

「根據本台最新報道,這一屆醫道盛會冠軍是一個十八/九歲的少年,其在醫道盛會連續創造幾大奇迹,下面請看現場畫面……」

見到這裡,陳玄有些詫異,醫道盛會上午才結束,晚上新聞就播出來了!

見到陳玄從衛生間走出來,正處於興奮中的幾個女人立即把他給圍了起來。

「小犢子,太帥了,沒想到你真的奪得了冠軍啊,還進入了華佗榜!」

「小犢子,快給師娘說說,你是怎麼獲得這冠軍的?」

「大壞蛋,你馬上就是家喻戶曉的大神醫了!」

聽著這幾個女人嘰嘰喳喳的聲音,陳玄這貨兒不免有些得意,便是把醫道盛會上發生的事情講了出來,當然,有關於陸初然和穆雲姍的事情他沒敢提。

聽到陳玄說完,幾個女人依舊很興奮。

「小犢子,老娘決定了,今晚一定給你留門,到時候老娘任你擺布!」李薇兒彷彿是豁出去了一樣,媚/眼如絲的看著陳玄說道。

聞言,秦淑儀的臉色頓時黑了下來;「死丫頭,晚上咱兩可是睡在同一張床上,你想害我啊!」

聽見這話,幾個女人頓時捧腹大笑了起來。

唯有陳玄一臉幽怨,他感覺自己在這家裡看著挺爺們,其實就是一隻行走在鋼絲上的小綿羊,隨時都面臨著被這群女人吃掉的風險!

第二天,陳玄來到學校。

讓他意外的是穆雲姍也回來了。

見到陳玄到來,穆雲姍立即很親密的挽著他的胳膊,笑嘻嘻的說道;「大壞蛋,現在你可是華佗榜上最年輕的神醫了,我告訴你,你可不能不要我,不然我就讓爺爺把你趕出華佗榜,哼!」

陳玄一愣,問道;「醫穆世家老爺子這麼牛逼?還能在華佗榜上裁員不成?」

「哼,我爺爺可是神醫盟三大盟主之一!」穆雲姍一臉得意的說道。

這時,楊傾城從教室外面走了進來,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對方第一眼就朝陳玄的位置看了過來。

兩人四目相對,瞧著這女人那滿是危險信號的目光,陳玄立即打了個寒顫,他心裡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看來自己的『不告而別』已經讓這娘們生氣了!

「看什麼呢?」瞧著陳玄緊盯著台上的楊傾城,穆雲姍有些不滿。

陳玄急忙正襟危坐,面對楊傾城,他現在只能表現好一點,以期這女人能放過自己!

很快,一堂課在眾人的意猶未盡中結束了!

楊傾城沒找自己麻煩,也讓陳玄鬆了口氣。

不過就在這時,只見講台上的楊傾城忽然笑眯眯的看向陳玄的位置;「小老公,等下記得來給我做飯!」

一句話,猶如石破天驚一般,炸的在場的所有人都頭暈目眩,目瞪口呆!

楊教授剛才叫陳玄同學什麼?

小老公?

。 她想起來了,當初聽說陳美淑的肚子被劃開的時候,她隱約的就覺得哪裡不對勁。

可是因為那時還在生氣陳美淑和喻景安把她劫回喻家,所以就覺得陳美淑是活該是報應,也就沒多想。

現在才想起來,陳美淑肚子上的那一刀,很有可能是因為那天晚上陳美淑踢了她的肚子才……。

原因無他,她記得墨靖堯那天晚上就表示過,陳美淑碰了她肚子,他就要替她找回場子。

這會子聯想起來,才明白過來,那一刀應該是墨靖堯讓人划的。

「是。」

「我的天,那麼那天晚上警官打電話過來說是我傷了我媽的時候,你就很清楚我是被冤枉的了?」

「對。」對喻色,墨靖堯不想說謊。

原本關於喻家其它人的事情,他是不想讓她知道的,只想悄悄的替她辦了替她出氣了。

卻沒有想到陳美淑因為忍受不了肚子里的疼,居然敢借著來參與喻色的高考動員會出現在了這裡。

但陳美淑絕對不是真心實意為了喻色的高考考試而來的,分明就是來找喻色麻煩的。

可有他在當場,怎麼可能讓喻色受委屈。

絕對不可以。

所以,把陳美淑請出去是最徹底的解決辦法。

喻色閉了閉眼,這一刻,不知道是該感謝墨靖堯為了她所做的一切,還是要怪他當初差點害她被冤枉了。

不過後來,墨靖堯完全替她擺平了。

陳美淑受傷一事,警方再也沒有找過她。

墨靖堯自己做的事,怎麼也不能讓她背鍋吧。

「做的好,我又欠了你一次。」回想了整起事件,喻色拍了拍墨靖堯的手背,就算陳美淑是她親媽,她也是站在墨靖堯這一邊的。

這世上,誰對她好,她知道。

誰對她不好,她更知道。

墨靖堯原本以為喻色問清楚了一切,以她女性的視角,也許會怪他,沒想到她居然霸氣的就一句『做的好』。

「你不怪我?」

「她從來沒把我當女兒,她踹我那幾下,如果不是我自己保護了自己,只怕現在天天肚子疼的是我,我就是沒有你的本事,沒有你那麼厲害的手下,否則,我再多留幾塊紗布在她肚子里。」

「呵呵,好。」

聽到身旁墨靖堯低低的笑聲,喻色頓時又驚了,「你不會是讓人把她帶出去,去醫院開膛破肚取紗布,然後現在又想在取出來后再放進去幾片吧?」

「有何不可?你說再放幾塊就放幾塊。」

「六塊,送她個吉利數字,我人好,讓她不用謝我。」

不把她當女兒的人,她憑什麼還把陳美淑當媽。

「收到。」墨靖堯唇角的笑意越來越深。

小女人現在是越來越入他的眼了。

她這樣,他喜歡。

原本就喜歡,現在更喜歡了。

這才配做他墨靖堯的女人。

最討厭那種明明想要的要命,卻裝作一點也不想要的女人了,虛偽。

他家小色不虛偽。

純真。

真誠。

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一點都不虛偽,他喜歡這樣的女孩。

「行,這個任務保證完成。」原本剛剛發布命令出去的時候,他還是有點猶豫的。

現在喻色這樣說,他真是一點也不猶豫了。

絕對完美的完成喻色的要求。

六塊紗布。

嗯,喻色比他還霸氣。

他當時就是在陳美淑的肚子里留少了,才讓她今天還有力氣來這大會現場鬧場子。

說的好聽點是來助威喻色高考取得好成績,其實根本就是來添亂的。

陳美淑被帶走了。

沒有了她的吵鬧聲,喻色安心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