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皇子心裡美滋滋,他就知道只要說學習,父皇肯定會答應的。

。 公孫大娘壓著二娘,把事情始末原原本本都說了出來,這時的眾人也終於知道了真相,可是現在知道了又能如何?

王府侍衛加六扇門捕快,死了四百多人。

能怪那個人嗎?他無非是想殺金九齡一人,可金九齡卻要四百多人與他陪葬。

金九齡在狂笑,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想讓人殺了他。

江重威也不禁嘆息一聲,道:「他太喜歡花錢,太喜歡享受了,可我萬萬沒想到,他竟然會做出這種事。」

金九齡不理他,卻看著陸小鳳,咳著血大笑道:「人人都說陸小鳳是個聰明人,可在我……在我看來,你才是最蠢的那個。」

陸小鳳咬著牙,不言不語……

蛇王為什麼會死,蛇王想做什麼他全都知道,也是說陸小鳳差點就親自把薛冰送向了一條不歸路,一切的一切,他皆在金九齡的算計中。

花滿樓嘆道:「你很聰明,你利用紅鞋子留下線索就是為誤導我們,但即便是你這樣的聰明人也想不到天下有任兄這般人物吧。」

說道任意,金九齡一臉驚恐,喃喃道:「他不是人……他……他不是人……他是魔,是神,他這樣的人只能是神魔,絕不會是人。」

常漫天忽然道:「其實只要那人解釋……」

花滿樓打斷道:「解釋又有何用?金九齡是六扇門最出彩的捕快,哪怕有人作證,他若抵死不認,難道我們還會信紅鞋子的話?」

江重威沉聲道:「所以這是他最好的結局。」

公孫蘭微笑著道:「我們也該走了。」

江重威忽然道:「你能走,她不能走。」

她自然指的是二娘,不過不用公孫蘭發話,薛冰已道:「我們偏要走,你們難道還敢攔我們不成?」

江重威氣急:「你……」

花滿樓問道:「大娘要去哪?」

公孫蘭嫣然笑道:「幾百年來,武林中最負盛名的兩位劍客,就要在紫金山決鬥,難道你們一點也不知道?」

陸小鳳終於開口了:「你是說……」

公孫蘭笑道:「葉孤城親自放話,八月十五,月圓之夜,紫金之巔,一劍西來,天外飛仙……」

……

晚風吹在任意身上,似乎要拂掉他一身血氣。

月光籠罩大地,銀輝就彷彿有一層輕紗,忽然淡淡雲霧升了起來,在月光於霧間彷彿有一條淡淡的人影。

任意看見了這條人影,他好像已經等了很久了。

任意的腳步停下,問道:「你在等我?」

葉孤城轉過身來,凝視著他,忽地一嘆道:「若早些遇上你就好了。」

任意笑道:「現在就晚了?」

葉孤城點了點頭:「似乎真的已經晚了。」

任意問道:「你們已經準備好謀反了?」

葉孤城驚訝的看著他,驚訝的問道:「你知道?」

任意淡淡道:「我知道的事很多,可解釋起來卻很麻煩。」

葉孤城道:「所以你不願解釋?」

任意頷首道:「對,那太麻煩了。」

葉孤城道:「南王世子是我弟子,他要成為天子,我在幫他。」

「我知道你們設下了一個很的局。」任意微笑道:「一切我都很清楚。」

葉孤城感慨道:「所以我不得不為你引薦一個人。」

任意笑道:「叫他出來吧。」

在一片樹蔭中,一個很英挺的年輕人,走了出來……他穿著很得體,身上還有一股貴氣,他神情一點也不倨傲,反而帶著很溫和的微笑。

任意看著他,直接問道:「南王世子?」

年輕人十分吃驚的說道:「公子認識小王?」

任意淡淡道:「猜的。」

南王世子竟躬身,微微行了一禮道:「其實小王此來,乃是有件大事想與公子商談,想必以任公子的才智,已經猜到了。」

任意問道:「為何找我?」

南王世子輕嘆道:「小王本不願打擾到任公子你,只是小王實在怕我等行事之時,會被公子察覺,而且以公子的為人,怕不會有任何顧忌……」

任意打斷道:「你是怕我察覺了你們的計劃,更怕我壞了你們的好事,可奈何不了我,所以打算想邀我一起謀事?」

南王世子很老實的點了點頭。

任意微笑道:「若我不答應的話,會如何?」

南王世子沉默了,其實在這裡他已埋下了無數伏兵,但面對眼前之人,他實在不想以此脅迫,因為即便是他也毫無信心。

任意亦是沒有開口,彷彿正等著他的答案。

沉默了半晌,南王世子忽然吐了口氣道:「任公子若不答應,小王只能全力滅口,就算以你當世無敵的武功能擊殺小王,小王也會拚死一搏。這並非威脅,而是即便你答應小王不會透露出去,即便小王真已成事……任公子依舊是懸在小王頭上的利劍。」

「你很老實,也很誠實!」

任意點了點頭,看向葉孤城問道:「你可曾想過事成后他會要了你命?」

葉孤城毫不掩飾,道:「我並不那麼好殺,而且只要一次不成,這個秘密就會公諸於世,等到了他不怕秘密泄露之時,也沒有弒師的理由。」

任意有些驚訝道:「看來你們都看的很清楚。」

南王世子問道:「那任公子的答案呢?」

任意笑道:「我要大內所有藏書。」

南王世子瞪大了眼睛,彷彿懷疑自己聽錯了一般……

葉孤城訝道:「你答應了?」

任意點點頭道:「這很有趣不是嗎?」

葉孤城也笑道:「這的確是件有趣的事,可我不明白你為何要大內藏書?」

任意淡淡道:「最近想鑽研下音律,和算學數理,或許能讓我一身武學再進一步也不一定。」

葉孤城反問道:「你也不怕被事後滅口?」

任意掃了南王世子一眼,笑道:「或許那時候會更有趣。」

葉孤城笑了,他哈哈大笑道:「任意,任其所意,隨心而為……你真是個妙人,在你看來,這天下、這江湖興許不過是你尋樂之地。」

任意看了看兩人,道:「我該走了。」

南王世子恭恭敬敬,突然向葉孤城和任意行了個大禮:「不管兩位信不信,小王事成后,定然不會辜負兩位恩情,也絕不會做出殺人滅口之事。」

任意笑了笑,直接邁出了腳步。 舞輕柔看著面前的小女孩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和小舞一樣漂亮甚至是比小舞還漂亮,就是打扮有點偏男孩子化。

十萬年柔骨魅兔左腿骨之中大量的能量瘋狂融入到小舞提供的那塊十萬年外附魂骨之中,隨著能量的大量融入那塊外附魂骨之後軒轅麟月左臂旁邊懸浮的腿骨開始融化,變成一團粉紅色的能量液體融入到魂骨之中。

軒轅麟月能夠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左臂有些發熱,不是炙熱而是暖洋洋的那種熱量。

軒轅麟月的精神世界之中,伊萊克斯和天夢還有冰帝在打撲克,天夢的眼睛時不時往伊萊克斯的手中看,伊萊克斯直接把天夢的腦袋推著道:「天夢,你確定要偷看老夫的牌?」

墨墨和八角還有嬌嬌看著想要偷看伊萊克斯牌的天夢道:「天夢哥,你不能偷看!要不然就不公平了!天夢哥加油,我們相信你!只要你輸了就該我們了!」

地瓜和望穿則當著鹹魚,兩人,欣賞著精神世界真正的風景,但是他們手中的活卻沒有停下來,吧唧吧唧!吧唧吧唧!

小舞則關注著外界,畢竟那是她媽媽的魂骨和她的融合,她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但是她相信軒轅麟月。

突然精神世界之中浮現一股精神力波動,看著出現在精神世界真正的婦人小舞死死的捂著自己的嘴巴,但是眼角的淚水卻止不住的流了出來。

「小舞。」舞輕柔張開懷抱,輕聲喊道。

小舞直接衝到了舞輕柔的懷中,失聲喊道:「媽媽,小舞至於再次見到你了!小舞好想你,真的!真的!好想你。」

「小舞乖,媽媽這一次再也不離開小舞了,媽媽就在這裡一直陪著小舞。」舞輕柔撫摸著小舞的頭輕聲道。

小舞點了點頭,她沒想到自己和母親居然還能相見,還是不會分開的那種。

「麟月,謝謝你。」小舞靠在舞輕柔的懷中心中默念道。

看著小舞和舞輕柔團聚伊萊克斯帶著天夢他們離開了這裡,換了一個地方后他們又開始了鬥地主,

伊萊克斯和天夢是最先知道舞輕柔的到了,冰帝他們對於舞輕柔的到來並沒有太多的波動,還不如讓小舞和她媽媽單獨聊會,反正進來了以後就不會離開了。

能夠以完整的靈魂本源進入軒轅麟月的精神世界那麼這就證明了舞輕柔也變成了魂靈,不過她寄宿在軒轅麟月的第六魂環之中,也就是小舞提供的那枚魂環,不過從此以後軒轅麟月召喚出了的不只是小舞了,而是舞輕柔和小舞一起施展軒轅麟月的第六魂環的第二魂技。

同時軒轅麟月的那塊外附魂骨變成了二十萬的了,魂環並未有太多的提升,只是虛無的效果變強了,和多了一個舞輕柔和小舞一起施展暴殺八段摔,軒轅麟月的第六魂環的其中一個魂技就是召喚小舞出來施展暴殺八段摔,當然十萬年的修為,人形下的十萬年小舞,現在多了一個,兩個十萬年級別的保鏢。

同時魂骨也多了一個魂技,那就是生命燃燒,通過燃燒自己的生命力來換取強大的力量,生命力這個東西是軒轅麟月最不缺的了。

無敵金身也變成了軒轅麟月魂力耗盡前一直有效果,不過魂力消耗大幅度增加了。

兩天後。

軒轅麟月和朱竹清同時睜開眼睛。

「麟月我去找點吃的。」朱竹清從地上站起來后直接搶先一步說道。

軒轅麟月點了點頭,如今她已經在七十級停留了一段時間,軒轅麟月打算剩下的藍銀皇魂環用海魂獸,或則等待神賜魂環,畢竟合適的合適不多,更何況年限。

總不可能在讓藍銀草們給自己凝聚魂環吧,次數多了對藍銀草們也是一種消耗,雖然自己可以加速他們成長,但是海神神位沒有海洋的魂獸當魂環恐怕沒有那麼快適應傳承得來的力量。

有了海魂獸就能快速的適應海洋的力量,海神,海神,沒有大海的力量怎麼能叫海神呢,更何況自己要不了幾個,畢竟大明讓自己留了一個魂環空位給他,所以軒轅麟月她只需要兩枚海魂獸的魂環。

時光匆匆,瀚海城就在眼前。

而軒轅麟月和朱竹清並未在瀚海城之中停留,而是直接來到了海邊。

看著一望無際的大海,軒轅麟月突然有種特別心安的感覺,彷彿她就是海洋的一部分。

「麟月我們要出海嗎?」朱竹清疑惑道。

「嗯。」軒轅麟月肯定的點了點頭,朱竹清看著一望無際的大海若有所思,難道海神的傳承之地不在這裡嗎?要出海?不可能在海底吧。

朱竹清有些擔心海神的傳承之地在海里,而軒轅麟月明確的感受到了自己體內的那股海神之力暴動,彷彿有了生命一樣在急忙的催促她出海。

「原來是海神老爺子在催我去傳承他的神位啊,那就準備出發!」軒轅麟月感受到自己體內能量的暴動頓時就明白了自己心中那冥冥之中的引導。

「麟月,我們…」

就在朱竹清打算詢問軒轅麟月她們如何出海的時候一位老者走了過來打斷了朱竹清。

「兩位妮子是要出海嗎?」

軒轅麟月看了看老者問道:「老人家你有辦法送我們出海?」

「嘿嘿,那是肯定啊,不過兩位妮子是要去哪裡?遠不遠?不遠的話我送兩位去,遠了我就給兩位介紹船老大。」老者明顯看上去是想賺一筆。

「老爺子海神島去不去?」

軒轅麟月突發奇想問了一句。

「海神島!妮子你去哪裡做什麼?」老者聽到海神島后神情明顯變了變,眼中全是警惕。

「老爺子知道海神島?」軒轅麟月看著面前的老者問道。

「知道!但是妮子你告訴我你去哪裡做什麼!要不然你們別想離開這裡!」老者威脅道。

軒轅麟月和朱竹清渾然沒有把老者的威脅放在心上,軒轅麟月來的時候就探查過了,這裡修為最高的也就只有一位魂斗羅,當然也不排除這裡的封號斗羅出海了。

「我去見海神老爺子。」軒轅麟月看著警惕的盯著她們的老人家想逗逗他,於是毫不猶豫的說出來去見海神。

「哼!老夫看你們漂亮,以為你們是外地來的好妮子,沒想到居然是兩個惡人!說你們和武魂殿的人是什麼關係!」 「這……」意外來的太突然,讓蘇御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殿主,請您跟我們來。」灰衣老者起身,微笑道。

「好。」蘇御點了點頭,他有很多事要詢問老者幾人。

片刻后,他們來到了獨立於靈武殿的一個閣樓內。

三位老者將蘇御請到了上座。

立馬有一個容貌姣好的女子端上茶水,小心翼翼的給蘇御遞上。

蘇御輕微的喝了一小口,放下茶杯,看著三人道:「前輩,領悟十成靈武意志,就能成為殿主,這是歸規定的?」

「據說是靈武殿的第一代殿主規定的。」黑衣老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