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數量也會是單人的兩倍,至於怎麼選,你們自己看著辦吧。」

說完,冰晶龍王就飛離了混沌海。

「叮,觸發選項。」

「選項一:和宋紫裕一起完成試煉。(混沌海那麼危險的地方,你怎麼放心小師妹一個人面對危險呢?和她一起去冒險吧!獎勵:補氣丹一瓶。)」

「選項二:獨自完成試煉。(你修為都已經元嬰初期了,小師妹才築基後期,根本承受不住元嬰修士的隨手一擊。獎勵:精力丸一瓶。)」

這選項頓時讓周秦犯了難,就在他猶豫的時候,莫希瀾打了一聲招呼,便一人獨自離開了。

「師兄,我先走了。」

宋紫裕看到周秦久久不說話,便開口說道,然後往外走。

「你想去哪啊!」

周秦一把將宋紫裕拉了回來。

「你混沌海範圍那麼大,隨時隨地都有可能出現虛空種族,你一來沒有戰鬥經驗,二來沒有趁手的法寶,所以你是去給它們送人頭的嗎?」

「可是,師兄,兩個人的話數量會成倍地增加的。」

宋紫裕低聲說道:「我不想連累你。」

「小傻瓜。」

周秦輕輕捏了捏她的臉頰,說道:「我們之間哪有什麼連累不連累的。」

「走吧,總不能在這站一輩子。」

說完,周秦牽起宋紫裕的手,說道。

「嗯。」

……

魔道大本營。

當他們看到煞圖——也就是用計打敗朱鑫的魔修,抓到五個活人時,都紛紛出來圍觀。

「可以啊!煞圖,你居然抓了五個,不過這衣服看起來怎麼那麼眼熟啊?」

有人不斷打量著朱鑫他們的服飾,說道。

「能不眼熟嘛!這可是朝天宮的弟子。」

一位眼尖的魔修說道,語氣中帶著酸溜溜的氣息。

「什麼!這就是一兩百年前,擊敗我們先輩的朝天宮弟子?」

原本本著看猴心態的人群,頓時炸開了鍋。

他們最最痛恨的門派,莫過於領導正道擊敗魔道的朝天宮。

要不是朝天宮,魔道早就把正道趕出天衍州了——許多魔修都是這樣想的。

「哼!煞圖,你帶回來的這些人,我正好有用!」

一位壯漢從人群中擠了進去,說道:「我剛剛煉製了一桿戰旗,正缺個旗魂,這五個人,分一個給我!」

「好!」

煞圖隨手一抓,便抓住了其中一人,準備交給那壯漢時,被朱鑫喊住。

「等等!」

周圍的魔修將目光放在朱鑫身上。

「一個法器的強弱,跟旗魂有密不可分的關係,這裡我修為最強,放開我的師弟。」

。 傅源並未立即出手,而是就地沒入了湖水裡,開啟乾坤眼觀察外面的戰況。

然而下水之後,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困龍陣深處,有一條正在盤踞的金角龍正直勾勾的盯著湖心小島處的葛長峰,葛雷,徐宇,唐慶秋幾人。

儼然一副隨時都要發動的狀態。

傅源心中暗爽不已,這頭金角龍的血脈之力完全是可以與之前的異元虎比肩的,只要吸收對方精血,自己就可一步到位湊夠青龍精元。

眼下局勢對傅源非常有利,因為這條金角龍遲早都是要出手的。

等到金角龍與徐宇等人打的不可開交之際,就是傅源的獵殺時刻。

傅源再一看,如今的徐宇,唐慶秋已經步入靈王境界初期,靈力生生不息,澎湃不已,一招一式都暗合大道法則。

兩人面對葛長峰與葛雷是絲毫不在怕的,完全有能力與葛氏兄弟正面攖鋒,甚至出手質量還隱約高過於葛氏兄弟。

傅源一點都不意外,這兩人是東華界引以為傲的頂級天才,他們一旦進入靈王領域之後,還真不是一般的靈王可以招架住的。

而魏徵明這個狗東西,這會兒祭出自己的冥王鼎,對葛氏兄弟的下屬正展開一場單方面的屠殺,所分裂出的地獄魔犬,讓一眾靈侯高手應接不暇。

狡猾的老道士看情況不對,躲在眾人身後,佯裝自己已經元氣大傷,從而不引起魏徵明的重點針對。

傅源一直都是一個很有眼色的人,察覺到那條金角龍正在等待時機,就趕緊從水下轉移到了困龍澤邊緣地帶,繼續潛伏在水下。

半空中若有戰鬥餘波殃及到了自己,傅源稍微屏氣凝神,憑藉自己當下的肉身之力硬吃掉,哪怕是靈王級別的高手對傅源下一記黑手,以傅源目前的聖靈之體,亦能硬吃掉,頂多就是氣血紊亂,但不會受到元氣之傷。

水面上方,徐宇出手狠辣果決,接連避開葛長峰的攻勢,繼而雷霆一掌轟然一聲落在葛長峰的頭頂,令葛長峰當場吐出大口血水。

「你們究竟是誰?」葛長峰滿嘴是血的喝道。

徐宇漠然應道:「修羅戰場只有生死勝負,莫非你連這一點都不懂?」

另外一邊,葛雷同樣遭受到唐慶秋的重創,被唐慶秋一記手刀劈成了兩半,這一幕震驚了他們已經為數不多的下屬。

有了魏徵明單方面依靠冥王鼎屠戮其餘的靈侯隊員,眼下就剩下了老道士和三五個隊員,這三五個隊員一看這情況,心中百感交集,想要解藥怕是不行了。

索性直接跑路了,葛長峰眼角的餘光瞥見了這一幕,可惜他也無能為力。

就連那個油嘴滑舌的老道士這會兒也是腳底抹油溜之大吉。

眼看徐宇就要將葛長峰擊斃之時,場面再度發生異變。

困龍澤水面怦然炸開,金角龍以迅雷之態,張口血盆大口撲殺向徐宇,金角龍已看出徐宇是這幾人當中最厲害的靈王,只要殺了徐宇,金角龍接下來壓力將會驟減。

徐宇見狀,一時驚怒交加,悍然一掌祭出,遮天蔽日的掌印企圖強行鎮殺這條金角龍,然而卻是沒用。

吼!

一道雷霆金光驟然噴射而出,強勢粉碎徐宇掌印,以更快的速度殺向了徐宇。

另一邊的唐慶秋見狀,滿面遺憾之色,龍血芝眼看就要到手,總是發生意外。

連忙上前去支援徐宇,兩人聯手,與金角龍展開纏鬥。

這等層次的凶獸,絕不可正面攖鋒,一旦被金角龍擊中,那將會是終生遺憾,反之,徐宇和唐慶秋除非是把握住見血封喉的機會,否則一般的殺招還真的無法對金角龍破防。

但兩人配合默契,潛移默化抵消掉金角龍的攻勢,打算依靠持久戰活活拖死金角龍。

而魏徵明退出戰場,他哪怕有冥王鼎加持,可他很清楚,靈王級別的大戰,對手又是金角龍這等接近純血凶獸的生猛存在,沒有他能插手的餘地。

水下,傅源開啟乾坤之眼,死死盯向魏徵明。

下一刻,瞳力盛放!

轟隆隆,無數道雷光交織在魏徵明方圓三丈以內,雷光快速形成一道道雷霆之劍,以開山裂石之態,轟然射向魏徵明。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令魏徵明虎軀一震,心裡頓時咯噔了一下,這攻勢太過於突然,他竟然一時間沒能察覺到。

連忙祭出冥王鼎抵禦這密密麻麻的雷霆之劍。

嘭!

傅源破水而出,以極致速度撲殺向魏徵明,大喝道:「狗東西,拿命來!」

見到這一幕,魏徵明這個人都傻眼了。

他還未來得及做出舉動,傅源已經殺到了他近前,揮舞十荒劍,狂烈一劍豎劈而下。

錚錚錚!

劍鳴狂暴,劍氣沸騰,劍意橫卷四方。

咔嚓!

冥王鼎裂開一道縫隙,緊接著,縫隙如蜘蛛網一般快速擴散開來。

魏徵明雙眼通紅,大呼道:「不!」

轟!

引以為傲的冥王鼎轟然一聲炸開,碎片橫射四野。

傅源大呼道:「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沒了冥王鼎加持的魏徵明,比拔掉牙的毒蛇還要凄慘,整個人元氣大傷,體內氣血逆流,靈力紊亂,徹底喪失戰力。

傅源果決一劍橫掃而至。

魏徵明瞪大了眼睛,欲強行催動靈力,可四肢百骸這會兒壓根就不聽使喚。

噗!

魏徵明人頭飛揚而起。

傅源探出手,抓住魏徵明人頭歸納至空間戒指里,這顆人頭是要等到以後回到滄瀾界交差的。

正在與金角龍交戰的徐宇、唐慶秋兩人看見傅源殺了魏徵明,儼然一副活見鬼的樣子。

「你竟然還沒死!這怎麼可能?」徐宇難以置通道。

當時傅源重傷,面對的又是餓虎撲食的異元虎,這都能活下來?

傅源手握十荒劍,冷笑道:「你們都還沒死,我怎麼敢死!」

言罷,九道劍魂分身剎那間分裂而出。

徐宇和唐慶秋見狀,頓覺不妙,他們敏銳感覺到傅源和以前不一樣了,尤其是那雙眼似乎包含森羅萬象。

據聞聖靈之體大成,可叫板靈王巔峰強者。

「快走!」徐宇大呼道。

然而,九道劍魂分身瞬息組成霸道劍陣,將金角龍,徐宇,唐慶秋鎖在湖心小島之上。

「走什麼啊,今日你們都是我的!」

。 此時曲陽城牆湧上越來越多的袁軍士兵。

勢頭之猛,讓賊軍士兵膽顫不已!賊軍人數眾多,是袁軍的兩三倍甚至更多,但混亂無組織、各自為戰,在袁軍的有意切割下,使得賊軍士兵不能相顧。

只能眼睜睜看著身旁的兄弟一個接著一個倒在血泊之中,甚至自己都不能保護好自己的性命!

在那揚志在斬殺鄭布以後,其繼續選找其他賊將……待到臧霸等人前來支援以後,一同向著晁蓋處進發。

反觀晁蓋!

其一路狂奔,斬殺賊兵數不勝數,只為尋那陳勝、吳廣二人。

「賊子,吾必殺汝,祭奠劉唐兄弟在天之靈。」

雙目赤紅的晁蓋,在憤怒的驅使下,漸漸脫離人群,孰不知其在步步走入敵人的埋伏之中。

此時的陳勝、吳廣二人,隱於暗處,即便城牆之上諸多士兵被斬殺,也無動於衷。

小不忍則亂大謀!這二人將忍字發揮到了淋漓盡致,隱於暗處保護自己,然後布下埋伏,謀划如何滅殺袁軍將領晁蓋等人。

晁蓋渾然不知,一頭扎進賊人埋伏之中,只見那暗處跳出來數員賊將,分別是:宋留、蔡賜、庄賈、召平、田臧以及將劉唐頭顱挑於槍尖之上的召騷!

「哼,漢狗竟然敢孤身一人前來,真是活膩歪了。」

宋留冷哼一聲,譏諷晁蓋,只見其手中兵器翻飛,做好戰鬥準備。

至於另外的賊將,亦是將手中兵器對準晁蓋,準備一涌而上,將晁蓋就地格殺!

「叮!宋留、蔡賜、庄賈、召平、田臧,技能『刀將』發動,武力值提升2點。

召騷技能『槍將』發動武力值提升2點。」

眾賊將技能加持,皆是差一兩點破九十大關!這時陳勝、吳廣二人露面,隻言片語下,使得眾將士氣大漲,武力值皆破九十……

「該死」

一下子被六將圍攻,晁蓋不免有些慌張,此時進退兩難,唯有以命搏命,方有一線生機。

「叮!晁蓋技能一『天王』發動,起手武力值提升5點。且當前戰意達到巔峰,武力值再次提升6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