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嗎,草莓已經結果了,那更要過去掀棚子了。等一下氣溫太高的話,裡面的草莓和種的菜就要被燒壞了。」

三十多個大棚,一個大棚兩個口子,就算掀開一個口子用一分鐘的時間,也要大半個小時才能完成。

而大棚裡面氣溫,在太陽升起來以後,比起外面來,可是要快多了。要不了多久,就能上升到30多度。

所以,大棚需要每天都有人打理,注意裡面的氣溫不要太高了,並且要在很短的時間裡面完成這個工作,要是拖的時間太長了的話,裡面的東西很可能就被蒸壞掉了。

田裡雖然雇了人做事,但是李宏華和爺爺倆人總是不放心,每天沒事就去田裡看看,幫著一起幹些活。

有了李方三人的幫忙,半個小時都到,就完成了所有的工作,這還是李方在每掀開一個大棚以後,諾諾都要往裡面瞧了又瞧問了又問的結果,要不然還能完成的更快一些。

李方也不知道諾諾為什麼這麼好奇,大棚裡面種的東西她也不是沒有看過,並且看過都不止一次兩次了。就連吃也吃過不少,但是就是會止不住的好奇。

諾諾拍了一下大棚里的草莓,又翻找出最開始拍攝的草莓苗照片,編輯了一下后發到了朋友圈。

說起來,草莓現在已經開始開花結草莓了,只要大棚一掀開,要不了多少時間,就會有蜜蜂飛就到大棚裡面來。

剛開始的時候,草莓苗才一點點大,要是不認識的還不知道是什麼呢。

不過現在這個時候,草莓苗上面已經能看出來明顯的草莓樣子了。可能要不了半個月的時間,那些長的最早的草莓就可以摘來吃了。

當諾諾發完朋友圈還沒過去五分鐘,她的手機就響了起來,諾諾拿起手機接通了電話。

「小離,找我有事啊?」

「諾姐,我剛看見你發的朋友圈了,你在草莓大棚那邊嗎?」

「對啊,方子來這邊掀棚子,我就跟著他一起過來了。」

「那好,你在那邊等我,我馬上過來。我一個人在家實在是太無聊了,本來還想去你家找你的,那我直接去大棚那邊找你好了。」

「恩,那你過來吧。」

「好。」

等諾諾打完電話,李方也從口袋掏出了手機,給諾諾點了個贊以後,順便把她發的照片給保存下來,發到了自己的朋友圈。

還懶到直接複製了諾諾發的文字,粘貼了上去。

這時諾諾把她的手機遞到了李方的面前說道:「看看,好多人想要來摘草莓啊。」

李方接過手機翻看了評論,上面已經有好多條的評論了還有點贊了。

「諾諾,這是那裡的草莓大棚啊,草莓都這麼大了,是不是過幾天就可以吃了啊?什麼時候我們組織一下一起去摘草莓啊?」

「同去+1!」

「摘草莓+1!」

把手機還給諾諾說道:「草莓估計再有個大半個月就可以摘了,到時候我們應該能從莫斯科回來了,你可以叫你的那些朋友過來,摘草莓吃農家菜,他們應該會喜歡的。」

「恩,知道了,等我們回來如果草莓成熟了我就通知他們。」

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都是同樣的地、同樣的水喝肥料,但是系統提供的草莓種子長出來的草莓苗植株長勢明顯就要比從苗木場買回來的草莓苗來的好,從苗上面長出來的枝蔓是又粗又密。

。。。。。。。 要知道,這可是在東瀛的主會場上,而且東瀛派出來的……

都是在各個流派當中,年輕一輩的佼佼之人。

他們的名字,即便之前沒有仔細研究過對手的資料,但是經過岳玲玲的點出之後,也讓人覺得,如雷貫耳!

東瀛拍出來的陣容,在全世界,都是令人矚目的武道新星,實力斐然!

可秦風就是這樣,毫不在意。

而就在此時,東瀛武道代表團當中,突然走出一個年輕男子。

年輕男子先是冷冷地盯著大夏武道代表團,然後找到了秦風的雙眼,和他對視。

一時間,大夏武道代表團當中都被勽,雖然沒有直接和這個男人對視,但還是驚起了一身白毛汗!

這個男人的眼神,又陰又冷!

被他盯上,就彷彿被一隻專食屍體的禿鷲,看上了一般!

而禿鷲之所以盯上你,就是因為,你馬上要成為一個死人了!

眾人皆是頭皮一緊,下意識地出了幾滴冷汗。

可被年輕男子正正注視的秦風,卻是沒有絲毫的慌亂或是失措,只是冷冷地看了回去。

凌嘯的嘴巴張了張,開合兩下,才好像終於勉強找回了自己的聲音似的:「這……這是北野武的徒弟,平野郎!」

岳玲玲驚呼了一聲,捂住了嘴巴:「這個是平野郎?東瀛四大家族的傳人?!」

秦風的眉頭不解地微皺起來:「東瀛四大家族?那是什麼?」

岳玲玲語速飛快地解釋道:「東瀛四大家族啊!秦風,你怎麼連這個都不知道?藤源平橘!」

「東瀛四大家族,在東瀛的地位,有些類似我們大夏的八大門閥!」

聽了岳玲玲的一番解釋,秦風只是淡淡地哦了一聲。

類似大夏八大門閥……

那不就是類似秦君臨那樣的廢物嗎?

岳玲玲看著秦風依舊不咸不淡地態度,怎麼能知道,秦風是能夠把秦閥姜閥少主踩在腳下的那個天策戰神?

岳玲玲一時間,只是以為秦風還沒掂量明白,四大家族傳人的分量,焦急地拍了拍秦風的胳膊。

岳玲玲繼續給秦風解釋:「平野郎,是平氏家族的傳人!平氏家族本來就重武,而平野郎,更是從剛會走路的時候,就開始主動習武了!」

「他,可是被譽為東瀛百年一遇的武道天才!」

秦風繼續不咸不淡地點頭。

岳玲玲差點覺得自己胸口有一口氣,憋著上不來了,繼續說道:「你怎麼這樣呀,能不能重視起來?你知道他師父是誰嗎?」

「哦哦,是誰?」秦風假裝感興趣地問道。

「哎呀你個臭秦風!你根本不聽我們說話是嘛?凌嘯剛才都說了,他師父是北野武!」

秦風:「哦,北野武是誰來著?」

岳玲玲:「……」

凌嘯:「……」

岳玲玲氣的在秦風的大腿上,掐了一把:「北野武啊!北野武!東瀛武道之顛的劍聖北野武,在世界範圍都享有盛名!」

秦風這才點了點頭:「哦,有點印象了,不過你不是說,天策戰神比他厲害么?」

岳玲玲直翻白眼:「現在這一點重要嗎?天策戰神,在我們大夏武道代表團裡面嗎?」

「這……」

秦風很想和岳玲玲說在,但還是不要透露身份為好。

「天策戰神現在的確不在這裡,那怎麼辦?他過來找茬,我要不要現在打敗他?」

岳玲玲快要喘不上氣來了:「秦風,你是今天起的太早,智商掉下來了嗎……」

秦風的嘴角,勾起一抹似有似無的笑容。

他說這些,不過是看岳玲玲太過緊張,故意逗岳玲玲玩罷了。

不過,這個所謂的北野武的徒弟,平野郎就算現在真的找上門來,秦風也不怕。

然而,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強者之間,有著什麼特殊的感應。

秦風覺得平野郎真的會找上門來,平野郎就真的,朝著秦風的方向走了過來!

眾目睽睽之下——

所有人都看到,東瀛武道代表團整齊的隊伍里,突然有一人離開隊伍,直勾勾地朝著大夏武道代表團的方向走了過去!

岳玲玲心頭一緊。

平野郎直接站在了秦風的對面。

「你,就是秦風?」

平野郎用一口東瀛語言,面色不善地對秦風說道。

他的臉上,就差寫著來者不善四個大字了。

大夏武道代表團的眾人,當時就站了起來。

畢竟,平野郎是一個人來的,東瀛武道代表團的其他人,都還規規矩矩地在隊伍里。

這一次,大夏武道代表團可謂是人多勢眾,平野郎氣勢洶洶,武道大會還沒開始,大夏這邊,肯定不願意落了下風。

而秦風依舊穩穩噹噹地坐在座位上,甚至揮揮手,示意大夏武道代表團的眾人坐下。

秦風的表情,無不泄露著他此刻的輕鬆姿態。

「沒人告訴你,和大夏人說話,要用大夏語言嗎?」

岳玲玲的臉色一變,下意識地去拉秦風的衣角。

可秦風的話,已經說出口了,豈有收回的道理?

平野郎的臉,當時就拉了下來:「秦風,你不要以為,你在我們東瀛的地盤,還可以這麼囂張!」

秦風用小指摳了摳耳朵:「聽不懂。」

岳玲玲差點要緊張死了。

她知道,秦風哪是聽不懂?

分明就是故意挑釁的!

而秦風對面的平野郎,也明顯是會說大夏話的,見秦風如此反應,臉色白了又青,終於硬邦邦的,說起了帶著濃濃東瀛口音的大夏語言。

「你!別以為,在我們東瀛的地盤上,也可以囂張!」

「我警告你,不要因為自己踏平了幾個武館,就可以在我們東瀛的土地上,為所欲為!」

「想要收拾你,還是很簡單的!」

「等一下在擂台上,我就會狠狠的將你碾壓!」

平野郎說著,嘴角掀起一抹惡意滿滿的笑容,指著自己腰間的佩刀。

「知道這是什麼嗎?這是我們東瀛的神兵,妖刀村正!」

妖刀村正?!

平野郎一開這個口,大夏武道代表團瞬間,震驚一片!

這在東瀛,乃至全世界,都是有著濃濃的傳說色彩的一把妖刀!

。 「可我只想與你一同守歲。」

什方逸臨緊了緊手臂。

「你現在就和我在一起呢?」

顏幽幽抬頭看着他,踮起腳尖,親了親他的下巴。

什方逸臨只覺得肺腑里滿滿的都是悸動和充實,忍不住俯下身在她的唇上輾轉纏綿。

親著親著,原本安靜的手頓時不安分了起來,開始朝着不該去的地方移去。

空氣里的溫度隨之上升。

「阿臨。」

顏幽幽忙摁住他的手。

「我們還在守歲,一會兒靜言她們該回來了。」

什方逸臨反握住她的手,把人擁進懷裏。

「嗯,讓我抱會兒就好了。」

聲音低沉暗啞,流露出某種說不出又隱忍的意味。

顏幽幽勾唇無聲的笑了笑,伸手拍了拍他的後背,以示安撫,轉移話題道。

「你說,覃刈什麼時候才能與夏楚蘭展開心扉?」

什方逸臨微微鬆開她。

「這要看夏楚蘭對覃刈的態度,不過她現在毀了容貌,又無家人可依靠,覃刈倒是可以試試。」

「嗯,人活一世,遇到喜歡的,總不能錯過才是,先讓他們倆了解著,等過些日子,我再讓靜言旁敲側擊問問,看看夏楚蘭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