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皇是什麼意思?也不願意收門票?」那魂師有些猶豫,像是不敢明言。

「你回去告訴她,收門票不比她賣酒的利潤小,讓她看着辦。」以比比東的精明,不可能看不到這其中的利益,看來是長老殿中的長老們拉不下臉來做這種事。

嗯!讓比比東給他們上點眼藥好了。

下一個問題!「斗魂城的防禦力量如何?」

…………

密會要談及的問題不少,他作為負責人必須細之又細,儘可能的推動計劃的順利進行。所以事無巨細,都要過問,他今天是有的忙了。

高台上自李耀離開后,雪清河和朱竹清聊起了她們的秘密。

朱竹清的性子還是有些冷的,一般不會去探究別人的秘密。但她看出了李耀離開時雪清河眼中的一絲落寞,心有不忍。「雪姐姐,你沒事吧?」

雪清河搖搖頭,似是被人看出了心事,臉上附了些紅色。「沒事的!」

「你不打算向他挑明你們之間的關係嗎?」事實上朱竹清知道的事遠遠超過了李耀的預料。

她們兩人有着相似的經歷,解開了最初的誤會,二人很容易會有共同話題,一來二去就成了最熟悉彼此的人。

畢竟都是那種從小就沒有安全感,沒有朋友的人,驟然交到一個無話不談的朋友,感受到友情的溫暖,會分享彼此的秘密,讓她們更加親密無間。

「他明知道爺爺向他說過我們的事,還送他來天斗城找我,可到現在為止都沒有什麼表示,我又能有什麼辦法呢!」

朱竹清有些生氣了,捏著拳頭,想着給李耀一套幽冥突刺,幽冥百爪,幽冥斬。「我去說!」站起身來就要去。

雪清河急忙拉住她,「竹清這種事怎麼能讓別人去說呢?」撫著朱竹清烏黑的秀髮,將她帶回到座位上。

雪清河心中也是有苦難言,李耀帶着她爺爺千道流的信和信物來到天斗城,那時她難以接受,所以沒有明說。

可後來二人打打鬧鬧相處了多年,她對李耀絕不是有好感那麼簡單,可李耀至今都沒有向她表明心跡。如今她已經不小了,這麼拖着不知要拖到什麼時候。天幕控制中樞內,鴉雀無聲。

結束了?

探員們面面相覷。

然而,蜉蝣成員們的臉色卻相當難看,甚至很多人已經伸手摸上了卵型武器,卻終究沒人端起槍對準李涼。

因為他們清楚,剛剛那場豪賭一旦李涼心軟,這段時間所有人的努力付諸東流,所有的犧牲都變得毫無意義。

《賽博飛升》第二百六十四章我是誰 與暮館主足足一個多小時的交流,讓艾文感覺受益匪淺。

對方的學識非常淵博,並非固有印象中胸無點墨的武夫,而且消息靈通,見識談吐也相當不俗,絕對是難得的良師。

當然艾文更明白,這種好絕對不是無緣無故的。

畢竟兩人後來不少話題雖然也算不上違禁,但已經有點敏感了,不是因為某種「默契」,對方絕對不可能跟自己說這些。

對於「暮風可能想收自己為弟子」這件事,說實話,他真的沒什麼抗拒的想法。

畢竟武道學習將是他很長一段時間內的重要目標,對暮館主這個人,他的的印象也不錯,正式拜師也是一件很不錯的事情。

只不過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對方似乎還想要再考察考察他。

「那就順其自然吧…」

艾文很快就把這件事先放到一邊,畢竟目前最重要的任務,是趕緊拿下校隊正式隊員的身份,然後把獎金弄到手。

不過…

在他想要踩著其他武道隊員上位的時候,有一些人似乎也將他視為了經驗大禮包。

第二天中午,就在艾文辦理正式入社的手續的時候,他直接被「圍了」。

當然,這些明顯已經蹲守一陣子的傢伙不是要群毆艾文,而是聲稱要挑戰他,明顯是想要複製某人之前的做法,踩著他上位。

貪婪、恐懼、慾望、陰狠…

感受一群人身上沸騰的負面感情,艾文的選擇是——揍到你們服氣為止!

拿出訓練劍,收起正式入社手續的某人不緊不慢走到訓練場中央,之後對著一群挑戰者勾了勾手。

「來吧,趁著中午休息,正好把你們都解決了。」

「狂妄!」

挑戰者們頓時暴躁起來。

所謂年輕氣盛,指的就是高中生這個年紀,十七八歲正是普遍無懼無畏的時候,更何況一群練習劍術,精力旺盛的男生?

吃了嘲諷技能后,瞬間怒氣條拉滿。

一個無名龍套瞅了四周聞訊趕來的圍觀群眾,再看看身後對自己使眼色的高年級大佬,深吸口氣,第一個走了出來。

「我是二年級5班,辛乃久,艾文學弟,請指教!」

反正也沒有裁判員,報完名號后,辛乃久直接大吼一聲,中段起手一招逆劈就砍了過去。

面對這樣的進攻,艾文僅僅是單手猛然揮劍。

伴隨「啪」的一聲悶響,辛乃久只感覺自己就好像擋在了一輛坦克面前一樣,瞬間被根本無法想象的力量打的整個人側著偏倒,甚至狠狠摔在地上滑出一米多!

「啊!我的手!」

痛苦的抱著自己的右手,辛久奈跪在地上慘叫連連。

可怕的反震讓他的手劇痛無比,雖然明知道這只是皮肉傷,但是疼是真的疼啊!

艾文看都沒看這個已經失去戰鬥力的傢伙,銳利的雙眼環視四周,開口說道:

「下一個,是誰?」

說實話,他真的沒把這些學生放在眼裡。

這不光是因為他最近在奧爾達位面藉助時停效果好好練習了一番劍術,更是因為他又花錢買了件新的裝備。

【力量手套】:增加3點力量。售價:2000金幣

再加上這段時間隨著黑暗與死亡力量在他身上不斷壯大,帶來一些奇奇怪怪的詭異能力的同時,更讓屬性也有了少量的自然增長,因此某人的三維屬性已經變成了:

力量:18.1(+7)

敏捷:16.4(+4)

智力:16.2(+4)

至此,艾文的力量屬性成功達到了25.1點,預估下來,相當於成年男性的四倍多!

這樣可怕的力道,如果全力一擊,辛乃久這樣體重也就一百左右的少年,別說打翻,他甚至都能直接打飛!

面對這種結果,場面一時為之一靜。

畢竟這種一招秒殺的場面還是非常震撼人心的,尤其是對一些沒看到昨天艾文出手的同學來說。

不過,大群的挑戰者顯然不會因為一個無名炮灰的失敗就退去。

隨著圍觀群眾漸漸開始的嗡嗡聲,一名明顯比辛久奈體格強得多的傢伙站了出來。

「艾文同學,在下三年三班,成天程,武道社團校隊預備成員,希望能領教你的劍術。」

「請指教。」

艾文的話音剛落,剛走到正常比賽距離的成天程突然加速,以下段位起手式猛然刺出,可謂又快又突然,基本等於偷襲了。

但是…

「太慢了!」

常人兩倍多的敏捷屬性,讓這場突襲在艾文看來跟普通攻擊幾乎沒有任何區別。

手中訓練劍后發先至,精準點在了對方圓鈍的劍尖上。

「這不可能!」

成天程面對這一幕,頓時脫口而出,不過艾文一點都沒照顧他的震驚,微微用力便盪開對方的武器,然後狠狠抽在了他的肚子上。

因為沒有像正式比賽那樣換上全套的防護用具,成天程直接慘叫一聲,捂著肚子倒在了地上。

雖然艾文有意收力,這一下並不重,最多也就是青一塊,但是疼還是很疼的。

乾脆利落的放倒兩人,四周的吃瓜群眾里開始有人歡呼,當然更有看熱鬧不嫌事大的開始起鬨。

「再來人,趕緊上啊!」

「你們都等什麼呢,不會是沒動手就想認輸吧?」

……

被架起來的一群挑戰者頓時感覺騎虎難下,隨後,又有兩個人硬著頭皮走出來,結果毫無意外的被艾文輕鬆放翻。

一些心志不夠堅韌的挑戰者面對這種情況,不禁選擇悄悄溜走,而這樣的做法頓時引起四周一片噓聲。

此時,面對開始崩盤的局面,三個始終混跡在人群中,之前一直在故意營造圍攻艾文氛圍的傢伙,情不自禁的看向旁觀人群中的某處。

一名男生迎著三人的目光,不禁看向身旁的高大的身影。

「洛克特他們看過來了,好像場面有點維持不住了,威爾森大哥,怎麼辦?」

「嗯…這個艾文確實很強,不怪他們失敗,不行就讓他們也想辦法撤吧。」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名為威爾森的高壯男生,卻在心理把辦事的三個小弟罵了個狗血淋頭。

主動請纓想要搞事,結果不但沒能試探出對方的劍術水平和風格弱點,反而讓其大出風頭。

接下來這個名為艾文的高一新生挾連勝之勢,很有可能會在今晚挑戰自己這樣的武道隊正式成員,從已經固定好的五人中生搶一個名額出來!

「可惡,五人里自己水平最差,到時候豈不是又要淪落為坐板凳的替補了?」

雖然不甘心,但是作為一名學生,他能做的最多也就是這樣了。

至於說某些更上不得檯面的盤外招,比如說找黑道打斷某人一條腿之類的,副作用太大,收穫與冒的風險不成比例,並不在他的考慮範圍之內。

「算了,坐冷板凳就坐吧,反正以我的水平也很難得到什麼好的名次,更何況我下去,替補也得淘汰一個,估計有人比我上火多了。」

作為成功商賈之家的子嗣,他深知何為拿得起放得下。

自我安慰一下后,他沒有浪費時間等已經註定的結果,直接轉身離開。

就這樣,沒有了暗地裡的引導,在艾文毫不客氣的再次放倒三個打算拚死一搏的傢伙后,所有的挑戰者在半天沒人站出來后,都灰溜溜的離開了。

反正人多,相互結伴似乎也沒那麼尷尬。

總之,一場鬧劇很快落下帷幕,而艾文也藉此真正的一戰成名。

畢竟這可是一挑N的精彩大戰,比昨天才幹倒兩人說出去刺激多了,更有那麼多挑戰者主動認輸。

在學生們看來,簡直就是個活生生的傳奇故事,能吹一輩子的那種!

所以僅僅是一個下午,學校里的大半學生都聽說一年級出了一個劍術超強的新生。

而艾文本人,更是收到了這輩子第一封情書。

情書來自於一年4班一名叫做凌波菜菜子的女生,某人對其一點印象都沒有,所以毫不猶豫的丟到了一邊。

「高中三年大好時光不好好學習,為了未來而努力奮鬥,怎麼可以談什麼沒用的戀愛!」

某人義正言辭的對卡爾說道,新鮮出爐的小迷弟頓時瘋狂點頭。

「艾文大哥說得對!」 原來是這樣,薛維不僅點點頭。

至於薛維將這些資料全部傳到聊天群后又是引起一陣刷屏。

奈何橋上看日落:「這既是黑淵荒的場景?看起來黑淵荒的城建還是挺不錯的啊。(呲牙)」

噴火的小火龍:「好尼瑪!你也不看看街道兩側的屍骨多成什麼樣了。(咒罵)」

秋風蕭瑟:「那黑色鎧甲武士是什麼?這就是黑淵荒的軍隊?看起來好強悍啊!」

老君:「沒錯,這應該是黑淵荒裡面的黑甲,是屬於黑淵荒里比較低級的軍隊,在這之上還有紅甲,看現在藍海仙友發的照片就是紅甲,紅甲就已經代表了黑淵荒蒂大部分戰力,當初三界大戰黑淵荒,老夫也有幸參與過,除了紅甲之外,還有更為頂級的金甲!」

藍海劉德華:「真的不愧是老君大大,我現在正在黑淵荒八坊之一的燭龍坊,諸位仙友,我打聽到了一個重要的消息,那就是黑淵荒里並不是和睦的,他們本身就有很大的矛盾。」

藍海劉德華:「尤其是八坊之間,他們戰爭延續了千年,互相消磨,互相鬥爭,甚至互相吞噬,並且黑淵荒里大部分人對赤發上人極度不滿意,只是無奈他的暴行。」

奈何橋上看日落:「卧槽,這赤發上人對自己的部下是真的狠,竟然讓他們自己互相吞噬?這是在內耗啊!」

天庭扛把子:「恐怕赤發上人是想要選出最強的一個部隊,赤發上人作為原始神恐怕根本不在意自己有多少部隊,只有挑選出最強的估計才能滿足赤發上人的要求。」

三階我最帥:「有道理!只要選擇了最強的部隊,恐怕爆發的威力遠遠比之前更為強大。」

藍海劉德華:「其次,黑淵荒的所有修士,普遍的要比地府的修士要強,或許是因為他們體內有虛的原因,也就是想要和他們開戰,我們的自身實力一定要強!」

我不是葯神:「沒想到藍海仙友剛剛去了黑淵荒這麼短的時間竟然就打聽到了這麼多信息,藍海仙友果然值得我們託付!(抱拳)」

噴火的小火龍果:「(抱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