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讓我倚老賣老,叫你一聲小寒。」四爺鄭重的說道:「小寒啊,我知道你志向遠大,我想問你,如今這個社會想要有一番作為,除了自身能力之外,最重要的是什麼呢?」

葉寒沉吟片刻說道:「實力人脈命運以及運氣,缺一不可。但是后兩者都不是人力所能艹控,除了實力,看樣子就是人脈了。」

「沒錯。除了你說的那些,最重要的就是人脈。遇到一個貴人,甚至能改變一個人一生的命運。」四爺讚賞的點點頭,說道:「你稍等一下,我給你引薦一個人。也許能夠對你有所幫助。」

葉寒真誠的抱拳道:「多謝四爺。」

這個時候,門口響起了敲門聲,一個安保人員快步走進,湊在四爺耳朵邊上說了幾句什麼,四爺點點頭說:「快請!」

不一會兒,門口款款走進一個大美人。

她的臉龐很精緻,柔柔弱弱的眼神中似乎有種欲說還休的韻味,讓人覺得分外嫵媚。但是她的骨子裏不經意流露出的驕傲,卻有一種讓人望而祛步的冷漠氣息。

她的身材是近乎完美的S形,胸前風景令人驚嘆,渾圓的臀部挺翹無比,大腿筆直,小腿修長,一步一步走來,散發着誘人的風情。

葉寒看不出她的真實年齡,似乎有着30歲女人的成熟風情,也擁有着十幾歲花季少女的清純和青澀,這兩種矛盾的氣質,在她身上居然起到好處的調和在一起,平添一股讓人刻骨銘心的動人魅力。

這個大美人坐在了四爺對面的沙發上,也就是葉寒的身邊。

與四爺打完招呼招呼,她禮貌的伸出手來,對着葉寒說道:「你好,我是柳紅魚。」

她的聲音柔軟悅耳,有點甜膩,卻不至於過頭。葉寒心想,如果這世界上有種女人,光憑聲音就能讓男人獸血沸騰的話,那麼必定就是柳紅魚無疑。

「你好。我叫葉寒。」葉寒輕輕握住她柔嫩的小手,觸感極佳。。 「小,小女孩?」夏苒苒腦袋一陣嗡鳴。

家裏又要多一個女兒了嗎?

小識和奧菲斯就已經夠頭疼了,現在還要加一個嗎?

不,不對,為什麼凌淵哥召喚的都是女孩子啊!

「據說契約召喚會根據召喚者的強烈意識以及靈魂的波動,篩選出適合的契約獸。」

「明明是龍身,卻有着人類小女孩的身體,難不成……」夏安楠有些擔憂。

這該不會有什麼奇怪的xp吧。

「你在說什麼呢。」蕭清雅一巴掌排在了夏安楠的頭上,慍怒道。

「咳,我也就說說。」夏安楠連忙道。

夏苒苒一陣疑惑。

媽媽和這位叔叔的動作,是不是有點過於親昵。

「是嗎?」蕭清雅瞳孔一眯。

「不過,凌淵竟然能夠召喚出神龍外表的契約獸,可見他的天賦不一般啊。」夏安楠連忙轉移話題。

「廢話,你見過誰能一次性契約三隻契約獸?」

「emmm。」

「鍾小璃?是我的名字嗎?」小女孩好奇道。

「額,嗯。」

凌淵想了想,最好還是點頭。

「謝謝哥哥。」鍾小璃開心的道。

根據系統之前說的話,被契約過來的會被磨滅意識,而且還是最初的形態。

像迦爾納那樣的終歸是少數。

看着可愛的鐘小璃,凌淵輕輕一笑。

在鍾小璃仰望的目光中,蹲了下來。

伸出食指,輕輕的颳了刮對方軟嫩的臉頰。

清清涼涼。

「以後就拜託了。」隨後伸出食指。。

「嗯!」

鍾小璃重重點頭,小小的手握住了凌淵的食指。

「凌淵哥,她是?」

「介紹一下,我的契約獸,鍾小璃,平常叫她小璃就行。」

「小璃,你好。」

「姐姐好呀。」鍾小璃甜甜的喊了一句。

「!」

這軟萌的聲音和這甜甜的笑容,一下子就戳進了夏苒苒的心。

直接在凌淵錯愕的目光中,一把將其抱在了懷裏。

「唔,好可愛。」

兩者臉頰貼住,夏苒苒輕輕的蹭著。

「嘻嘻,姐姐,好癢哦。」被蹭著的鐘小璃,也是露出了笑容。

凌淵在一旁無奈的看着這一切。

如果在這貼貼中間,加個他就更完美了。

忽然

凌淵手臂中一道灰色的光芒飛出。

化作了奧菲斯,目不轉睛的盯着鍾小璃。

「盯——」

因為鍾小璃的原因,在凌淵的手背上出現了一枚岩元素神之眼的圖案。

算是契約銘刻吧。

「小菲,以後要和妹妹好好相處。」凌淵囑咐道。

「我知道了。」小菲平淡的點頭。

這時,夏安楠和蕭清雅兩人也是走了過來。

身後還跟着兩人的三隻契約獸。

「凌淵,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你就讓我如此震驚,不知道我們下次見面的時候,你又會給我怎樣的驚喜。」夏安楠感嘆道。

他感覺自己已經被震麻了。

就算他是炎國八神柱之一,天賦冠絕,但在凌淵面前他還是感受到一股深深的挫敗感。

這娃子的主角光環比他亮太多了。

「謝謝大叔的稱讚了。」凌淵輕笑一聲。

「沒,其實我挺難受的,要不我們再來打一場,你用新的契約獸?」

「?」

「大叔,有人說過,你很不要臉嗎?」凌淵露出了『智慧』的笑容。

「咳咳。」夏安楠輕咳一聲。

「來試試吧,讓我報個仇,呸,讓我檢測一下你新的契約獸。」

凌淵:「.…..」

「叔叔,我不准你傷害小璃!」夏苒苒如同護犢子一樣將鍾小璃緊緊抱在懷裏。

用一副看壞銀的表情看着夏安楠。

夏安楠:「.…..」

他,該不會被自家女兒討厭了吧?

「大叔,很抱歉,你也看到了,不是我不想,而是苒苒太喜歡小璃了。」凌淵聳了聳肩。

夏安楠:「.…..」

你擱我這秀什麼呢?

他只是沒相認而已,信不信只要告訴苒苒我是她的父親,後者會立馬站在他這一邊!

「關於岩系的話,我可以幫你安排一個人,他叫李屹,是坐鎮西北的岩君,他的契約獸萬古之岩,是極為罕見的岩系超位元素,這是他電話,如果你有什麼不懂的,可以去請教他。」蕭清雅拿出一章紙條遞給了凌淵。

「謝謝蕭姨。」凌淵點頭。

「岩君?那不是鎮守天峰山的……」抱着晨曦精靈的夏苒苒一滯。

媽媽怎麼會認識這種人物?

「忘記和你說了,媽媽我和他可是高中同學哦。」蕭清雅微微一笑。

夏苒苒頓時恍然:「是這樣嗎?」

凌淵:「.…..」

夏安楠:「.…..」

這孩子,貌似有點好騙。

「好了,你的事已經解決了,趕緊滾吧。」夏安楠已經下逐客令了。

「苒苒你也一起離開吧,明天過來正式訓練。」蕭清雅道。

兩人點了點頭。

就這樣,凌淵牽着鍾小璃、奧菲斯,夏苒苒抱着晨曦精靈,和小識一起通過傳送陣離開了。

「你覺得他如何?」

夏安楠看着空蕩蕩的傳送陣,對着迦爾納問道。

「他的火,還沒有抵達最強。」迦爾納睜開眸子。

「而且,那條黑龍,我打不過,……」

「是嗎?在那條龍的身上我也感受到了很強的波動,就好像是披着外皮的秩序一樣,充滿了毀滅。」

「很難想像,那種等級的存在竟然會選擇跟在一個少年身後。」

「但也沒什麼不好,對吧?」

忽然間,一道女聲在虛空響起。

「你醒了,鳳凰……」

夏安楠轉過身,看着天穹那遮天蔽日的火焰身影。

。 星空深邃,裡面不知道埋藏著多少的秘密。

月上中天,皎皎輝煌。

誰能想到,這一切都是假的呢?一切就像一場虛幻,讓人有一種錯覺,這天是假的,這地,這人,以及自己都是假的。

那一日天破,不知有多少天文學家跳樓自殺,也不知有多少異能者崩潰。

好在聯盟及時封鎖了消息,上層永遠是頂著最大的壓力,守護者底下的人民。

雜貨鋪後山再往西,便是西山。西山在皎皎月色中格外寂靜。

雜貨鋪的南面汴河在靜謐地流淌,帶著最後的勁頭沖入海洋。月光下,河面泛起魚鱗一般的銀光,閃閃爍爍。

李青衣坐在房頂,看著這天色,這星空,這月夜。

一切都那麼熟悉,一切又那麼陌生。

「怎麼,這麼晚不睡覺?」周陽出現在李青衣身邊。

「睡不著。」李青衣搖搖頭,「睡得太久了。」

確實,她也不知沉睡了多久才醒來的。

「今夜月色真美。」周陽在李青衣身旁躺下,枕著雙手,遙望星河,

「我一直以為這些星辰都是在幾十幾百光年之外的,沒想到只是天穹上畫的。」

「但是星空沒有變過。」李青衣和周陽一樣躺下,枕著手臂看著天穹。

「什麼意思?」周陽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