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看見了嗎,這是我家的菜地,今晚要做飯的蔬菜都是我們自己家的菜地里採摘的。」

「主播家的菜地好豐富啊,怎麼多種菜。」

「其實我已經和我爺爺爸爸已經在靠近果園的那邊開墾出來了2畝地,到時候我會種一些西紅柿、白菜、白蘿蔔,並且不會施加任何的農藥,等到成熟了我會在群裏面隨機抽選一些粉絲包郵贈送。所以哦,關注主播不迷路,到時候領福利哦。」

「哇,主播的粉絲還有這個福利啊,粉了粉了。」

「我也想吃主播種的菜,吃上主播種的菜一定很幸福。」

這樣一個親切的回饋福利,讓直播間的人都表示主播很地道,是真的把粉絲放在了心上。

那些喜歡湊熱鬧的觀眾,平常的時候禮物也送的不少。很多時候都是腦子一熱,就圖主播的一聲感謝,特別是那些高顏值的女主播。不過那些送出去的禮物人家轉眼就忘記了,換來的不過是那一句不輕不重的感謝。

一時間,李方的直播間,被小禮物不斷的刷屏了,李方都感謝不過來了。

看了眼時間,李方也不耽擱,把晚飯要用到的蔬菜採摘了一邊和直播間的觀眾互動一邊回了家。

到家后,李方叫爺爺和李父兩人去果園把他摘下來的桃形李搬回來,自己去找了李父以前專門定做的裝桃形李的紙箱。前幾年每次桃形李成熟了李父都是用這種紙箱裝起來寄給在魔都的李方,所以家裏還有一些放着。不過晚上要和李父說一下,讓他多定一些不同規格的箱子,好方便下次水果的採摘。

把該做的事情都做完以後李方開始準備今晚的菜肴了。

今天晚上6個人吃飯,但是考慮到幾個主力都是要喝酒的主,所以李方準備了2個冷盤4個熱菜。

冷盤是黃瓜變蛋和洋蔥木耳。洋蔥木耳沒什麼好說的,主要就是涼拌汁調好就行。對着攝像頭,李方又開始和直播間的觀眾交流了起來。

「今天晚上方子準備了2個冷盤4個熱菜。冷盤是黃瓜變蛋和洋蔥木耳。洋蔥木耳主要在於調好涼拌汁就能成功的做出來了,方子在這裏給大家提供一個我自己使用的萬能涼拌汁,它主要是:生抽、白醋、白糖、蚝油、香油、蒜末按照比例攪拌均勻,再來一兩勺辣椒油,就做好了。涼拌菜不需要放一些類似於十三香之類的調味料,因為這些菜品,基本上吃的就是一個鮮字,放調味料的話,鮮味會被調味料蓋住。」

李方做好涼拌木耳以後又開始做起了黃瓜變蛋。

變蛋是很多地方常見的一種小吃,特別是夏季,很受歡迎。變蛋跟松花蛋不同,松花蛋是以鴨蛋為原料做的,用傳統做法製成的含鉛,不能多吃。而變蛋是用鮮雞蛋裹上生石灰和鋸末等物做成,不含任何重金屬,大人小孩都能吃。變蛋的成品黃潤剔透,味道鮮美,最適合做下酒菜。

在夏天的夜市攤上,黃瓜變蛋是出勤率最高的涼拌菜,甚至連經久不衰的洋蔥木耳都要甘拜下風。晶瑩剔透的變蛋配上爽口清脆的黃瓜,簡直就是開胃利器。

先把變蛋剝出來,晶瑩剔透的蛋清包裹着蛋黃,看上去分外誘人。清洗之後,開始用刀切塊。切變蛋是有講究的,必須每一塊都有蛋清和蛋黃。這樣變蛋非常漂亮,底下是晶瑩的蛋清,中間是黃色的蛋黃,最裏面是綠色的蛋心。三種顏色搭配在一起,顯得賞心悅目。

接着,李方把黃瓜拍扁,斜刀切成菱形。把變蛋和黃瓜放進盆里,撒上鹽,倒入生抽,澆上一點蒜汁,淋上香醋和香油,最後再來一勺辣椒油。攪拌均勻后裝盤,上面擺幾片荊芥葉點綴。

「在夏天,做好以後的冷盤大家可以放進冰箱在冰一下,這樣的話口感會更好。」

「主播做的兩個冷盤看起來好有食慾,好想吃啊。」

「我剛好也開始做飯,聽方子說的萬能涼拌汁我也調了一個,味道太好了!」。 安德莉亞?又是她?

韋恩摸著下巴,沉默片刻,又說道:「公會現在不見勇者的身份,也是這個原因?」

「那當然。勇者很久沒有過死亡……在我接手托亞公會的二三十年裏,勇者出事只有這麼一例。」

「他們之前不會死嗎?」韋恩又問道。

迦梅夫人搖頭,「之前,從沒死過。所以這次出事後,安德莉亞大公才會這麼緊張。」

韋恩吸了口氣。

勇者與安德莉亞之間,果然有莫大的關係。如果真正了解勇者,必須從安德莉亞着手,而不是卡赫家族。

這也是最讓韋恩感到詭異的地方,因為同是卡赫家族、並且是法庫公國未來接班人的蒂希琳,竟然對勇者的了解知之甚少。

難道要等到她擔任法庫之主,才會讓她接觸到這些?

有些不可思議,甚至難以理解。

韋恩腦子裏都是問號。

「那麼……他們在法庫公國做什麼?你對他們有多少了解?」韋恩繼續問道。

「你這個樣子,不像是以防萬一。」迦梅夫人盯着韋恩。

「就當是好奇心吧?我剛踏入這個行業,有些事肯定要多打聽一些。勇者的事還牽扯到安德莉亞大公,嗯……你不覺得這中間的關係太複雜了嗎?」

「其實,理清關係后,事情也沒那麼複雜。」迦梅夫人十指交叉,放在身前。

「你們怎麼確定他們是冒險者?」韋恩好奇道。

「有物品當作憑證。」

「什麼物品?」

「這個不太確定,基本上每個人都會有一個吊墜或者類似的東西,我們依靠那個吊墜確定他們的身份。他們身上也會有一串編號,我們將這些編號與安德莉亞大公給我們的數字相對應。確定之後,我們便會給他們登記,發佈相應的任務。」迦梅夫人解釋道。

編號?

韋恩還不知道有編號的存在,聽到迦梅夫人提及,稍微愣了一下。

「任務也不一樣?」

嗯,有點信息量呀。

韋恩揉着下巴,心中嘀咕。

「那倒也不是。他們也可以接受一些常見的任務,但某些比較危險的探險任務,只能交給他們。」

「比如……」韋恩立刻提起了精神。

「比如,你應該知道的呀,當初你也向三大公會發出過類似的委託,就是圍殺大惡魔的任務。在此之前,大惡魔是被關押在惡魔之窟里。之所以只向勇者發佈這個任務,原因就在於勇者不死。」迦梅夫人伸出了食指。

「但……問題是,勇者死了呀。」韋恩攤開手。

「……」迦梅夫人揉着額頭,「在此之前,不是不知道他們會死嗎?」

「你們怎麼知道他們不會死,親眼見過嗎?」韋恩問道。

「他們在受到致命傷害時,會突然消失,據說會傳送到某一個地方。這次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這三個人沒有傳送過去。」

「傳送的地方是……」

「你覺得我像是知道的人嗎?」迦梅夫人苦笑道。

韋恩搖頭。

連蒂希琳都不知道的事,迦梅夫人沒理由會清楚。

「不過……這也有一個難題。比如說,勇者們單獨行動,不幸團滅,你們怎麼確認他們平安無事?」

迦梅夫人看着韋恩,突然笑了,「韋恩會長,你還真是事無巨細,這種細節都能想到。」

「我也是聽你提起,才突然想起來的。安德莉亞大公為了三名失蹤勇者,向三大公會委託任務。但她怎麼確定他們失蹤了呢?他們也完全有可能待在某一個地方,沒有和冒險公會聯繫。所以,我才會想起這個問題。」

韋恩盯着迦梅夫人,生怕迦梅夫人有了警惕,但迦梅夫人明顯沒考慮太多,微微頷首:「確實。根據我的觀察,這些冒險者從到冒險公會註冊,到我們接收到他們返回的消息,幾乎在半年左右,有時候會多出1個月,有時候會少兩三個月,時間基本不會差太多。」

「有時間限制?」韋恩眉頭微蹙,越發有些好奇,「如果他們在這段時間不回去呢?」

「那就會發生非常可怕的事……」迦梅夫人臉色嚴峻,「他們會殺人……但是這種事往往會不了了之。嗯……你知道凱達·拜倫吧?」

韋恩點頭,也是三名失蹤的勇者之一。

「他……其實在我見他的第一面時,他還活着,蒂希琳殿下送他過來沒多久,也就洗一個澡的功夫,他就被人殺了。」

「被殺?」

凱達·拜倫之死,韋恩聽蒂希琳提起過,也知道凱達·拜倫事先找過她,但不知道,是蒂希琳送他返回的公會,更不知道他會這麼快死亡。

「沒錯。」迦梅夫人回憶起當時的場景,心中佈滿了烏雲,「工作人員拿着他需要更換的衣服去找他,發現了從門縫流出的血跡,才發現他的屍體。」

幸虧死了。

韋恩心中嘀咕。

他和嘉絲菲不一樣,他可沒失去理智,如果指認出韋恩的身份,將矛頭指向韋恩,韋恩也不見得好受。

從這一點說,韋恩確實要感謝兇手。

「兇手找到了嗎?」韋恩隨口問道。

「那倒沒有。據殿下說,他在出現之前,殺死了一對母女,其中,女兒已經懷了他的孩子。有可能是認識這對母女的人,鋌而走險殺了他。」

難道是蒂希琳?

聽到這裏,韋恩便第一時間想到了她,最有可能殺死凱達·拜倫的人,就是她。

其他人不清楚蒂希琳的實力,但他卻很清楚,經過這段時間的訓練,蒂希琳的實力直逼岡瑟。

考慮到年紀和性別,可以說,蒂希琳在劍術上的天賦要超過岡瑟。

她親手殺死凱達·拜倫,問題不大,而能在迦梅夫人的眼皮之下,殺死四星冒險者,說明實力不菲,而蒂希琳也符合這個條件。

當然,由於暗色之翼的出現,很多人會將矛頭指向他們,其實,仔細分析,他們並沒有非殺死凱達·拜倫不可的動機——其實,蒂希琳也沒有動機。

正因如此,兇手直到現在也沒找到。

「好了,我已經履行了自己當初的諾言,我們算是兩清。」迦梅夫人站起身,收起了水晶屋,「接下來,你要小心了。儘管你有自己的考慮,但現在與皇家騎士團發生衝突,終究不是一件好事。」

「等等,其實,我還有一個小問題。」韋恩叫住了迦梅夫人,「你剛才提及了惡魔之窟……我想問一下,你對這個地方了解有多少?」

韋恩盯着迦梅夫人,這是他第一次在外人面前,提起這個問題。江天還是半信半疑,可眼下王明已經是他最後的一張王牌。

此刻得知江天的一切行蹤的王明倒是沒有半點的意外。

那個男人該做什麼,他比誰都清楚。

「少爺,真的不去救老爺嗎?」

站在江河身邊的宋可有些意外。

……

《招惹》第三百四十一章你真的會放我走嗎 血婆婆究竟是怎樣的人,其實林天成一開始都知道,只是不願意與她捅破這層紙。

上一次,因為林天成有辦法化解他們血族的血煞丹,血婆婆竟然還找到了煉丹師協會總部內,甚至當著總會長以及另外九大長老的面想要殺了自己。

「看來林天成是鐵了心要與我們血族作對,成武,去把他殺了。」

就在這個時候,煉丹師協會總部的大門也被徹底打開了。

一大批五大聯盟的弟子全部從裡面涌了出來,甚至連郭長老都強忍著身上的劇痛,在張秋月的攙扶下走了出來。

苗疆女子的神色有些駭然。

「這,這怎麼可能?」

血婆婆冷冷的撇了她一眼,「這就是你說的所剩無幾嗎?看來,你似乎對我們之間的合作並不是很上心啊!」

此時,海冬青就站在苗疆女子肩上,與林天成對視一眼之後竟然也沒有絲毫留戀,就好像完全不認識一般。

不過眼下當以大局為重。

海東青暫時似乎還沒有什麼危險。

林天成還不打算立馬找這苗疆女子的麻煩。

苗疆女子並沒有回復血婆婆,而是低頭朝著自己的心臟部位呢喃幾句。

很快,可以看到苗疆女子的胸前的衣物之下,竟然像是有一隻活物在蠕動著。

林天成知道他與這苗疆女子肯定少不了一場較量,於是立即打開了手電筒,對苗疆女子的胸前透視了一番。

這一透視那可真不得了,竟然讓林天成後背冒出了一身冷汗,全身的汗毛乍起。

苗疆女子對血婆婆拱了拱手,眼神極為惡毒的盯著林天成,「我已查明真相,是這小子殺了我的蠱蟲王!」

苗疆女子施加在五大聯盟修真者身上的蠱叫做「六翼金蟲蠱」,這種蠱蟲不僅攻擊力強,而且繁殖能力極強。

苗疆女子就是通過蟲后控制住了蠱蟲王,而蠱蟲王就是當初郭德吞下的那隻。

本來,苗疆女子是可以通過控制蠱蟲王突破葉玄天施加的封印。

不巧的是,林天成在不經意間殺死了苗疆女子的蠱蟲王。

如此一來,苗疆女子也就無法再操控其他的蠱蟲,變成了一盤散沙。

一聽這話,血婆婆望著林天成的眼眸子中殺意更加濃郁的幾分。

她當即對古成武喝道,「成武,你還愣著幹什麼,還不趕緊給我動手。」

古成武終究還是向著林天成邁出了一步。

「天成,你莫怪兄弟對你不仁!」

林天成搖了搖頭,「我很高興認識你這個兄弟,至於其他,也是我們無法左右的。」

古成武一直拿真心對待林天成,這個,林天成是能感受到的。

所以,林天成也並不希望對古成武動手,但他倆之間必定少不了一戰。

就在古成武出手的時候,葉玄天當即邁出了一步,站在了林天成的面前。

「小子,想要動天成,你得先問過我。」

在葉玄天看來,林天成可是太一門的內門弟子,且是最頂尖的那種。